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那些小块的珊瑚礁搭好住处,我得以彻底远离那个血腥的帐篷区,刘虎亦是在我边上搭了一个帐篷。在我和刘虎完工之际吃饭的时间也到了,随着人流来到吃饭的地方,一大群人并未蜂拥而上,而是看着我跟刘虎,因为长久的习惯,他们不敢在强者面前造次。

  刘虎很是随意地拨开人群,顺手拉上我,来到柜台前,将最好的食物全都推到我面前,示意我可以开动了,而我的身后不时传来咕咕的响声。

  我虽然莫名其妙地来到这个监狱,但是我的本性并未在这个几天里因为那些事情而改变,不忍那些人只能吃一碗稀粥来果腹,而我也不想看到那种令人作呕的吃人场景,所以我对刘虎说道:“把那些没饭吃的人也叫来吧,我们将这里的食物平均分配一下,我们终究是人,想要在这里更好地活下去,我们不能自相残杀。”

  刘虎听到我的话,有些惊讶,但是更多的是恐惧,我不解地看着他问道:“怎么,我这样做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吗?”

  “你不知道,在这里面不允许我们平均分配食物,我之前跟你说过,这里面到处都是摄像头,被那些狱警看到我们这么做,他们马上会进来把带头人押出去杀掉。”刘虎说完,依旧是忐忑不已。

  听完刘虎的话,我脸上不悦的神色越来越浓,“这里面的人还真是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他们这样做究竟有什么目的,真不把我们当人吗!”我很气愤,难不成这批人想要重现远古茹毛饮血的时代吗?

  我的眉头皱了很长的时间,而在这段时间里,周围的人也没有说话,他们在等待我的决定,无论我做出什么事情,对于他们来说无关紧要,因为他们只关心自己能否吃到食物。

  思想斗争了很长时间,我与人为善的那一面终究占据了上峰,而我敢这么做也并不是没有依据,因为我似乎是那些狱警的实验人员,用来测试我体内的芯片,我想在芯片没有发挥到它最大的作用之后,那些人并不会把我怎么样。

  想到这里,我不再迟疑,我对刘虎说道:“把那些人叫来,出了什么事情,全都我担着。”

  对于我的这个决定,刘虎有些迟疑,但是在我瞪了他一眼之后,他只能无奈地向帐篷区跑去。

  食物的诱惑是很大的,不消片刻,刘虎就带着那群早已饿红了双眼的人来到这边。虽然他们比谁都需要食物,但是在我震慑下,他们不敢做出出格的行为,只是等待我为他们分发食物。

  清点了一下在场的人数,我跟刘虎便给众人发起食物,对于我的做法,很多人不理解,有些人甚至带着仇恨的目光看着我,因为我的决定,将他们本就不多的食物给瓜分的更少了。

  刘虎见到这些人不善的目光,有些恼怒地说道:“都把你们那种眼光给我收起来,你们以为现在能吃到食物是因为什么,要是惹的我老大不高兴,免不了以后一口都没的吃,你以为就你们吃的少了!老大跟你们吃的一样多!”

  吃饭的时候很安静,因为吃的东西不多,只用了一会众人便进食完毕,那些饱受饥饿之苦的人虽然还是饿的难受,但总比没的吃要好,因此都感激地看着我跟刘虎。

  就在我们准备回去的时候,刘虎担忧地跟我说道:“我想待会那些狱警就会来把你给带走,我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我知道你这么做肯定有你的依据,我只希望你能够回到这里,如果运气好,你也可以逃出去,虽然我刘虎在以前的世界是一个十恶不赦的人,但是来到这里之后,每天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不过我却不以为然,直到你的出现,我才意识到,做一个好人才对得起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上。”说完,刘虎拍拍我的肩头。

  若有所思地回到自己的住处,还未等我坐下休息,从铁门口便传来了声音,“李默安赶紧到门口来!”声音中不带任何的感情色彩,就好似机器人一般。

  该来的终究要来,我也不迟疑,循声向着铁门走去,在我动身的时候,S监区里的人齐刷刷地看着我,那些人中有担忧,有幸灾乐祸,还有一些人虽然望着我,但是眼神很空洞,朝着刘虎点点头,我便加快了脚步。

  来到门口,一个狱警将我的双手拷上,而后很是粗暴地将我推出,随后便是一鞭子向着我的背上抽去,仿佛是为了惩罚我先前的行为一般,但我分明看到那人带着一种病态的毫无顾忌的笑容,好像纯粹就是为了虐待我而鞭打我。

  火辣辣的疼痛只是让我龇了龇牙,我忍着没有叫出来,而这更是激发了那狱警的虐待心理,唰唰又是两鞭子,但我依旧没有出声,只是恨恨地盯着那个狱警。

  这狱警见到的目光作势还想要鞭打我,另一个狱警制止道:“好了,我们赶紧交差,时间晚了,我们俩都没好果子吃。”

  “哼!”只是冷哼了一声,那狱警一脚踢来,我一个趔趄向前走去,“赶紧给我滚过去!”似是因为不能继续鞭打我,那狱警变得极为暴躁,一路时不时地瞅机会虐待我,但我都一一承受了下来,在这里我没有什么资本跟他们对抗,如果反抗,我的下场只是得到更猛烈的殴打。

  伴随着一路的屈辱殴打,我被带到了一个看似科研室的地方,透过玻璃门,我能看到里面有各种各样的仪器,其中的一些仪器上更是躺着好几个人。想来,这种地方便是用来做那些非人道的实验的,要是被外面世界的联合国知道,我想这种地方肯定招来人道毁灭。

  见到我的到来,玻璃门自动打开,被推进去之后,那两个狱警便转身离开,而后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人将我领到一个密室,然后有恃无恐地解开我的手铐,做完这一切,那人转身将我给关了起来。

  还未等我反应过来,密室中响起一道声音,“这里面有浴室,你赶紧去清洗一下,待会还要采集数据,我最讨厌全身脏兮兮的人。“

  听到这话,我心里不免骂了起来,你们以为我愿意全身这么脏吗!要不是这个见鬼的海底监狱,我也不会弄成这幅模样。

  心里骂归骂,但是能够洗上一个澡,我还是很愿意的,管他这里要干什么呢,反正也不知道自己接下来会怎么样,倒不如好好地对待自己。

  在洗澡的过程中,先前背上的伤口传来阵阵疼痛,但我却洗地很仔细,谁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再次洗澡呢。

  就算我洗地很慢,也总有洗完的时候,等到我洗完出了浴室之后,在密室的桌子上已经放着一套新的囚服,也不多想将之穿在了身上。

  c0酷%匠K网唯;v一正I版A,M其;他f都6&是盗EV版7

  发现我已经清洗完毕,之前那个白大褂开门之后,神色有些不耐,“一个男人洗个澡要这么长时间,婆婆妈妈的跟个女人一样,要知道我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随着说话的时间,白大褂将我带到了一个全部用玻璃隔起来的房间当中,示意我躺到一个类似医院里CT机一样的仪器上,而后便将玻璃房间锁了起来。

  现在的我就好像砧板上的鱼肉一般,我只能乖乖地躺到那个机器上。就在我躺下的一瞬间,我的四肢被仪器牢牢地固定住,整个人被禁锢在机器上,而后手臂传来针刺般的痛感,之后便晕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