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虎出去执行任务已经过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通过跟吴翔的学习,我学习了很多关于间谍的基本要素,而在其中我也是经常参与小范围的潜入跟渗透的任务。

  现在的我,只要带上人皮面具,就能够在海底监狱里面光明正大地行走,也是通过这段时间,我更是系统地了解了这个海底监狱的构成。

  又过了月余,从张军那边传来消息,刘虎他们的任务以失败告终,而且其中监狱方面损失了三个人,而这损失的人当中有着刘虎的名字,不过刘虎的情况是张军授意的结果的,所以刘虎通过假死,被人接去了特别部队的总部。

  看到这些结果,我也是由衷地为刘虎感到高兴,因为他可以回归到现实当中的生活去了,虽然他现在的工作会比普通人危险不少,但是相对于待在这个海底监狱来说却是要好上许多。

  而在监狱方面得知这个消息之后,表面上没有什么反应,但是他们内部的高层却是震怒无比,他们能够想到,这次任务的失败肯定是因为有内鬼的存在,所以那余下的两人在回到监狱之后,不由分说,立马被监狱给秘密处决了。

  时间可以说过的很慢,因为我每天要做的事情都是千篇一律,但时间又是过的很快,因为在这千篇一律的生活当中,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三个多月,在这三个多月的时间里,我已经变成了一个狱警队伍的小头目。

  这一天的生活依旧如此,我带着小队在监狱当中沿着每天既定的路线巡逻着,我的小队此时正在监狱的中部区域,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尖锐的警报声响起,一听到警报声,我们所有人立刻警戒了起来,在身上的对讲器上也是响起了一个愤怒地声音,“有入侵者来袭,所有小队向实验区靠拢!”

  听到指示,我顿了顿,心想,张军这段时间也没跟我说起过要破坏监狱的事情,而现在的情况出现的有些诡异,朝着身后的人挥了挥手,我便带着他们向着实验区跑去。

  在这个过程当中,耳中传来张军的声音,“李默安,带着你的人在实验区外围等候,不要向里面靠近,该死的美国人擅自修改了计划,现在我们要找机会对他们实施救援,没有我的命令,你不要私自行动。”

  此刻我也终于知道了事件发生的原因,虽说在这个监狱里面各个国家都有潜入人员,但是彼此之间并非铁板一块,想来也是美国人认为自己的力量已经足够了才会有这次破坏实验区的行动。

  来到实验区外围,周围满是狱警的身影,挥手示意身后的人停下,我对着他们说道:“两人一组分散警戒,遇到有通过火力封锁的人立刻击毙。”虽然不想要为难那群美国人,但是我现在的身份却是不得不让我下这个命令。

  部署完成,为了确定里面的情况,我不顾张军的警告,依旧向里冲了进去,因为凭借我现在的渗入速度,根本不足以达到我预期的要求,所以我要铤而走险,而这个过程当中免不了牺牲其中一些美国人,我要走入那些高层的视线当中,也唯有这样,我才能最为快速地了解我想知道的一切。

  从安全通道来到实验区内部,放眼望去一片狼藉,很多仪器已经被毁的面目全非,而在其中的一个实验室当中,我见到有三个美国人在那边苦苦支撑着,他们隐藏的很好,所以我周围的狱警并没有立刻发现他们。

  而这三个美国人当中的一个还是我所认识的,这个人便是帕克,原来这帕克是美国的卧底,想到之前的种种,我的嘴角挂起一丝阴沉的微笑,从腰间拿出一个烟雾弹便向着他们扔去。

  嗤嗤的声音传来,这个实验室里面顿时烟雾四起,帕克他们更是大声咳嗽了起来,周围的狱警见我此番动作,也不废话,甩手扔给我一个防毒面罩,而后便向着里面冲去准备活捉帕克三人。

  戴好防毒面具,我冲进了烟雾当中,当我来到帕克他们三人跟前,他们早已经被先前进去的三个狱警给制服了。

  见到这个情况,我眉头一皱,现在人是被抓住了,但是抓住他们的并不是我,如果想要引起高层的注意,那么我不仅要抓住帕克三人,我更是要问出他们嘴里的情报,所以,在经过一番思索之后,我举起手中的枪,向着那三个狱警开始射击。

