刘虎趴在我的背上,呼吸越来越急促,感觉到他用手紧紧地抓着我的肩膀,我的心中仿佛被压着一块千斤巨石一般。

  不由地紧了紧背在身上的刘虎,我心急如焚,双眼更是怒瞪着前方,牙齿死死地咬着那支手电筒,我终于走到了这段台阶的尽头。

  将刘虎轻轻地放在地上,我向着台阶的尽头处慌忙跑去,在寻找一阵之后,我终于寻到了一个红色按钮,按下这个按钮,地面突然开始震动起来,随着震动,海水一下子来,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状况,不管三七二十一,我抱起刘虎便向着台阶上跑去。

  刘虎因为我的动作,一下子牵动了他身上的伤口,不由地龇牙出声,他腹部的鲜血再次快速从那破布条当中飞快地溢出来。

  正当我万分焦急之时,我向着身后看去,而这一回头,我便发现,那海水只是堪堪没过了我脚踝的程度。

  见此,我心中不免欣喜,看来这里因为年久失修,所以密封性有所变差,这才导致了海水的出现。

  不过虽说海水渗进的不多,我心中依旧惊疑未定,也就是在这时,轰的一声,台阶尽头处的那块石板一下子向下抽离开去,这声音更是让我心惊肉跳,不过并没有如我想象那般海水奔涌而进的画面出现,此刻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条连向海中的通道。

  走进那条通道,我发现这条通道通体是用玻璃制成的,踏入其中令我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在灯光的照射下,漆黑幽深的海水当中不断游过一群群海鱼,而其中有很多是我前所未见的。

  不过当前根本没有时间让我来看这些东西,我抱着刘虎,向着这玻璃通道中走去。

  这条通道只有堪堪十米长的样子,在走了将近十秒钟的时间后,一个巨大的轮廓便呈现在了我的眼前。

  继续走了几秒钟之后,我已然来到了这艘潜水艇之前,不过这潜水艇与通道连接的舱门是需要手动打开的。

  回忆起之前关于这部分的资料,我向着我的右手边看去,借着昏黄的灯光,我细细寻找了一番,终于一个透明且突起的按钮被我找到。

  带着忐忑的心情,我不敢多想,当下便按了下去。

  刺耳的金属摩擦声传出,那舱门缓缓开启的同时带起了一大片灰尘,等到舱门完全开启,潜水艇内的灯光自动亮起,看来这潜水艇的备用电源因为我的到来已经自动开始运行起来。

  这无疑给我接下来的的行动提供了极大的便利,不过这潜水艇的内部我并不清楚,将刘虎放到一个相对来说舒服的地方之后,我开始像一只无头苍蝇一般乱窜起来。

  不得不说,这搜潜水艇确实很大,我足足找了将近十分钟的时间,都没有找到放医疗器具的地方,担心刘虎此时的情况,我不敢再继续寻找下去,心急火燎地跑到刘虎身边,我看到他的气息越来越弱,其脸色更是白的可怕。

  看到我一脸惊恐地站在他的边上,刘虎嘴角挂起一丝难看的微笑,喉结滚动,虚弱的声音从他的口中传出,“大,大哥,你这是干啥呢,我虎子福大命大,这点小伤没事的……”话还没说完,刘虎一口气没喘上来,差点背过气去。

  见状,我一下子慌了,赶忙将刘虎扶起,摸着他的胸口开始帮他顺气。

  看到我这笨拙的动作,刘虎目光闪烁,其嘴角更是挂起了一丝满足的微笑,“大哥,我没事的。”

  “虎子,你别说话了,我知道,你肯定不会有事的,我也不会让你有事!”说着,我的声音开始哽咽起来,眼泪也开始在眼眶当中打起了转。

  “大哥,男儿有泪不轻弹,你说,你说,你一个大男人流什么马尿呢。”一口气说出这句话,刘虎剧烈地咳嗽了起来,而在他咳嗽的同时,从他嘴中更是开始淌出鲜血。

  见到这个情况,我慌了,将拳头狠狠地砸在地上,我开始怒吼起来,但是我此刻的怒火根本无处发泄。

  刘虎有心想要让我平静下来,但是现在的他哪来的力气来劝说我。

  看着虚弱的刘虎,我目龇欲裂,,口中牙关紧咬,现在的我没有丝毫的办法,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心中更是悔恨异常,要是我当时听可可的话该多好,如果刘虎当初留在研究室,那么便不会发生现在这种事情。

  但是,世界上没有后悔药,我心中有的,只是那无尽的悔恨,我恨自己,恨自己将刘虎带来这个罪恶的地方。

  拳头不停地砸在地上,似乎也只有这个方法才能够稍微释放一下我身上的那股郁气。

  刘虎见我这如疯魔般的行为,亦是虎目含泪,他何尝不想陪着我一直走下去,只是遭此突变,现在的我们无力回天,似乎只有等着刘虎失血过多而死。

  只见刘虎吃力地抬手向前抓了抓,见此,我立刻将他的双手紧紧地握住,刘虎还想要开口说话,但是奈何此时的他实在太过虚弱,硬是发不出一点声音。

  带着哭腔,我心中疼痛万分,“虎子,都什么时候,你还想喋喋不休,以后说话的时间多的是,现在你给我省点力气!”或许,只有这些话才能安慰我心中那一丝渺茫的希望。

  刘虎也是知道他此刻的情况极为不妙,朝着我张了张嘴,刘虎动着嘴唇无声地说起了话。

  从他那断断续续的动作当中,我也是明白了他的意思,他说他要走了,让我要好好的活下去,而也只是堪堪传达出这个意思,刘虎便再也使不出力气,整个人一下子无力地瘫软到地上。

  而他的眼白更是翻了起来,呼吸几乎是微不可闻。

  这一幕,不由让我大哭起来,而我脑中更是不断地开始想着有什么方法可以挽救此时的刘虎。

  像是有一道闪电划过一般,我想起了在海底监狱当中我所经历的一切,一想到这些,我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抽出身上的匕首,我毫不犹豫地向着手上的动脉划去。

  刀刃刺破血管的一瞬间,殷红的鲜血顿时喷溅出来,不敢有丝毫的停留,我将伤口对准刘虎的嘴巴,随后开始不断挤压伤口,来促使血液更快的涌出。

  不过这样的现象只是持续了将近一分钟左右就停止了下来,我强大的恢复能力在此刻显露无疑,再次割开血管,我继续向刘虎灌输着我的鲜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不知道我这样放血的行为持续了多长时间,直到我感觉到晕头转向,全身乏力我依旧没有停止。

  我的这种行为,终究是有的效果,在狂喜之下,我感觉到刘虎的呼吸开始变得强烈且平稳起来,而他的腹部更是已经不再向外流血,其脸上也是开始渐渐有了血色,见到刘虎身上的这些变化,我知道,我将刘虎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1酷匠4网f正?版{1首发|!

  带着欣喜,我一直紧绷着的神经更是因此开始松懈,也就是我这一丝松懈,我再也抵挡不住那股深深的疲劳感,两眼发黑,随后伴随着眩晕一头倒在了地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