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我悠悠醒来,我依旧躺在凹槽中,此刻我的身体当中没有任何一丝力气,就算想要抬起一根手指也是千难万难。虽然说我现在的身体变成了样子,腹部的刀伤更是差点要了我的命,失血过多的我只感觉到口干舌燥,奈何我根本不知道要怎么离开这个鬼地方。想来也是之前芯片的原因,我才会坚持这么久。

  我很庆幸我现在还活着,只要活着,那么我就有机会将这个海底监狱捅破天,也幸好那些人没有再次将人或者东西扔进这个海水舱中,要不然我已经成为海水中一具冰冷的尸体了。

  静静地躺在凹槽当中,我等待着身体中气力的恢复,而我也是开始打量起这个狭小的海水舱。

  不过就算我再仔细地查看,也找不出任何地方可以供我逃出去。

  我终于积攒起了一丝力气,撑着自己坐起来,奋力爬出凹槽,正懊恼着自己究竟怎么才能逃出这个鬼地方,突然我眼睛一亮,看向这凹槽,我奋力地向着凹槽当中的铁网抓去。

  我清晰地记得,这个凹槽会在海水舱打开的时候,启动发动机来将舱内的东西推到海水当中去。

  不过就算我再怎么用力也不能拉开那沉重的铁网,直到此刻,我还真有点怀念那芯片了,因为这芯片会激发我体内的潜力。

  就在我拉扯铁网的时候,由于动作太大,我腹部的伤口受到牵动,鲜血才止住没多久,现在又是止不住地往外流。

  疼痛使我的脑袋冷静了下来,我平躺下来,用双手按住伤口来阻止鲜血继续往外流。煎熬着等着鲜血止住,我能够想象我现在的面色是多么的难看,嘴唇已经渴得干裂了,无力地躺在那边,我的意识开始模糊起来。

  努力不让自己昏迷过去,因为我知道如果我在此时昏迷过去,那我很可能将永远醒不过来。

  正当我万分难受的时候,在阀门外传来一阵敲击键盘的声音,这声音一下将我惊醒。

  阀门渐渐地向里打开,我咬着牙,向着阀门后面躲去,等到阀门完全打开,在门口传来一个人的声音。

  只听那人“咦”了一声,而后便走进海水舱当中,朝着我之前躺过的地方蹲下,伸手向着地上的鲜血摸去。

  见到这一幕,我面如死灰,不过令我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人只是向着阀门后的望了一眼,而后说道:“你进来看看这血迹,还没有凝固,这可奇怪了。”

  在他身后的人也是带着疑惑走了进来,等到他蹲下的一瞬间,之前的那人快速探手向着蹲下的人的头颅撵去。

  只听到一阵令人牙酸的咔咔声,那人瞬间被击杀。我完全反应不过来眼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两个狱警为什么要自相残杀。呆呆地望着那个死去的人好久,我才想起身边还有另一个人的存在。

  直到听见那人故意的咳嗽声,我才缓过劲来向着那人看去,在看到这个人的面孔的一瞬间,我有些迷惘了,因为这个人郝然就是我第一次去擂台区时将宫本三郎打败的人。我想不通他此刻为什么会穿着一身狱警的衣服,而他又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不过见他并未有其他的动作,我想到了一种不太可能的结果,难道这人是来救我的?见我一脸惊疑不定,那人皱着眉头跟我说道:“你现在的情况很不妙,要马上进行治疗,你不用再怀疑了,我就是来救你的,具体的等我把你带出去再跟你详细说明。”说完他指了指之前那个死掉的狱警,我明白他的意思,他要我穿上狱警的衣服,然后借此乔装出去。

  知道我现在行动不便,那人很是麻利地将那人衣服剥掉朝我扔了过来,花了将近十分钟的时间我才穿戴完毕,也不去考虑此人的话是否真实,由着他将我扶起,而后跟他走出了这个海水舱。

  一路上我走的心惊胆战,生怕被认出来,所以我一直低着头走路,而我身边的人再遇到其他人的时候,都会热情地跟他们打招呼,这更让我感觉好像走在针尖上一般。

  终于我被领到了一个房间当中,等到他关上房门,我一下子软倒在了地上,腹部更是隐隐流出了鲜血。终于,我身体上伤势再一次爆发,大概是觉得此刻已经安全,我的意识又一次开始模糊起来。

