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面前的废墟,我的心渐渐地变得冰冷下来,我知道,在后面还有更多的困难阻挡着我,这机器人只是其中一个最简单的阻隔,我能够想象后面的人或者机器会是怎样的艰难险阻。

  回头的路已经被爆炸所掩埋,在地上静静地坐了十来分钟,我也终于从之前的震动当中稍稍恢复。

  没有时间去管自己身上所受的伤,伤口的撕裂并不能引起我心中的丝毫涟漪,我现在脑中所想的便是,我要救出黑猫。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在这寂静的过道当中,只有我走路的回声,离我摧毁那机器人已经过去了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

  警觉地环顾着四周,我不敢有丝毫的掉以轻心,一旦我精神松懈,我能够预见,那时的我将会陷入到极度危险的境地当中。

  我不知道接下来出现的是机器,还是人亦或是其他的东西,面对这样的局面,我的心中没底,未知的危险,让我的心头上一直吊着一块大石。

  此时的气氛显得很压抑,心中突然泛起一丝异样的感觉,空气中传来一阵浓烈的腥臭气味,这气味,让我腹中不由地翻江倒海。

  这气味带着一种不祥,我似乎能从这味道中闻到一种尸山血海的味道,没有任何预兆,通道上的灯光忽然熄灭,随后,我只感觉到一阵阴风袭来,那腥臭味,在此刻也是骤然大增。

  心中咯噔一声,突然地失去明亮,使我的双眼顿时不能够适应这黑暗,随着阴风的扑面而来。我果断就地一滚,紧紧地贴着墙壁,我知道,我在刚才已经在鬼门关走了一圈。

  此刻,我已然适应了黑暗,在黑暗中,我猛然看到,两只犹如铜铃一般的眼睛,正散发着碧绿的幽光,死死地盯着我。

  随即,一声震耳欲聋的野兽嘶吼声响起,心中一股莫大的危机感降临,不敢有丝毫的停留,我拔腿便抽身向着边上跑去。

  酷n匠网.永5)久SA免|费i看小说,

  黑暗中,只有我一个人跑步的声音,那野兽似乎没有追上来,一切的事情都显得很诡异,面对这种情况,我早已经惊出了一身冷汗。

  就在之前,在黑暗中,我能够看到一个庞大的轮廓,这个轮廓似狮似虎,它的吼声让我心惊胆战,其中蕴含的杀气,更是让我在那一刻差一点滩到在地上。

  我不知道这得要杀死多少人才会凝聚出这样的杀气,就算是我在这个海底监狱当中已经杀死了很多人,可我的杀气比不上这只野兽的百分之一。

  通道上的灯光似乎永远失去能源一般,眼前一片黑暗,奔跑在其中,我的心中的危机感越来越强。

  蓦的,我猛地停下脚步,不敢再前进分毫,我转身便向着来时的路狂奔而去。

  也就是在我转身的刹那,一阵闷响传来,随后,我只听到一阵地面碎裂的声音,这声音的传来,让我双眼不由一缩。

  我能够想象,刚才那一击的力量是多么的大,就算是我这个经受过海底监狱非人般训练的人,也是无法达到这种程度。

  而我也是意识到,发出如此巨大一击的,必定是先前的那头野兽,我不知道它为何会跑到我的前面去。

  不过仔细一想,我也就明白了过来,或许这只野兽是被那个中年人所控制的,凭借他们的科技手段,想要控制一只野兽,想必并不是什么难事。

  此时的我,面色非常的难看,现在的局势对我非常的不利,虽然我能够在黑暗中看清一些事物,但是相对于一只野兽来说,我这点目力是完全不及的。

  与此同时,我也想到了那角斗场,现在看来,那角斗场中的野兽并非简单,海底监狱的人不仅研究着人类,他们更是没有放过那些野兽,而我现在碰到的那只野兽,虽然我不知道它是什么种类,但是出自这个监狱的东西,想必是异常强悍的。

