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完自己短暂的一生,我想,是时候该魂归黄泉了。仿佛为了呼应我的想法一般,从脚下传来一股偌大的吸力。

  只感觉到天旋地转,随后全身都传来刺骨的凉意,一种不切实际的感觉传来。

  这是生的感觉,因为我感受到了自己的心跳,感受到了自己的呼吸,努力地睁开重若磐石的眼皮,映入眼中的是刺目的白色灯光,而我也感觉到全身湿漉漉全是水,想必是有人拿冷水泼醒了我。

  直到这一刻我深切地感受到,活着是多么的美好,还未等我从深深的震惊当中恢复过来。一道略带戏谑的声音传入我的耳中,“就这样的人也值得送到这里来?“

  这是一个充满诱惑的女声,不等我循着声音看过去,脸上呼啦一声便被抽出了一道血痕,随即鲜血滴滴答答地开始向地面滴落。

  忍受不住这火辣辣的疼痛,我龇牙低吼了起来,眼中充满的尽是不解和愤怒。

  “哼,这家伙根本就是个废物,我根本没出力气,看他这种德性,就算已经被植入了那块芯片,也根本发挥不出应有的作用!“随即传来一声重重的关门声。

  瞥了一眼走出房间的身影,一个唯唯诺诺的人出现我的眼前。

  大概是为了发泄心中的不满,那个人一改唯诺的表情,随后凶神恶煞地将我一拳击倒在地,而后更是一顿歇斯底里的毒打。

  忍受不住那非人的痛楚,我再一次晕了过去。

  昏迷当中,我感觉到自己被人倒提着双脚拖去另外一个地方,而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也是恢复了些许意识。

  此刻我的脸上布满了一种冷漠的死灰色,似乎因为杀人,我被卷入了一个不为人知的实验当中。

  这种感觉让人很无力,因为我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不知道那个女人说的芯片是怎么一回事情,更不知道,接下来我会被带到什么地方,而等待我的将会是一种怎样的折磨。

  发生的一切,我毫无头绪,被拖过一条寂静的长廊之后,一扇扇铁门映入我的眼帘。

  “咝咝“无线电的声音传来,”把那个家伙扔到S监区里去。“

  听到这个声音,我意识到,就是那个之前抽了我一鞭子的女人,话语里面没有丝毫的感情。

  来到一扇铁门前,拖行也随即停止,我知道,我已经到了那个所谓的S监区的门口。

  经过繁琐的开门程序之后,我被重重地扔进了这个铁门里面。没有想象当中的狭小,也没有看到凶神恶煞地服刑人员。

  入眼的只是目不所及的空旷,以及令人发毛死一般的寂静。

  这是怎样一个地方,因为我分明闻到飘在空气里的阵阵血腥味,这种味道让我感觉到一阵眩晕,更深处的内心当中,丝丝恐惧毫不吝啬地奔涌出来。

  “哐当“铁门被关上了,起身望了一眼四周,我毫无生气地找到一个角落躺了下来,因为我全身上下都是伤,走一步身上就好像在被上万只蚂蚁啃噬一般。

  带着寒冷,饥饿,疼痛,我再一次陷入了深深的昏迷当中。

  在昏迷的时候我做了一个梦,在梦中,我破开铁门想要逃离这个恐怖的地方,但是,当我踏出铁门的时候,我看到的是一张张面无表情地脸,他们的眼中没有怜悯,没有生气,随即端起手中的枪,朝我射出一颗颗夺命的子弹。

  就在那一颗颗子弹嵌入我身体的时候,我猛地睁开了眼睛,四周依旧是那么得寂静,入眼昏黄的光线也告诉我,之前只不过是一个梦境,我没有勇气向那扇铁门走去,因为我知道我打不开那道冰冷的铁门,即使我打开了,等待我的也不会是光明的前路。

