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母,我还想问你个事。”思索了一会儿,我向着欧阳素华问到。

  “小伙子,你问吧,只要我知道的,我会告诉你的。”欧阳素华微笑着说到,而这笑容更是让我觉得如沐春风,一种被长辈关爱的感觉更是从心间升起。

  “伯母,你知道要如何离开这个地狱岛吗?还有,为什么会没有船只经过这里,这不科学啊。”我说出了我心中一直以来最为关心的问题。

  欧阳素华沉吟了一会儿,只见她面露回忆之色,随后便道:“时间太长了,如果我记的没错的话,在地狱岛东边的深海湾里有一艘潜水艇,已经过去几十年了,我也不知道那艘潜水艇还能不能使用,至于为什么没有船只经过这里,则是因为地狱岛的磁场很奇怪,不管是民用和军用的雷达都搜索不到这里,这也是为什么暗盟会选择这个地方来建造研究所。”

  欧阳素华的话,无疑给了我们极大的希望,不过一想到她不能离开这座建筑物,我的心中不免叹息,“伯母,你身上的病毒难道没有办法去除吗?”

  摇了摇头,欧阳素华显得很淡然,“我都活了大半辈子了,就算可以除掉我身上的病毒,我也经不起折腾了,我的一生可以说都是在这个地狱岛上度过的,我的丈夫也在这里,他总是要有人陪着的。”

  欧阳素华的一番话,也是提醒了我,“伯母,待会我就将伯父的尸身给收回来,只不过他的身体已经被那怪物破坏的不完整了。”说到这里,我不免唏嘘,小明的父母可以说最终是败在了自己的手上,或许这就是佛家所说的因果。

  在此刻,我也终于明白为什么有那么多老年人会去相信诸如佛教,基督这些宗教,因为人总是要找到一个精神寄托的,如果连精神都没有了寄托,那么人活在世上还有什么乐趣。

  说完这些,我便独自跑出了这个研究所,再次来到我们大战的地点,这个地方一片狼藉,满地都是破碎的烂肉和肢体,这些景象无不诉说着之前在这里有着一场惊天动地的战斗。

  向着那礁石游去,海水当中还残留着一丝轻微的腥臭气息,不过当我爬到礁石之上后,我看到在水面上正露着一个硕大且狰狞的恐龙头。

  这赫然便是之前那头恐龙,而它并没有离去,看到我的出现,那恐龙看了我一眼,随后仰天长啸了一声,而这声音当中我似乎听到了一种悲戚,就仿佛是在给死去的人送别一般,吼完之后,恐龙用它那硕大的头颅蹭了蹭小明父亲那半截尸身,而后向着海中一潜便失去了踪影。

  这一幕不由让我动容,这恐龙显然与小明他们一家有着极为复杂的关系,而它守在这边,完全是为了保证在有人收尸之前来防止其他人或者动物来破坏。

  心中不免无奈地叹息一声,动物比之人的感情果然要来的更为纯粹,现在的社会,无不充斥着勾心斗角,俨然就是一种人吃人的景象。

  忽然之间,我感受到一种深深的疲累,这不是身体上的累,而是一种精神上的累,虽然我想要远离那种人世间的纷争,但是我早已经不可避免地被牵绊了进去。

  静静地在礁石上坐了很长时间,直到看着海面上火红的夕阳将海水染成一片赤红色,我才堪堪站起身。

  莫莉因为我久久没有回去,也是担心地跑到了岸边,看到那纤细的身影,我的内心瞬间变得柔软起来,露出一个发自内心的微笑,我将小明的父亲小心地背起,而后游回了海岸上。

  似乎是察觉到我身上发生了些许变化,莫莉疑惑地问道:“默安,怎么这么久都没回来,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摇了摇头,我并未言语,只是朝着莫莉微笑,拉起她的手,我没来由地扯开嗓子向着大海喊了起来。

  这一喊,喊出了我长久以来积压在心中的惆怅,愤懑和不甘。

  人啊,总是需要释放一些情感的,成天带着面具生活,会让肩上的担子变得异常沉重,而当一个人真正抛下身上的所有担子,那么我想,这个人或许就会变成如古代的那些圣人一般。

  与世无争,心境无为,以一种出世的心境在尘世当中生活,就算万千铅华染身,亦能够出得淤泥而不染。

  这种心境是我从来没有体会过的,也正是之前恐龙的那一幕,让我心中起了一丝明悟,不过,现在的我还不是达到那种心境的时候,有些事情是我必须要去做的。

  莫莉似乎被我的情绪所感染,也开始向着大海喊了起来,看着莫莉被海风吹拂的通红的脸颊,我偷偷地亲了她一口。

  被我这么一亲,莫莉显然没有想到,虽然周围没有其他人的存在,但她依旧瞬间就羞涩地涨红了脸。

  “李默安,你这个混蛋!”说着,莫莉举起粉拳便捶向我的胸膛。

  我哈哈笑着,这笑声当中尽是满足,任由莫莉的捶打,等到她打闹完毕,我们两个才手牵着手向着研究所走去。

  将小明父亲的半截尸身带回研究所,欧阳素华颤抖着双手将之紧紧抱在怀中,她此刻的情感再也抑制不住,滚烫的眼泪从她那满是皱纹的眼角当中不断的滑落,而她在口中喃喃着:“长阳,我们终于又在一起,这一次我不会再离开你了,我会永远陪在你身边的……”

  欧阳素华不停地哽咽着,她哭得异常伤心,这丝情绪也是感染了我们,刘虎和十三静静地站在一边低垂着头,我亦是如此,莫莉和可可则是在那边不断地抹着眼泪。

  直到最后,可可来到欧阳素华身边,同他一样紧紧地抱着小明的父亲,开始痛哭起来。

  情绪的巨大波动,使得欧阳素华最后哭晕了过去,见此,莫莉立刻将她扶到了边上的房间。

  可可和莫莉一直在房间当中陪着欧阳素华。

  天色已暗,研究所当中自动亮起了灯光,刘虎作为我们当中伙夫的存在,很是自觉地去准备晚餐,而我与十三也决定在第二天便去查看地狱岛东边的情况。

  晚上的地狱岛很安静,安静让人感觉到害怕,我独自一人静静地坐在窗前兀自发着呆。

  忽然感觉到肩上传来一阵柔软,我转过身,一阵香风顿时钻入我的鼻中。

  更'D新最4快#上◇酷匠a网

  不由地将眼前的可人儿抱在怀中,我轻轻地吻上了她的唇。

  人类最原始的欲望在我们身上轰然喷发,我与莫莉紧紧地纠缠在一起,感觉到她身上传来那火热的气息,我迷离了,沉醉在这种让人深陷而不能自拔的感觉当中,我们两人开始紧紧地结合在一起。

  躺在床上揽着早已累地昏睡过去的莫莉,我再一次出神,这样平静的日子终究不多,而我也是在思索着,究竟要不要让莫莉留在地狱岛上。

  几番思索之后,我便下定了决心,为了让莫莉能够不再涉险,我要她留在这里,因为这研究所可以说是一个天然的屏障,一般的人是绝对闯不进来的。

  心中做出了这个决定,我抱着莫莉便也沉沉地睡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