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擂台赛

  也不知道昏迷了多久,迷迷糊糊的,我感觉到那种束缚的感觉依旧存在,身上似乎插满了各种管子,想要睁开眼睛,但是眼皮重若磐石一般根本无处发力。隐约中我听到,“这李默安也真是可以,在那种虚弱的情况下竟然能多次激发出芯片的功能,要是让他完全掌控芯片,我想就是在擂台那边都能够占得一席之地。”这声音似乎是那个白大褂的。

  只听到这些,我就不可避免地再次陷入昏迷当中,看来他们是给我注入了强效的麻醉剂。

  又不知过了多久的时间,我再次醒来,这一次我并没有在那玻璃房中,而是已经被带回了S监区。

  刘虎见我醒来,脸上的兴奋溢于言表,他激动地说道:“老大,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被带出去的人能活着回来,虽然我不知道他们把你怎么样了,但是只要活着好,活着比什么都好啊。”

  听到刘虎的话,我心中不免有些感动,人再怎么说也是有思想的动物,在听到别人的关心之后,心中难免会有些起伏,向着刘虎投去感谢的目光,我问道:“这一次我去了多久?”

  “去了大概有半天的时间吧,你被送回来只有十分钟,看老大你的样子这次出去虽然被打了一顿,但是好像有好事发生在你身上啊。”刘虎看到我干净的囚服以及早已洗去的污垢不免有些羡慕。

  我有些无奈,然后调侃道:“你要是想要这种待遇,可以主动要求到他们的实验室去。”

  听到实验室这三个字眼,刘虎的脑袋立马摇的跟拨浪鼓一样,“还是算了吧,那种地方不适合我,这是给你这种变态准备的。”

  我佯装发怒,随后锤了刘虎一拳,“你才是变态吧,我第一天进来还不知道是谁想要爆我菊花呢!”

  听到这些话,刘虎讪讪道:“那叫同性之爱好不好,只是我的性取向不同而已,要是我喜欢女的,凭借我这玉树临风的外表,指不定要祸害多少青春少女呢。”

  说完,刘虎似乎陶醉在自己的话语当中,而我只是给了他几个白眼。

  因为安全回到了S监区,我跟刘虎的心情都不错,因此才有了之前那轻松的对话,在这种压抑的地方,想要像这样随心交谈也是极为少见的。

  因为S监区里面一天只提供一顿饭,离下一次吃饭还有很长时间,为了节省体力,监区里面的人全都躲在帐篷里面睡觉。

  躺进帐篷,我不免开始惆怅起来,这鬼地方已经快把我逼疯了,吃不饱,没自由,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还会被逮去做实验,这种日子真不是人过的。

  越是这样想,我越是烦躁,在帐篷里面翻来覆去,正因为这样,还不小心吃了几口沙子,索性来到帐篷外面坐着,而后呼唤道:“刘虎,出来陪我说说话。”

  等了片刻,刘虎略带睡意地坐到我身边,“我说老大,你不睡觉也不要拉上我啊,说话不但费力气,还费口水,虽然你是老大,但是我可不管,陪你聊五分钟我要回去睡觉。”

  我也不管刘虎接下来会怎么样,随口问道:“下一次擂台赛在什么时候?“

  听到这话,刘虎一个机灵清醒了过来,“老大,难不成你想要去打擂台?“

  摇摇头,我接道:“我还没那么大本事,我只是想要去看看,一直待在这里面要闷出病来。“

  似是一块石头落地,刘虎恢复平静,“去看看倒是没什么事情,只不过还是要小心,那里面什么人都有,虽然有擂台赛,但是有些人在台下也不会安分,他们会没事找事,只要低调一点,没人会关注我们,下一次擂台赛应该在三天之后,到时候通道会打开,我会带你去见识见识的,不过我们只能到亚洲区的擂台观看比赛。“

  “这擂台还分区域啊,我还想看看那些金发碧眼的外国人是怎么打架的呢。”虽然我话是这么说,但是能够走出S监区透透风,总比一直待在这里面要好。

  在枯燥的三天之后,S监区里所有的人都聚集在一起等待着通道的打开,也只有在这一天,这么麻木的人的脸上才会出现一丝表情,看别人打擂台算是这里面唯一的娱乐方式了。

  “轰“的一声,通道缓缓开启,人们迫不及待地向里面涌去,随着人流,走过通道,刺眼的亮光照射而来,不由地眯起眼睛,四周早已人声鼎沸,仿佛为了发泄心中长久的愤懑一般,在擂台区的人全都不由自主地呐喊了起来。

