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战一触即发,也不知道是谁先动的手,场面一下子混乱了起来,在混战当中,我被刘虎拽到角落,而他则是挡在我的面前,不停地阻击着试图攻击我们的人的,渐渐地,刘虎的面色开始发白,芯片的副作用开始显现。

  见刘虎喘着粗气,我的心中不免苦涩,这一切的事情都是因我而起,要是自己能够再强大一点,那么事情就不至于此,看着眼前的人厮打在一起,我深吸了几口气,然后将芯片力量猛地一激,整个人瞬间站起,然后一拳向着刘虎边上的美国人轰击而去。

  那美国人显然没有想到受伤的我会暴起伤人,只是来得及用粗壮的手臂一挡,但是面对我的愤怒一击,我明显听到了骨折的声音,那美国人面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为了阻挡我继续向他攻击,那美国人忍着疼痛然后猛力一脚向我踹来。

  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在极度愤怒下的我,芯片的力量用的非常娴熟,我不退反进,一个转身躲过那美国人踹来的一脚,然后一挺肩膀向着他的胸膛撞去,余势不减,趁着那人还未站稳,我一头撞向他的下巴,一阵令人牙酸的咔咔声传来,那美国人吃痛忍不住大吼了一声。

  这美国人此时红着双眼,显然没有想到会在我的手中吃亏,只见他不顾手臂的伤势,双手大力向我抓来,一把将我抡到了地上。

  此刻的我仿佛不知道疼痛一般,一个鲤鱼打挺重新起身,不要命似的向着那美国人冲去,见我发疯一般的开始进攻,那美国人眉头一皱,又是一脚向我踹来,我微微一侧身,然后双手抱住他的大腿,怒吼一声,而后力量全部涌向双手,一下子将他抡了起来,而后我像掷铁饼一般将他给扔了出去,只听见轰的一声,那美国人口中不停地吐着鲜血,然后两眼一翻便晕了过去。

  见到我怒起将那美国人打倒,周围人立刻兴奋了起来,齐齐怒吼着向周围的发起如猛兽般的攻击。打红了双眼的众人全都跟不要命一样。

  转眼间十分钟便过去了,我跟刘虎由于芯片的限制,不得不停下来,而此时身上一阵阵脱力的感觉不停地袭来,也正是因为这样,周围的美国人见机不停地开始围攻我们两个人。

  十三见状,一拳轰开帕克,然后大力一跃,一脚将我面前的人踹翻,挡在了我跟刘虎面前。

  随之而来的便是那帕克,此时帕克身上已经沾满了鲜血,有他自己的,但是更多的却是别人的鲜血。鲜血是刺激一个人兽性最好的东西。也不管在他面前是不是自己的人,只要有人挡路,他便是一拳轰出,很快的在他面前让出一条通道。

  来到十三面前,帕克也不废话,立刻跟十三大战了起来。

  因为十三的帮忙,我跟刘虎得以恢复了一些气力,不过周围的人并没有给我们继续休息的机会,那猴七更是不知道在什么窜到了我的身边,一拳向着我的肋部袭来。

  面对猴七的偷袭,我倒吸一口冷气,根本来不及躲避,一股钻心的疼痛在我肋部传来,喉头一甜,一口鲜血向前喷出,偷袭成功,猴七舔了舔那沾满鲜血的嘴唇,然后人影一闪又是一拳向着我的面门袭来。

  刘虎也是发现了我困境,此刻他也不管自己的对手,伸手将我奋力一拉,然后同样一拳向前轰出,一声闷响传来,那猴七面色立刻扭曲了起来,然后出拳的那手像是烂泥一般耷拉下来,刘虎也不好受,虽说他的手被改造过,但是拳力的冲击让他硬是后退了五步才堪堪停止,但是最致命的是,不等他有缓和的余地,一个美国人见机一拳向着他的太阳穴打去。

  拳风呼啸而过,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抄起身边碎裂的椅子,再次激发芯片的力量,将其奋力掷向那个美国人。

  不过那个美国人只是稍微一顿,依旧向着刘虎攻击而去,躲避的时间很短,作为曾经是特种兵的刘虎,他的搏斗经验是非常丰富的,在我帮他制造出这一瞬间的机会后,刘虎将头一歪,然后脸上的青筋顿时爆出,抬起手,一枪崩出。只听到“砰”的一声,那美国人前冲的身体顿时停止,他一脸惊恐地看着刘虎,此时他的胸口郝然被刘虎这一枪开出了一个偌大的血洞,鲜血更是泊泊流出。

  此刻的刘虎早已经杀红了眼,再次抬手,一枪向着那美国人的太阳穴打去。空气弹呼啸而出,那美国人应声倒地。

  十三见到刘虎将那美国人两枪击杀,眉头不由地皱起,但是现在的情况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杀人的后果也只能在这场大战结束后再进行思考。

  见到有人被杀,场面上的气氛立时变得紧张了起来,怒吼声,惨叫声此起彼伏,而在刘虎杀人之后,那些美国人一时间也不是不敢来触刘虎的霉头。

  直到此刻,我跟刘虎才得以有喘息的时间。两人背靠背靠在一起,刘虎放声大笑,“老大,这架打的真他TM出气,那猴七老子待会就去收拾他!”说完,刘虎瞪着满是血丝的双眼开始寻找猴七的身影。

  虽说从十三那边可以看出这场大战之后等待我们会有严厉的惩罚,但是事已至此管他有什么后果,先要把当前的事情给解决。

  我跟刘虎此时的脸色非常不好,但是当刘虎发现猴七之后,他立刻起身,然后便向着猴七跑去。

  猴七见状,脸色立刻大变,他已经被刘虎给打怕了,之前更是有一人死在了刘虎的手里,所以他哪里有进行战斗的心思,但是奈何门口已经堵满了人,他只能在这里面跟刘虎绕起了圈子。

  见到猴七的状况,我心下立马大爽,之前那不可一世的嚣张此时已经换成恐惧,而我也是瞅准了时机,在他靠近我这边的时候,我忍着肋部非人的疼痛,暴起一脚将他踹到了地上。

  不等猴七反应过来,我如他先前一般,一脚踏在他的头上,猴七此刻也是慌了,颤抖着声音求饶道:“这位大哥,你大人不记小人过,你就放过我吧,你就把我当个屁给放了吧。”

  酷@L匠X4网@首)/发!W

  面对猴七的求饶,我只是冷哼了一声,并不言语,而后一脚向着他的面部踢去。杀猪般的声音响起,猴七躺在地上开始大骂了起来,但是面对他的骂声,我只是如机械一般一脚接着一脚向着他的面部踢去。

  咒骂声渐渐地停了下来,猴七的面部此时已经血肉模糊,而他此刻也是出气多进气少。直到此刻,先前的那份屈辱感我才散去大半。

  心下一狠,我一脚向着猴七的脖子踩去,“咔嚓”一声,猴七的脖子应声断掉,然后整个人抽搐了几下就直挺挺地躺在了那边。

  对于猴七的死亡,那些美国人无动于衷。而他的死亡也并没有引来美国人报复,显然猴七这人对于他们来说可有可无。

  十三跟帕克的战斗也是到了白热化的阶段,两人的身上全都有着不轻的伤势,不过他们仍旧向着对方不停地发动着猛烈的攻击。

  随着时间的流逝,在场上能站着的人已经很少,有人死去,有人重伤昏迷,而更多的人即使倒在了地上也死死地跟周围的敌人扭打在一起。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在门外传来了警报的声音,随之而来的便是大量的狱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