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警的到来使得场上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显然这些狱警对于囚犯有着极大的威慑力。在这些狱警中走出一人,面色阴冷地看着我们,而在他冰冷的眼光扫过我们众人的时候,所有人全都身不由己地打了个冷颤。

  略带沙哑的声音传来,“你们所有人给我去角斗场!”话语中没有丝毫的感情,而在听到这句话之后,帕克面色阴冷地看着十三,而十三仿佛早就料到一般,看都不看帕克一眼,扶起身边的人带头走了出去。

  直到此刻,我跟刘虎才有真正意义上的休息,两人互相搀扶下走到十三身边,我带着深深的歉意说道:“十三哥,我拖累你们了。”

  十三只是摆了摆手,随后轻描淡写地说道:“在这里面,一个人的力量是非常渺小的,我帮你也是在帮自己,这角斗场或许凶险异常,但是我们都已经在这个海底监狱了,我想,有什么事情我们不能承受。”

  说完这些,十三豁达地笑了起来。

  见到十三如此,我心中也是豁然开朗,或许这角斗场也是契机,因为我想要变强,也只有在不停地厮杀中,自己的力量才会越来越强。

  刘虎似乎是对所有的事情都漫不经心,因为只要我在哪里他便会在哪里,对于十三的所作所为也是让我决心要将他拉到我们的队伍当中来。

  一行人沉默地跟在狱警的后面,留下的只是沉重的喘息声,也幸亏到角斗场的路比较长,我也是恢复了将近五成的力气,不过面色依旧苍白无比,因为猴七的偷袭,我的肋骨虽然没有断掉,但是只要稍一触碰就会传来钻心的疼痛,面对接下来将要的发生的事情,我心中打起了鼓,现在的状态去那角斗场恐怕我很有可能会死在那边。

  走进角斗场,一股腥臭味立刻扑鼻而来,早已习惯了厮杀的众人对于这种气味已经见怪不怪。

  场上虽然空空如也,但是到处散落着染血发黑的骸骨,其中竟然还有一些野兽的头骨,地面更是早已经被鲜血染成了乌黑色,这一切让这里看起来倍显压抑,我的呼吸开始急促了起来,仿佛是看到了场上一场场血腥的厮杀,我的双眼开始充血,双拳更是紧紧地捏起。

  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十三将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冷静下来,虽然这个地方比外面任何一个地方都要残酷,但是你不要被这里的环境给影响,保持你原来的心,你会发现其实这一切并没有什么,芯片的力量虽然不能说面面俱到,但是只要你合理发挥,不是没有机会活着下场。”

  十三的话非常平静,一句句直入我的心窝,在他的影响下,我的心情渐渐地平复了下来,朝着十三感激地点了点头,我静下来心来开始思索十三刚刚刚才的那些话。

  其中很多人显然是第一次来到这角斗场,不可避免的很多人都发生了我这样的情况。

  突然间,这角斗场灯光大起,而在其穹顶上更是挂落下一个超大型的摄像头。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在角斗场上一个边门被打开,从中只听到一声兽猴,随后一头瘦骨嶙峋的狮子便从中冲了出来。

  这狮子冲出之后,看到我们这边聚集着这么多人,立刻兴奋地冲了过来,但是奈何在他面前有铁门阻挡,它只能不停地撞击着铁门,时不时地发出几声愤怒且饥渴的吼叫。

  见到狮子被放出,那面色冷酷的狱警随手指了一个美国人。

  被指到的美国人面色立马发苦,只见身上到处都是伤口,在其大腿上更是还在流着鲜血,没有任何的办法,那美国人颤抖着双腿被带到另一扇铁门前,而后铁门开启,其后的狱警一脚将他踢了出去。

  见到终于有人出现在角斗场上,那狮子兴奋地吼叫了一声,而后躬身便向着那美国人扑去。

  见状,那美国人有心想要立刻逃跑,但是奈何他的大腿伤势严重,只能奋力地瘸着腿向着别处跑去。

  这狮子显然是被饿了很长时间,只是花了几息的时间便将那美国扑倒在了地上,而那美国人在被扑倒的那一刻,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恐惧,开始大叫了起来,但是仅仅只是叫了一声,狮子的血盆大口便一口咬在了他的脖子上。