  只听到三声枪响,三个狱警应声倒地,直到他们死去的那一刻,他们也不知道是谁将他们给击毙了,而因为有大量烟雾的存在,所以在实验室里面的监控并不能将我所做的一切给拍摄下来。

  杀完这三个狱警,我没有任何的感觉,这个海底监狱在潜移默化当中改变我的性格,可以说我现在很冷血无情,但是对待这个地方,冷血无情便是我唯一的情感。

  此时帕克几人也是意识到了我将三个狱警击毙了,在他们的想法中,我应该是美国方面派来的营救人员,所以,虽然此刻烟雾依旧很呛人,他们还是不断叽叽喳喳地用英语说着话。

  作为一个初中英语不过二十分的人来说,他们的话无疑就跟鸟语一样,看他们的表情也是一副放松下来的样子。

  也就是在这一刻,我抽出腰间的电棍,将功率调至最大,向着帕克三人就电了过去。

  在他们昏迷过去的前一刻,我看到了他们眼中的不解以及不可思议,他们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杀死狱警的人还会向着他们动手。

  又向着走廊上扔了两个烟雾弹用来驱散周围的狱警,一时间在这个实验室的四周满是烟雾,借着烟雾的掩护,我将三人依次拖进最近的一个审讯室,将三人分开关押后,我总算微微地舒了一口气。

  耳中传来张军的声音,他要我退回指挥室听候调度,不过我谎称被监狱长指派去押解抓到的人,便拒绝了张军的命令。

  来到关押帕克的那间审讯室,我静静地坐在他的面前等待着他的苏醒。等了许久都没有反应,我不由地想到是不是该用冷水将他给泼醒,不过就在我准备起身的时候,我见到帕克的眉头皱了一下,而我也发现他此刻是微眯着双眼。

  也是在这个时候,我才发现,这帕克其实早已经醒了,只不过他现在是在装昏迷罢了。

  抽出电棍,我在手上把玩了一阵,而后将电流再次调到最大,我站起身,在铁门上漫不经心地戳了几下。

  顿时,电流的嗤嗤声伴随着电火花爆发出来,看着装昏迷的帕克,我见到他的身体明显地抖动了一下。

  冷笑了一声,我提着电棍慢悠悠地来到他面前,将电棍探到他的手臂前我停顿了一下,而后我又将电棍转向他的大腿处又是停顿了一会,最后我将电棍指向了他的太阳穴。

  过了大概五秒钟的时间,我作势就要向着他的太阳穴指去,这帕克终于忍受不住恐惧,大喊了一声“stop”。见到帕克出声,我狞笑了一下,“终于肯醒了!“说完,我收起电棍玩味地看着帕克。

  这帕克听到我说的是中文,在他嘴中不由地蹦出一句“fuckingchinese“。而在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显然意识到了我那难看的表情。

  虽然我初中英语不过二十分,但他这句骂人的话我却是一清二楚。

  操起电棍,我一棍子便向着他的光头上抽了过去,不过这帕克倒也硬气,愣是没有哼出声来,死死地盯着我,在那边喘着粗气。

  “我只给你一次机会,说出你们在这监狱里面的卧底以及部署。“带着不容置疑的口吻我向帕克说到。

  "看正d;版◇章i)节l上"酷1B匠网N{

  “我是不会说出来的!就算你杀了我,我也不会说!“帕克用并不熟练的中文坚定地说到。

  “杀你?不,我不会杀你,我会折磨你,直到你肯说出来为止。不瞒你说,你的其他两个同伴也跟你一样什么都不说,所以,他们一个少了一只眼睛,一个少了一只耳朵。“对于帕克这种人我能想到对付的办法只有恐吓,也唯有深入骨髓的恐惧才能够让他就范。

  听到我的话,帕克显然有些害怕了,看着我的眼神也是有了一丝畏惧,见他在挣扎一番后,他依旧选择了沉默,我也是知道了他的选择。

  拿出别在小腿上的匕首,将之插在面前的桌子上,我阴笑道:“你选哪只手?“

  帕克的面色阴晴不定,眼睛定定地看着桌子上的匕首,眼中时而有坚定的神色闪过,时而又是被恐惧所占据。

  直到最后,帕克干脆将双眼闭上,等待我对他的处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