  也没有多少时间给我多想,我的身后已经传来那野兽奔跑的呼啸声,在往前跑已然没有了退路,情急之下,我再一次地想到了那通风管道。

  没有丝毫的犹豫,扯下那铁丝网,我奋力一跃,便爬进了那通风管道之中。

  料想那野兽身躯庞大,一时半会,它肯定是奈何不了我的。

  而在此刻,我也是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进入通风管道之后,我并没有就此逃离,而是探出半个头,想要探一探那野兽的究竟。

  屏住呼吸,我的心跳在此刻不由地加快。

  两道慑人的碧绿幽光映入我的眼帘,我再一次看到了那庞大的轮廓。

  似乎是发现了我一般,那两道幽光瞬息便直指向我,随后只见那个轮廓一跃而起,带着一阵腥风呼啸而来,见此,我转头就跑。

  也就是在我转身的前一刻,在那野兽跃到我面前的一刹那,我终于近距离地看清了那野兽的头部。

  这是一个狰狞地虎头,在其嘴上,两颗獠牙就好似两把锋利的匕首一般露在外面,这一幕,让我不禁想起一种远古的野兽,剑齿虎,此刻所见,我立刻就联想到了那剑齿虎。

  也就是在我跑出两步之后,一阵刺耳的声音传来,只感觉到一阵剧烈的晃动,随后便是通风管道上的铁丝网掉落在地的声音。

  心中一股无力感泛起,我对这野兽一无所知,现在的我唯有不停地逃跑,但是,这逃跑总有尽头,身后的通风管道被破坏殆尽,而此时我也跑到了这个通风管道的尽头。

  深吸一口气,我停下身形,静静地等待着这野兽的来临。

  因为之前机器人的爆炸,我身上的武器已经变得非常稀少,在身上摸了摸,手榴弹在之前已经丢失,身上的背着的枪也是在之前断裂从而不能使用。

  此刻我身上有的,只有那些强效麻醉剂和一把手枪,摸到这麻醉剂,我的眼中也是顿时一亮,看来是免不了一场恶战了。

  一手捏着一支麻醉针管,我已经能够看到从那野兽眼中射出的,令人的心悸的碧绿幽光。

  深吸口气,我严正以待。

  还未等那野兽做出下一个动作,我率先动身,双脚猛地一蹬,铁丝网带着我应声掉落,也就是在我掉落下来的一瞬间,那野兽毫无征兆地向我扑了过来。

  在一刻,我真正地体会到了什么叫做虎虎生风,迎面扑来的阴风,让我的脸颊顿时感觉到一股生疼。

  双眼不由地眯起,借着那野兽向上跃起的空隙,我双脚发力,向前猛力一冲,随后,整个人向后倾倒,就像是足球当中那铲球的动作一般,我向着那野兽的身下迅速划去。

  那野兽离我越来越来,而我的心在此刻也是提到了嗓子眼,黑暗中,我的眼睛不敢有丝毫的眨动,死死地盯着上方,等待着最好的时机。

  不过,令我没有想到的是,那野兽在空中忽然猛地一顿,随后,它那两条有力的后腿,顿时向着我的腹部踏来。

  倒吸一口冷气,我的冲势不减,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单手向着边上一撑,向着边上一个翻滚。

  “轰隆”一声响起,地面顿时震了三震,而我也终究是险而又险地避开了这夺命一击。

  不等这野兽从之前的攻击恢复过来,我奋力起身,一步跨到那野兽的身边,随即,两支针管齐齐插入它的身体当中。

  面对我的行为,那野兽并不知道我对它干了什么,也就是在此刻,不等我收回双手,那野兽朝着我一声怒吼,随后便向着我的面部挥来一爪。

  双眼不由怒睁,间不容发之下,我一个矮身,双拳更是大力地向着它的身体挥出。借着巨大的反震之力,我向后一个倒退,终于离开了这野兽的身旁。

  死死地盯着面前的野兽,我的心扑通扑通地跳着,唯恐那强效麻醉剂对它没有效果,我掏出那把仅存的手枪,准备伺机给它补上两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