  见我的状况十分紧急,那人快速地打开一个暗门,而后一把将我背起,闪身进入了其中。

  只是迷糊中觉得我的衣服被解开,而后身上快速地被插满了管子,感觉到血管中的一丝冰凉,我不似之前那么口渴,而我也因此陷入了沉沉的昏迷当中。

  等到我再次醒来,我只是看到眼前不停地有人在忙碌着,见到我醒转,立刻有一个医生模样的女人端着一杯冒着热气的水来到我面前,用棉签蘸着一次次地抹在我的嘴唇上。

  等到终于感觉体内流过一丝热流,我张口想要说话,但是奈何刚想要出声,就觉得喉咙像是炸开一般得疼痛。

  见到我痛苦地皱起眉头,那人示意我噤声,然后对我说道:“你先好好养伤,等你能正常说话了,我们会告诉你一切的事情。”说完那人端着空着的水杯焦急地向着别处跑去。

  直到此刻,我才终于有时间来好好思考这一连串的事情,我不知道这些人救我到底有什么意图,但是我很明显地感觉到,他们不似那些狱警以及实验人员一般像对待牲畜一般来对待我,从他们的行动当中我能够感受到浓浓的人情味,属于正常的社会的人情味。

  眼眶不由地湿润了起来,我不是一个喜欢哭泣的人,但是在此刻我的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我终究是逃出了那个恶魔的牢笼,虽然我现在依旧在海底监狱当中,但是我做的努力没有白费,我直到现在依旧活着,虽然身体很是不堪,但是只要给我时间,我就能恢复如初。

  带着喜悦的心情和激动地泪水,虚弱的我睡着了,这次我睡得安稳,不似之前在S监区里面一般,只要我睡着就会做噩梦,这一次我做了一个美梦,在梦中我发现我回到正常的社会当中,我回到了孤儿院,我见到了和蔼可亲的王姨,我见到了儿时的小伙伴,他们开心地冲着我笑,向着我招手。而我也是不由自主地向着他们奔跑过去。

  这个梦很长,长到我不想醒来,但是终究有醒来的那一刻。

  醒来之后,我能感觉到,我身体已经好了不少,努力地撑着自己想要坐起来,但是腹部的伤口却是不给我任何的机会,无奈之下,我只能继续在那边僵硬地躺着。

  应该是知道我醒来了,没过多久,就有人来到了我的面前,而这个人也正是将我救出来的那个人。

  定定地看着那人,我等待着他的开口。

  那人搬来一张凳子,随后坐在床边,脸上露出一丝微笑,“你好,李默安,我是张军。”

  对着张军点了点头,我发出沙哑的声音问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救我?”

  并不急于回答我的问题,张军反问到:“你觉得这个海底监狱怎么样?”

  听到张军的问题,我有些摸不着头脑,想了一下,我随后道:“这里是一个人间地狱,是罪恶的集合地,在这里面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所以,我想要摧毁这个地方。”话中包含着愤怒,包含着不忍,更是包含着坚定的决心。

  似是认同我的话,张军郑重地点点头,“你说的不错,这个海底监狱是一个阴暗的存在,这里是一群世界上极端的恐怖主义组织所建立的,而在这里的所有人有联合国派来的卧底,也有像你一样被我们解救出来的有志之士。我们的最终目的,就是将这个海底监狱摧毁。“

  FE更cv新;;最^快上7Z酷匠网

  听完张军的话,我心中有了一丝安慰,有这些人存在,这个地方迟早会被夷为平地,而后永远沉睡在这海底当中。

  想到这里,我又不解地问道:“你们又是怎么找到我的?而且我们之前并不认识对方。”

  “你应该还记得你第一次去擂台区吧?不过在那之前,我们就已经开始注意你了,我们在这个地方窃取到了整个监狱的监控图像,通过一系列的事件,我们决定寻找机会将你弄出来,本来是想要等你去打擂台的时候把你给带出来的,但是你看起来比我们还要心急,跟那刘虎导演了这么一出戏,也幸亏我们的人在你跟印度人发生冲突的时候,在你的身上嵌入了一个微型生命仪,要不然我们会认为你已经死亡从而放弃对你的救助。”张军一口气将话说完,而后拍了拍我的肩头又说道:“这段时间你先好好养伤,那刘虎我也会想办法将他救出来。”

  此刻的我虽然还对于他的话有一丝疑虑,但是在发生这么多事情之后,我还是选择相信张军的话,因为我相信,人总是向善的,人之所以为人,那是因为有着独特的情感,从张军的话中,我体会到了那种人之间温暖的联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