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梦持续的时间很长,直到四周的铁壁紧紧地将我挤压在中间,疼痛随之也席卷了我的全身,在一阵阵疼痛中,我蓦然醒转了过来。

  身上的枪伤让我从噩梦当中醒了过来,迷蒙着双眼,我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在我身旁不停地忙碌着。

  鼻子当中似传来一股淡淡的清香,这香味使我的脑海当中不由地浮现出一个人影。还未等我从昏迷中完全恢复过来,我只感觉到,绑缚在我双手双脚上的绳子被一一解开。

  就在我要瘫倒在地上之际,一个柔软温暖的身体紧紧地将我扶住,也直到现在我才堪堪缓过一口气。

  $R酷E匠%网√唯N9一《正版,C9其◎他、都是盗版/

  带着虚弱不堪的声音,我说道:“黑猫,是你吗?”

  “是我,你省点力气别说话,我带你离开这里。”黑猫的话语中带着一丝焦急和慌乱。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来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知道我在这里。只是奈何我现在全身上下没有丝毫的力气,只能任由黑猫将我拖着。

  身体不断地感受着黑猫那不停起伏的胸部,一种异样的感觉袭遍我的全身,提起一丝力气,我想要推开黑猫。

  见到我的异样,黑猫大概也是发现了当前的情况,不过她并未在意,在我耳边小声说道:“我不会害你,我现在带你去安全的地方。”

  黑猫扶着我,来到墙边,在其上敲击了三下,而后轰的一声,两边铁壁打开了,一条黝黑的通道出现在我们面前。

  此时的黑猫已经香汗淋漓,吃力地扶着我向着通道内走去,待得我们两人进入通道之后,黑猫将通道的铁壁关上。

  直到此刻,黑猫才敢大口地喘气。

  “你究竟是谁,为什么要救我?”现在的我已经是惊弓之鸟,我不敢再去相信这监狱里面的任何人。

  向我看了一眼,黑猫并没有回答我,只是沉默地扶着我向着通道深处走去。

  一路上,我的脑袋昏昏沉沉,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终于一扇铁门出现在我们面前。黑猫打开铁门,刺眼的灯光一下子照的我睁不开眼睛。

  等适应了灯光之后,我发现在铁门之后是一个类似单人宿舍的房间。将我扶近房间,安顿在床上之后,黑猫在墙壁上开始不停地敲击了起来。

  这敲击声看似杂乱无章,但是仔细听却是能找到一些规律,而我也终于想到,黑猫现在在做的应该是在发送摩斯密码电报。

  黑猫之所以这么做,想来也是为了避免无线电能够被窃取到。

  在她停下没多久,另一面墙壁突兀地打开,又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我的面前。

  有些不敢相信眼前出现的人,我非常地疑惑。

  “十三,黑猫,你们究竟是什么人。”这人正是十三,这次我被救出来,看来也应该是十三安排的。

  “我的身份暂时不能透露给你,不过我不会害你的,在擂主区的时候其实你应该能察觉到。”十三的话只能使我更加地迷惑。

  看了一眼黑猫,十三继续道:“其实之前我是不认识黑猫的,只不过我的上司要我来找她,说她知道你会在什么地方。”

  转头看向黑猫,我的心绪有些起伏,“黑猫,你为什么会来救我?”我再一次问出这个问题。

  面对我的提问,黑猫依旧没有回答,只不过是回了我一个淡淡的微笑,而后摇了摇头,随即脸上就浮现起一丝惆怅。

  想不通这两个人到底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我惨然地一笑,一直以来我都被笼罩在阴谋当中。就像一只小白鼠一样,可以被随意地玩弄。

  面对自己不能掌控的命运,我大声地笑了起来,但是在笑声中,眼泪却止不住地流下来。

  未知的命运,未知的前途,未知的人,未知的地方,眼前的一切,都盖着层层面纱,想要去拨开这层面纱,但是这层面纱却将我的双手紧紧缠绕住,直到整个人被束缚的动不了,那么等待我的就好像是砧板上鱼肉一般的命运。

