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沉睡了多久,我终于有了意识,我想要睁开眼睛,想要抬起手臂,但是我的意识并不能支配我的身体,这种感觉让人恐慌,不由地开始快速喘息,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我才能感觉到自己的存在。

  “他有动静了,生命体征开始活跃,不过他的全身神经属于麻痹状态。”一个陌生的声音传到我的耳朵当中。

  随后,听到一阵脚步声,好像是有人来到我的身边,感觉到有人将手放到了我的额头上。

  一种温暖的感觉传来,我很想要睁开眼睛看看我面前到底是谁,但是奈何我根本支配不了我的身体。

  一个略显苍老,但是语气中带着异常柔和的声音出现,“他的身体机能因为受过芯片的改造变得比一般人要强上不少,所以再过上几个月就应该能恢复,这段时间你们要好好监护他。”随着声音的消失,脚步声渐渐远去。

  出奇的,对于这个声音我提不起任何防备,仿佛有一种魔力一般,这声音让我沉醉,让我渴望,这声音就好似我一直想要得到一般在我的脑中萦绕,随着她的远去,我心中荡起一丝淡淡的失落感。

  我不知道自己现在变成了什么样子,但是想到自己之前的癫狂,此刻的自己应该是惨不忍睹的。

  在脚步声渐行渐远之后,我又听到有人来到我的身边。

  一股淡淡的幽香飘入我的鼻中,这味道很熟悉,努力地回想,也终是被我想起来这香味究竟是属于谁的。

  这是黑猫的味道,在此刻,我终于肯相信黑猫的话,她是真心想要救我。正当我沉浸在思绪当中的时候,我隐隐感觉到自己的手被握住,那种柔软温暖的感觉传来,与之前那人的感觉不一样,从这个感觉当中,我感受到一种关心。

  “黑猫,三个月来,你一直待在他身边,现在他终于开始恢复了,你可以去好好休息了。”这是十三的声音,对于这个男人,我始终搞不懂,他的做法让我疑惑,正确的说,应该是他上司的做法让我不解,他们为什么要保护我。

  “十三哥,没事的,我想要好好照顾他,虽然他还没履行他的承诺,等他真正恢复过来,我还等着他实现诺言呢。”黑猫的语气很温柔,这好似恋人一般的话语,让我心中不由一暖。

  不过我想不通的是,为什么黑猫的转变会这么大,难道就是因为我那一句会保护她不受伤害的话吗?

  都说女人心海底针,我搞不懂黑猫的心思,但是从十三口中得知的事情,却是让我不禁感动,要三个月如一日每天来照顾一个人,这是需要很大的毅力的。

  之前因为被张军和屈盛欺骗之后变得封闭的心,此刻因为他们的做法正在渐渐瓦解,这种感觉很奇妙,只是单纯地想要去相信他们。

  07酷K匠。H网正6+版首发j

  时间就这样一天天过去,而我终于开始慢慢地恢复知觉,说来也奇怪,虽然知觉恢复了,但是只能做些简单的动作,犹如抬手指之类的,再大的动作我是无论如何都提不起力气。

  而眼睛依旧睁不开,喉咙像是塞着棉花一般,只能大声喘气,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这不免让我恐慌,要是一直这样下去的话,这就代表着我将要变成一个植物人,这是我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真要变成了植物人,那么还不如让我一头撞死算了。

  但是就算此刻我有一头撞死的心,我也没办法做出这样的事。

  在这样的状态下过了好多天,我终于知道了我现在这副样子的原因。在医疗人员的交谈中,我得知,我身体目前的状况都是因为体内的芯片导致,这是二代芯片的副作用,如果再不将芯片销毁或者取出,那么我就将变成植物人度过余生。

  这芯片可真是害人不浅啊,如果有后悔药的话,那么当初我是死也不会再次植入芯片的,由此我又不由地想到了刘虎。

  这小子现在还被蒙在鼓里,要是被他知道我现在的情况,那么我绝对相信,他会想尽一切办法来把这海底监狱闹个底朝天,而他此刻又是什么状态,只希望他芯片的副作用不会这么快发作。

