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李默安,是一个杀人犯,此刻我正被押解到刑场上执行死刑。暗淡的车厢内,很安静,随行的官兵端着枪面无表情地坐在我对面,想要望一望那最后的太阳,却是只能找寻到那一丝微弱的光亮。

  说也奇怪,死亡对于一个人来说应该是很恐怖的,但是出奇的,我并未感受到那种令人心悸的恐惧,仔细想了一下,心中便也释然了。

  因为我从小就是一个孤儿,一出生便被扔在了孤儿院门口,身上仅有的只是那避寒的襁褓跟一张写着我姓名的纸片。

  生来便被抛弃,在成长途中也只有孤儿院的王姨那一点无微不至的关心和照顾,唯一觉得对不起的就是王姨,因为自己还没有报答她的养育之恩。

  大家肯定会问,我为什么会变成死刑犯,很简单,因为我杀了人。

  囚车缓缓地停了下来,随之而来的便是那刺耳的开门声,两个官兵依旧是面无表情,对我冷冷地说道:“下车吧。”

  似是有一种解脱,我深吸一口气,随后嘴角居然不自觉地挂起一抹久违的微笑,两个官兵发现了我这奇怪的表情,终于那死板的脸上泛起一丝不解。

  阳光很刺眼,看来老天还是眷顾我的,并没有让阴雨天来为我送行。

  环顾四周,我并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我只知道,这是一个山坳,秋风萧瑟,吹在身上,虽然感觉到一丝寒意,但是对于我这个在笼子里待了大半年的人来说,却是感觉到阵阵舒畅,能在死之前再次感受一下这个世界存在,也算是一种最后的慰藉了吧。

  行刑的人并不准备让我变成一个饿死鬼,因此我还美美地吃上了一顿断头饭。戴着手铐的双手满足地摸了摸自己饥饿已久的肚子。

  还没有回味够那并不美味的鸡肉,我的头上被套上了一个黑色头套,被两个官兵押到一个地方,随后其中一人按了按我的肩膀,我知道他是要我坐下。

  等我坐下之后,远远地听到拉枪栓的声音,随即”砰”的一声,我的脑海顿时一片混沌,只感觉到我倒在了那冰凉的地上,而我的眼角似乎流下了几滴不甘心的眼泪。

  有一种轻飘飘的感觉,仿佛飞起来一般,我努力想要让自己站起来,但是奈何我根本使不出哪怕一丝力气。

  恍惚间,我看到自己离地面越来越远,这就是死亡的感觉吗,还没有等我细细品味这种飘飘然的解脱,我的眼前开始浮现出以前自己的经历。

  人们都说只有在下到阴曹地府的时候才会回望自己的一生,我怎么会往天上飘起来呢,而且不管记忆深刻与否,凡是经历过的都一幕幕地呈现了出来,有温馨,有辛酸,有被人排挤的不甘,也有初涉人世的懵懂爱恋。

  而记忆中最深刻的便是自己为何杀人,为何入狱。

  像是看电影一般,我望着那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身影,心中没有一丝涟漪,就好像那个人根本不是自己一般。

  那是一个让人感觉异常惬意的傍晚,因为这一天我拿到了自己人生当中第一笔工资,匆匆忙忙地从银行中取出5张崭新的红色毛爷爷,嘴里哼着小曲,然后买回自己一直特别钟爱的生煎和豆浆。

  为什么特别钟爱呢,因为这家店的东西,不仅味道好,而且分量足,足足排了一个多小时的队才堪堪买到手,而此时夜幕也已经降临。接过自己的晚餐,我心满意足地拎着塑料袋往出租屋走。

  在昏黄的路灯下,我快步地走着,似是有感应一般,毫无征兆的我感觉会发生一些不平常的事情。

  “救命啊……”异常惊恐的喊声从一条小巷口中传出来。

  听到这一阵叫喊,我不由地皱起了眉头,因为我并不是一个喜欢多管闲事的人,而这似乎也回答了之前我感觉到的不安。但是,孤儿院的王姨自小就对我们这些孤儿教导,无论你们有着怎么样的生活,你们都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不能因为自己被抛弃了,就自以为是地觉得整个世界都抛弃了自己。因为被家人抛弃,你们才要更好地活下去。或许你们会感觉到不公,但是正因为这一份不公,你们才要做一个勇敢正直的人,勇敢地面对生活,正直地面对生活中遇到的每一件事情。

  只是迟疑了几秒钟,我便大步地奔向那条充满罪恶的小巷当中。

  借着那昏暗的灯光,我看到一个面容姣好的女孩正撕心裂肺地捶打着那个企图侵犯她的男人。

  深吸一口气,我大声地喊道:“禽兽!放开那个女孩!“话语中充满了愤怒。

  听到我的喊声,一张狰狞面孔出现在我的眼前,那双充满欲望的眼睛当中透露出来的阵阵嚣张毫不遮掩。

  “哪来的愣头青,不要打扰小爷的雅兴的,信不信老子分分钟削死你!“而后只听到一声呼啸,在小巷的角落中蹦出三个猥琐的黄毛青年。

  不由地心中一怔,暗道一声不好,看来自己今天是免不了一顿皮肉之苦了。

  咬了咬牙,不舍地将我那钟爱的晚餐扔在地上,捏紧双拳,猛地向着那个露着屁股的罪恶之人冲了过去。

  显然对方四人并没有想到我会不顾他们的警告冲上去。

  只是片刻的时间,我的拳头便迎上了那张略显惊讶的面孔之上。

  “啊!“杀猪般的声音响起,我并没有给其他三人冲上来的机会,随即继续抡起拳头,一声闷响,我的拳头打在了对方的太阳穴上。

  叫声戛然而止,寂静,绝对的寂静,但只是过了片刻,随后“砰“的一声,那施暴之人怒瞪着双眼,带着满是鲜红血液的面孔倒在了地上。

  剩余三人显然也是被一幕给震住了,而我亦是如此,颤抖着双手,不敢相信自己两拳便把对方给干倒了,呆呆地愣在那边好一会儿。

  终于他们三人反应了过来,三人齐吼一声老大,而后手忙脚乱地将对方扶起来,而此刻其中一人的脸上充满了不可思议。随后颤抖的声音传来:“这小子把老大给锤死了!“

  轰的一声,我的大脑瞬间炸开,下意识地想要拔腿就跑,但是显然对方反应比我还要快。毫无预兆地其余两人一把将我按倒在地,接踵而来的便是拳打脚踢。

  而我现在能做的,只是用自己的双手保护着自己的那早已疼痛不已的头颅。终于身上不再传来那阵阵撕心裂肺的疼痛。

  酷匠?b网正H版首SX发)q

  迷迷糊糊当中我听到了警车的声音,而听到这个声音,一种来自心底恐惧升腾而起,依旧想要逃跑,但是奈何身上的每一寸地方都传来令人窒息的绞痛。

  当我醒来的时候,是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右手挂着点滴,而左手则被牢牢地拷在病床上。

  而之后的事情让人很无奈,被我打死的人是当地有名的黑社会,虽然头头死了,每个人都想要坐上龙头老大的位置,但是那伙人依旧通过种种手段要把我置于死地,而且是通过法律的手段。

  王姨为了我的事情甚至跑白了头,因为她知道,我肯定是失手打死别人,她也知道被我打死的人是什么身份。

  但是现如今的世道,有钱能使鬼推磨,更因为那名被强奸的女子至始至终没有出现在法庭上。

  在这一刻我终于懂得了什么叫做哀莫大于心死。

  通过了大半年的审理,我最终被判了死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