  一时间,我被这种气氛感染,也不由地大声喊叫来排解心中的郁闷之气,周围的人全都显得很兴奋,虽然鲜血在海底监狱中很常见,但是看着别人打架饶有一种坐山观虎斗的感觉,所以这些人才会显得如此。

  等到声音渐渐小了下来,聚光灯齐齐射向场中的擂台之上,而后一个高台缓缓升起,在上面站着一个狱警,他手中拿着麦克风,环顾四周后冷漠地说道:“安静!“

  一听到狱警的声音,所有人全都安静了下来,气氛显得有些压抑。

  似乎很满意我们这些犯人听话的举动,狱警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废话我也不多说,我们亚洲区由日本的宫本三郎守擂,谁想要挑战就自己到擂台上来。“

  也不再多话,说完这些,狱警便随着高台的下降消失在众人的面前,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身高不过一米六且长的十分猥琐的日本人。

  这宫本三郎有些嚣张地环顾四周,那挑衅的眼神毫不遮掩,嘴里面也不知道在念叨什么。

  反应最大的要数我们这群中国人,因为种种原因,民族仇恨已经根深蒂固,所以看着宫本三郎,心中不免厌恶,但是奈何实力不济,也只能在台下愤怒一下而已。

  我跟刘虎也是这般,“这小日本太嚣张了,看他那挫样,自己送给我爆菊花我都懒得去碰他。“

  刘虎的话不禁让我发笑,“其实你可以去试试,小日本对这方面在行,他们什么事情都会干,你这么玉树临风,台上那小日本说不定就被你迷住了。“

  “呸呸呸,老大,不带你这么埋汰我的,我是一个有骨气的中国人,就算我找印度阿三,我也不会去找小日本啊!”刘虎说完这话,看他的表情也不免恶寒了,他还打算找个印度阿三来尝尝鲜啊。

  iX酷w匠i网d正版\F首s发|R

  就在我们谈话的时候,已经有人蹦上了擂台,这人双手缠着满是血迹的破布条,在原地不停地踢腿出拳,似是在热身一般。

  看他这些动作,应该是一个泰国人,因为芯片的原因,我能够看出那人的动作都是出自于泰拳。

  见到有人上台,宫本三郎依旧拽的跟个二五八万似的,用小拇指向着泰国人很是轻蔑地勾了勾。

  泰国人见状,也不以为意,双手合十向着宫本三郎行了一礼,而后便摆出了一幅进攻的架势。

  不过宫本三郎并没有回礼,只是在泰国人摆好姿势的瞬间,他暴起突袭,一拳向着泰国人的心窝砸去。

  泰国人见状也不惊慌,待到拳头离身只有一只手的距离,他抬腿用膝盖挡住拳头,而后用力将之压下,宫本三郎不免整个人被带的一下子弯了腰,就在这一瞬间,泰国人立马一个肘击接上,直攻向宫本三郎的后心。

  泰拳向来很霸道,宫本三郎不敢再轻视下去,另一个拳头向着泰国人的肚子打去,准备来个围魏救赵。

  不过显然泰国人并不吃宫本三郎这一套,那一肘没有丝毫停顿的迹象。见到自己的方法不奏效,宫本三郎面色有些阴鹫,想要躲避已经是不可能了。

  泰国人被宫本三郎一拳轰得倒退了三步,与此同时硬吃了泰国人一肘的宫本三郎也是与擂台来了个面对面地亲密接触。

  只听到宫本三郎大喊一声“八嘎”,他起身之后立刻又向着泰国人攻去,泰国人的那一肘让他感受到了屈辱,因此,他各种损招阴招频出,泰国人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在大约打了20个回合之后,泰国人面色潮红,而后张口吐出一口鲜血便直挺挺地倒在了擂台之上。

  第一场擂台战,宫本三郎守擂成功,但他的胜利在大多数人眼中显得并不光彩,这人心肠狠毒,不过不得不说宫本三郎的实力确实强劲,要不然也不会成为亚洲区的擂主。

  我跟刘虎对于宫本三郎的胜利嗤之以鼻,而也是因为如此日本人在我们的心目中的地位下降了一个档次。

  刘虎更是信誓旦旦的说,就算世界上只剩下日本男人,他也坚决不会去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3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