  鲜血一下子向着四周喷溅出来,他的头颅跟身体也是立刻分了家,我能够看到那美国人脸上惊恐的表情。

  似是很享受一般,那头狮子慢慢地撕咬着美国人的身体,不消多时,那人的半个身子已经葬生狮腹。

  面对这血腥的一幕,场上的所有人不由地屏住了呼吸,仿佛谁大口吸气就会引起那狱警的注意。

  直到那狮子吃饱后,将余下的尸体拖回它原先出来的铁门,这一场角斗才宣告收场。

  待得那铁门关上,其边上的另一道铁门被打开,其中走出的是一只毛色并不光亮的老虎,但是这老虎给人的感觉却是一种来自心底的震颤,其身上的血腥味非常浓重,即使隔了很远的地方,我也能够闻到其腥臭味,我不知道它要杀死多少人才会有这种效果,而我在心中也是大喊不要点到自己。

  根本不给我们众人缓和的余地,那狱警随手又指了一人,还是美国人,被指到的那人虽然身上受的伤不多,但是在见到这老虎之后,他的脸上不由得满是恐惧的神色。

  S'酷%6匠网唯&一正版5%,E其%他都是盗@版

  直到那人被推到场上,我的耳边传来了十三的低语声,“这只老虎是这个角斗场的兽王,碰到这只老虎的人没有一个活下来。”

  十三的话不由地让我感到庆幸,不过这庆幸立马便消散了,因为即使我的对手不是这老虎,其他的野兽也不是容易对付的。

  “其实你大可不必担心,安安静静地看着吧,好戏在后面呢。”十三说完便闭起双眼假寐了起来。

  这话不由地让我心中疑惑,我想不明白他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至始至终我都没有看到十三有任何担忧地神色,我怀疑地看了看那面色冷酷的狱警,联想到之前他对我们说的中文,再加上他的长相,我瞬间确定这狱警肯定是个中国人,而他连续两次都指派美国人上场,我也是终于看出了其中的一丝猫腻。

  之前那上场的美国人,只是抵挡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甚至连惨叫都没有来得及发出,他就命丧黄泉。

  果不其然,接下来上场的依旧是美国人,直到此刻我终于敢确定,在这海底监狱中,属于管理层的人是有很明显的派别的。这也可以说明为什么十三一直以来都显得如此淡定。

  美国人一次次地被派上了场,一次次地被撕成碎片,那帕克面对这种情况只能狠狠地看着十三,但十三置若罔闻,对于帕克那杀人般的目光不管不顾。

  直至此刻,美国人已经死掉了大半,正当那狱警又要指派美国人上场的时候,我们身后的大门被一脚踹开,而后一群穿着狱警衣服的美国人便冲了进来。

  其中一个领头模样的美国人,愤怒地来到那面色阴冷地狱警面前,用其蹩脚的汉语骂道:“屈盛,你是在公报私仇,我要上报组织让他们来制裁你。”

  对于这美国人的威胁,屈盛冷笑一声,“威尔逊,你尽管去,看看他们究竟会不会制裁我。”对于屈盛的反应威尔逊很是无奈,他愤怒地对着我们吼道:“角斗取消,下次要再发生这样的事情,通通处死。”说完,威尔逊带着狱警便离开了这角斗场。

  见到威尔逊吃瘪,屈盛罕见地露出了高兴且鄙夷的神色,而后转身对着我们说道:“都给我滚回去,下次再给我捅娄子,老子立刻让你们去见阎王!”说完,也转身离去。

  对于这样的事态,是我始料不及的,不过能够免于进行这残酷的角斗,我也是终于长舒了一口气,看着十三的目光也是复杂了起来。

  发觉我的目光,十三淡淡地说道:“我们是这个组织里面各个派别的棋子,虽说是棋子,但是损失一个对于他们来说代价是非常大的,所以在擂主区他们才会禁止私斗。”

  不过我还是有些地方不明白,随即问道:“那他们为什么不把我们分开关押?”

  “这海底监狱再大也终究在海底,在这里面大部分地方都是进行科研用的,所以关押我们的地方被相应地减小。”十三耐心地跟我解释着。

  不过虽然十三的话说的合情合理,但我依旧觉得他跟这里面的狱警有着很大的关系,而我也是打消了之前想要拉拢他的想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