  见到此刻癫狂的我,十三皱眉重重地叹了一口气,黑猫几次想要出言劝我,但都被十三阻止了下来。

  两人放任我在那边又哭又笑,离开了这个房间。

  在混乱的思绪当中,我只是感受到一种深深的无力,看不到希望,看不到曙光,仿佛等待我的只有黑暗。

  无力再面对眼前的一切,我心中最后的一道防线轰然崩塌,脑中所有的想法更是在这一刻全部变成空白。

  痴痴呆呆地望着眼前的空气,我开始傻笑,开始撕扯身上的绷带,剧烈的动作,拉动了身上的伤口,阵阵疼痛感袭来,一股温热感奔涌而出,血液的腥味一下子充斥了整个房间。

  徒然地站起身,我开始撒打眼前的墙壁,在我疯狂的举动下,双手一下子变得血肉模糊,但是我好像全然不知道疼痛一样,依旧在那边不停地捶打着墙壁。

  似乎是感觉到这墙壁坚不可摧,我转而开始撕扯床上的床单,一时间,地上到处都是碎裂的布条,上面沾染着鲜红触目的血迹,此刻我的仿似一个血人一般,在房间当中到处窜着。

  撞上墙壁了,我就换一个方向,然后继续向着另一面墙壁跑去。

  “砰,砰,砰”的声音不时响起,身上已经没有一个地方完好,就如一个癫狂的疯子一般,我随意发泄着心中任何负面的情绪。

  整个房间无论是地上还是墙上,到处都残留着我的鲜血,鲜血的味道让我几欲作呕,但是我仿佛能从鲜血当中看到一个个我熟悉的身影。

  我出现了幻觉,向着那些不存在的身影扑去,扑空摔倒在了地上,但是我并不气馁,依旧不停地扑着。

  就在这疯狂的状态中,我不知道持续了多久,在最后一次使尽全身的力气撞在墙上之后,我整个人向后重重地倒去,随即昏迷了过去。

  依旧是之前的噩梦,只是在这次的噩梦里面,我已经被四面墙壁完全地挤压成了血沫,但是出奇的,我的感觉并没有消失,那种冰冷让我心悸,仿佛有一只手在拽着我向着地底下拉扯而去。

  似是有些不甘心,我苦苦地抵挡着,想要怒吼出来,但是此刻状态的我,只剩下感觉,完全开不了口。

  黑暗紧紧地将我包围,我抵挡不住那股巨大的吸扯之力,我忽然想到,也许这就是死亡的感觉吧。

  想到自己这悲剧的一生,我想或许死亡才是我最好的归宿。

  不再抵抗这股力量,我任由其将我向下拖着,冰冷的感觉越来越强,四周也是越来越黑暗。

  此刻仿佛有一道声音再不停地呼唤着我,这声音让我着迷,让我不由地沉迷在其中。

  就在我即将迷失自己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到自己的上方似乎起了一道惊雷,一道电光一下子将这无尽的黑暗撕裂开来,而后一阵钻心的麻疼感向着我袭来。

  只感觉听到“咚”的一声,向下沉去的趋势一下子被阻止,随之又是一声“咚”响起,另外一股力量袭来,而这股力量将我生生从之前的力量中拽了出来。

  四周似乎不再那么黑暗,之前的迷蒙感再一次充斥在我周围,随后一阵疲惫感席卷向我,再也抵挡不住任何力量,浓浓的倦意催促着我尽快睡去,就好像到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当中,一种许久不曾感受到的安全感将我包围,在这不明的安全感当中,我卸下了心中所有的防备,将自己的全部身心投入其中。

  意识渐渐地模糊,直至任何感觉到感受不到,我带着一种不明的安心陷入了沉睡当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