  躺在床上的我,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因为我时常会陷入到昏迷当中,每次醒来也是面对无尽的黑暗,不过能到周围人的声音,却还是让我感到些许欣慰,因为人毕竟是群居动物,要是周围没有人,我不知道自己会被憋成什么样子。

  而在今天,我又清醒了过来,那个让我感觉到亲切温暖的声音再次出现。

  “各位,准备手术吧,我打算将李默安体内的芯片取出来,你们都好好准备一下。”我能够听出声音当中强烈的关心以及担忧。

  而这些情绪使我不得不联想到这手术似乎危险性很大,不过那个声音的出现,却是让我出奇的平静,仿佛有这个人在,一切的危险都不再是危险。

  带着期待的心情,我盼望着手术的进行。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在我迷迷糊糊要沉睡过去的时候,我感觉到手臂上一阵针扎感传来,我明白,他们是要给我进行手术了。

  沉沉地睡去,我只是觉得自己沉睡了好久,久到我自己以为会一直这么沉睡下去。

  迷迷糊糊当中,我感觉到自己手被紧紧地握着,手心传来一种湿漉漉的感觉,下意识地将手握紧,一种麻酥感立刻充斥了我的整个手掌。

  而在我这个动作之后,我听到身边的人呼吸开始急促,然后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激动地大喊道:“他醒了,李默安醒了,他会动了。”话语有些语无伦次,但是当中的喜悦我却是听的真切。

  艰难地睁开双眼,明亮的灯光,照的我双眼刺痛异常,但是我却倔强地睁着眼睛紧紧地盯着前方,直到因为刺眼的灯光将我照的满脸是泪,我依旧还是这般,我怕我再次闭眼就见不到这久违的明亮。

  不过没多久,我模糊中看到一个带着口罩的女人焦急地向我走来,然后伸出那略有皱纹的手将我的眼睛轻轻抚上。

  见到我睁开双眼,黑猫急急地抽出自己的手,等我再次睁开眼睛,我终于看清了眼前的一切。

  黑猫一脸喜悦的站在那个带着口罩的女人身后,不过这喜悦当中更多却是一份纠结和惆怅。

  而那带着口罩的女人,目光尽是温柔和慈爱,不知道为什么,在接触到这目光的一刹那,我的心中泛起了那种好久没有感受到的情感。

  就好像王姨的关爱一般,这目光让我安心,让我不由的有种变成一个小孩的感觉。

  再往边上看,我看到了十三,十三对着我微微一笑,而他也是轻轻地叹了口气,这叹气也是表面他一直以来都是在关心着我的。

  面对着眼前的这三人,让我心中感动,但是疑惑同样围绕着我。想要开口说话,但是喉咙好像漏风一般根本发不出一点声音。

  一种撕裂的疼痛感充斥着我的喉咙,不由剧烈地咳嗽起来,此刻虚弱的我,只是咳嗽了几声便已经上气不接下气。

  见状,黑猫似乎有些犹豫,但只是在挣扎了几秒钟之后,她还是走上前,俯下身来,轻轻地摸着我的胸口,帮我顺着气。

  终于不再咳嗽,我朝着黑猫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然后挣扎着想要起身。

  “李默安,你还是先好好休息,你现在还很虚弱。”说话的是十三,而在说话间,他也是伸手阻止了我起身的动作。

  见我不再乱动,十三接着说道:“等你恢复的差不多了,我会将一些事情告诉你。”

  他仿佛知道我的想法一般,还未等我投去询问的目光,便率先开了口。

  朝着他们点了点头,我便安分地躺在了床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困熊说:

各位看我小说的朋友们,如果喜欢《暴力监狱》的话,那么请点一下撸撸和追书,你们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在这里先谢谢你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