  身上的疼痛不似之前那般剧烈,我挣扎着站起,而后毫无目的地向S监区的深处蹒跚着走去。

  随着我不断的深入,那血腥味越来越浓重,再也抑制不住,我蹲在地上干呕了起来,直到胃里的酸水吐干净,我才堪堪缓了过来。

  索性坐在了地上,我开始仔细地打量起这个S监区,说是监区,我倒是觉得这里更像是一个封闭的农场,因为地面并不是冰冷的混凝土,而且透露出丝丝血红色的土壤,这里的光线全都来自10来米高的灯泡。光线虽然不亮,但是能让人堪堪看清路面。

  此刻的我就好像无头苍蝇一般,开始在S监区四处走了起来,这里面很大,大到什么程度呢,就好似一个小型的村落一般,为什么我会把这里形容成村落呢,因为我开始稀稀疏疏地看到了一些类似帐篷的东西可以供人居住,暂且称之为帐篷吧。

  有了这些帐篷的出现,我知道,我要遇到S监区里面的人了,想到这里,心中不免忐忑了起来。因为我不知道接下来会遇到什么人。

  勉强提起胆子向着那些帐篷靠近,出奇的,我并没有听到人活动的声音,哪怕是走动的声音都没有。面对这种情况,我心中的不安非但没有消散,反而越发的剧烈了起来。

  靠近其中一顶帐篷,我依旧没有发现人的存在,而此刻映入我眼帘的东西,已经让我呆若木鸡,脑中更是一下子变的空白。从中散发出来浓重的血腥味不消片刻就将我拉回了现实当中。

  因为这些帐篷的支架并非金属也非木材,入眼的只有森森白骨,而覆盖在白骨上的遮蔽物是一些破的不能再破的衣物。

  见到这些东西,心中的恐惧越来越盛,我想要逃离这个非人的地方,整个人颤抖地转过身,还未来得及踏出步子,我一下子又被眼前的事物给生生吓地大叫了出来。

  因为不知道何时,我的身后悄无声息地站立着三个人,这三人蓬头垢面,穿着褴褛的衣衫,只有其中一人的衣服还算完整。而他们身上的血腥味比之那些人骨帐篷还要更甚几分。

  三人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不停地盯着我,此刻我觉得自己就好像一个全身赤裸的人一般,无法避免,无法逃离。他们的目光当中有新奇,但更多的确是那种嗜血和贪婪。

  面对这种犹如野兽一般的目光,我不由自主地向后靠去,三人见我动了起来,眼神当中尽是戏谑。那个衣着略微完整且像头领模样的人挥了挥手示意其余两人向我靠近。

  酷匠d{网首发

  再也抵挡不住那种恐惧,我转过身,没命地跑了起来,一下子的剧烈运动,瞬间牵动了身上的伤口,我一个趔趄摔倒在地上。

  身后的两人似乎从来不认为我会从他们的手中逃掉,因此他们只是不急不缓地向我靠近。

  强忍着非人的疼痛,我艰难地起身,自以为飞快地跑着,但是奈何实在架不住身上伤口的牵扯,我再一次摔倒在了地上,而这一次无论我怎么用力,我始终不能从地上爬起来。

  而两人也终于走到了我的身边,不敢想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或许我会变成那些人骨帐篷当中的一员,又或许我会被这些人抓到用来发泄牢狱中的不满和愤懑,但是我能遇见到,最终等待我的依旧是死亡,面对这些无法改变的现状,我索性闭上了双眼。

  就在我破罐子破摔的时候,我的耳中没来由地传来了争吵声,“这小子的衣服是我的!你上次已经扒过一个新人的衣服了!”

  而后另一个声音响起,语气中尽是不屑,“跟我抢?你想多了还是活够了!你认为你干的过我吗,识相的赶紧给老子滚开。”

  似是被这些话语震住,之前那人没了声音,随之而来的便是有人蛮横地剥着我的衣服。我从来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天,我会被一个男人狠狠的扒着衣服。但是奈何我现在根本没有哪怕一丝力气来进行反抗。

  待得我身上一丝不挂,那人心满意足地在我面前换起了衣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