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过的很平静,十三在这段时间一如既往地经常来找我和刘虎,也正是出于这个原因,其他人看向我们三人的眼神都有些奇怪,不过更多的是那种玩味的表情。

  而我也是在偶然的一个情况下听到有人谈论到,我们三人是不是有特殊的癖好,作为一个非常正常的男人,在当时我差点暴走,但我还是硬生生地忍了下来。

  我们三人频繁的在一起,而这里又有女人供应,所以他们这么猜测也是情有可原,而在今天当我们三人出现在饭堂的时候,在我边上一个代号野狼的人终于忍不住问我,“你跟刘虎和十三哥天天混在一起,也不见你们找过女人,你们是不是有特殊癖好啊。”

  听到野狼的话,我的嘴角立马抖了抖,更是起了一脑袋的黑线,无奈地跟他说道:“我说你脑袋里成天想些什么呢?你要真想体验一下菊花开满天的感觉,我想刘虎会很愿意满足你的。”一说完这话,我立刻感觉到其中有些不对。

  I酷}匠'网'U首o发

  而周围的人更是像看戏一般地看着我,仔细一想,这刘虎的爱好可真害惨我了,恼怒地向着周围的人叫道:“看啥看啊,都吃自己的饭去。”

  这个过程当中,刘虎一直在那边偷笑,十三更是置若罔闻,仿佛不关他的事一样。见我一副囧样,十三笑道:“这种事情越解释就越说不清楚,他们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咱该干嘛干嘛。”

  十三的话一下子将四周的人引爆了,他就好像承认了一般,一群人立刻大笑了起来,有的人好像唯恐不乱一般,还大声地向我问到,菊花开的感觉怎么样。

  恼怒之下,我奋力向那人扔出筷子,见到我气极,那人轻巧的一躲,而后更加开怀地笑了起来。

  正当我们一群人插科打诨的时候,一声怒吼将我们给打断,而发出声音的人郝然是那帕克。

  帕克一脸怒色地盯着我们这一群人,脸色非常的难看,仔细一看,他的额头上粘满了饭粒,其上更是有着明显的油渍。

  心中暗道一声不好,我立刻反应过来,我的筷子是飞到他的头上去了,这还真是冤家路窄,原本关系就已经降到冰点了,现在又是这么一出,我顿时不知道该要怎么收场。

  只见帕克一把折断筷子,然后恶狠狠地对我说道:“你这个蠢猪,我要杀了你。”说完,气势汹汹地便要上来揍我。

  一看帕克这架势,我一下子紧张了起来,刚要站起来,十三一把按住我,而后阴沉地对着帕克说道:“帕克,你可不要没事找事,别人或许看不出来,但是我知道你是故意撞上那筷子的。”

  一听到这话,我一下子傻眼了,虽然这筷子确实飞到了帕克的头上,但是十三的说辞就是连我都不信,刘虎更是举起大拇指对着十三说道:“高,实在是高!”一说完,刘虎对着帕克就大笑了起来。

  帕克见我们如此反应,面色变化了好几次,而他此时涨红着脸,阴测测地说道:“十三,你这慌可是说的真顺口啊!“话音刚落,那帕克捏了捏拳头一脸阴笑地向我走来。

  “帕克,你要是不想死尽管上来,我十三奉陪到底,大不了就是去角斗场,看到时候你们美国人会不会保你!“十三一脸怒容地向着帕克呵斥道。

  听到十三的话,帕克轻蔑地一笑,“最后究竟怎么样还不知道呢,我只知道,现在我要揍死你们,是美国人的,都给我上!“说完,帕克一挥手,就向我们冲来。

  直到此刻,我也终于相信了十三的话,这帕克之前估计就像十三所说的那样,是来故意找茬的,而他这么做估计也是威尔逊授意过,要不然他绝不会如此嚣张地跟我们打架。

  当前的形式不容乐观,眼看着我们两批人就要开始动手,正当气氛箭弩拔张的时候,一声尖锐的警报声响起,而后饭堂门口一下子挤进一队狱警,看着领头的狱警,我愣了一下,这狱警竟然是张军,只见张军挥起一鞭子抽向帕克的面部,那帕克吃痛捂着脸,双眼更是如冒出火一般死死地盯着张军。

  抽完帕克,张军冷声道:“给我滚回去,想要找死我现在就送你去角斗场。“

  而帕克此刻根本不敢在张军面前造次,愤恨地看了我们几眼,而后不甘心地说道:“你们中国人总会有一天会付出代价的!“

  面对帕克的威胁,张军熟视无睹,驱散了我们两批人之后,便离开了擂主区,而在驱散我们的时候,张军借机将一张纸条塞到了我的口袋中。

  这场风波因为张军的到来而平息下去,想来应该是他们是从监控上看到了我们的处境,而张军也正好借此机会向我传达一些他们的信息。

  并没有告诉刘虎纸条的事情,我独自一人回到房间,将门锁上,我拿出纸条准备仔细地观看,但是纸条上空白一片,什么都没有。

  正当我疑惑不解的时候,我的耳中传来张军的声音,“在通讯仪上按四下,然后将芯片的能量激发到眼睛上,你会看到我留给你的信息。“

  照着张军的话做完,感觉到双眼一阵热流涌过,而后纸条上开始密密麻麻地显示出很多文字,这些文字非常的小,放在正常的情况下就好像看着芝麻一样,但是通过与芯片的结合,看这些蝇头小字一点问题都没有。

  心中暗叹,这些科技真是高端,要是自己还是个小老百姓是怎么也不会接触到这种东西的。

  纸条上的信息量很大,首先这里面道出了一个我一直以来想要了解的事情,那便是十三的事情,十三的来历很神秘,他的身份并不是普通的囚犯,而是海底监狱内部高层安插在擂主区的监视员,而他的主要工作居然是保护我的安全,这就让我百思不得其解了。不过张军并没有查到是谁指派十三这么做,这也从侧面说明了监狱似乎是知道我的真正身份。

  事情的迷雾越来越大,这海底监狱诡异的事情太多,当我看到这些信息的时候,我的心不由地悬了起来,不管对方出于什么原因想要保护我,这都是一个不好的信号。

  而之后的一些的信息就是再过上三天的时间,监狱会来指派一批人出去执行一项恐怖袭击的任务,原本这个名单有我的名字,但是张军通过一系列的手段将我的名字给抹去了。而在纸条最后部分,张军要我这段时间尽量低调,而他也会想办法让我换一个身份,将我拉出这个擂主区。

  将纸条冲入下水道,我的心情始终不能平静,一切的事情都在向着不可预计结果的方向进行着。而在这当中似乎有着一双无形的手牢牢地将我掌控其中。这使得我一下子感觉喘不过气来。

  颓然地坐在床上,有心想要将刘虎叫来向他说出心中的抑郁,但是一想到自己当前的处境,我又是摇了摇头,我不想把刘虎也卷进这个漩涡当中,要是真的出了事情,那么也会是我一个人去承担,这样就不会危及到刘虎的安全。

  呆呆地盯着面前暗黄色的墙壁,我的脑中一片混乱,往昔的一幕幕从脑海中闪过,外面世界的繁华,喧闹是我现在遥不可及的,以前的生活已经一去不复返,我的生活轨迹早已经偏离了正常人的方向。

  又想到这监狱里的种种,我的双手不由地紧紧捏了起来,而一个疯狂的想法也是从我脑中蹦了出来,将手按在耳垂上,我沉默了许久,最终按了三下,接通了张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