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你要去哪里?是不是不要我了?我今天不听话我以后会听话的。”

   “不是安儿不乖,是我要去找大哥去,安儿,找到了,我们便回去找爹娘。”

   “那姐姐打算去哪里?”

   “去军营。”

   “哥哥回来看我吗?”

   “嗯,我的好安儿,要乖乖等我,不许不听话,记住我们家的事什么都不可以跟别人睡就连大叔都不要说,”

   "嗯,知道了"'安儿心里也不敢说,她每天都还做一个梦,就是梦到那天怜儿死在她面前,姐姐也差点死了,她不敢说,也 不能再给别人带来灾难了。

   “客官我给你打来热水了,”张月起来开了门,说“进来吧,多打点,我们要洗澡。”

   “小的知道”说完小二就去打了热水来,“安儿来姐姐给你洗澡吧,以后我会很忙,”安儿嗯了一声。

   张月想了很多,想这么去找大哥,大哥可能在军营里面想打听打听,混进去在说,洗完澡了就抱着安儿睡觉了。

   第二天听见张贵来敲门,说起床去找房子住了,张月说房子找好了叫他把行李搬到马车上,就叫他赶车去新宅子。

   张贵一到宅子门前。吓了一跳。问是不是全部租下来了,说租个小的也可以住。张月啦张贵到一旁就说“张大叔,我知道您真心待我们,我这一年我心是看

到的,我有些是瞒住你,但是我有我 的苦衷,我也不能全坦开来说。”

   “但是这个宅子,我买来是给安儿以后住的,安儿以后就拜托你了。”

   “我会把一切都安顿好我就进军营寻我大哥,我也要弄个功名再身,我有深仇在身,我不能拖累我妹子,”说完就跪着。

   “我如果死了,请你帮我照顾我妹子,帮她找个好婆家,嫁了,叫她快快乐乐平平安安便好,”张安儿刚刚看见张月跪着张贵,便好奇偷听了,听见张月这样一说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姐姐,我一定会听话的。”

   张贵见他这样说便惊了“,什么跟什么嘛说的好像交遗言似的!”

   “你放心我会对安儿好的跟自己亲生女一样。”张月搬进去添了些家具,请了几个丫鬟,给了手上剩下的钱给张贵说给他拿去做事的,便去练功。

   安儿跟平常一样,就 每天都是笑得跟灿烂,这让张月感觉有点不对劲,但是说不出来,不过也好。

   没隔几天张月就报名从军了,因为张月娇小长得俊美让人看的比较文弱,便给她分去了做厨房,打打手。

  v3酷x匠网u、正ik版2n首c|发*

   本来在外面流浪了一年的她,不会烧火都变得连烤个鸟都好吃的,这也不为难,张月一开始想去打战弄个功名为怜儿洗清冤情,可是一直没机会。

   张月还是没有晦气,还是打起精神来,厨房工作有时候会。去买买菜什么的都回家 看安儿,安儿一看是张月就问她过得好不好,军中是怎么样的,有没有见到大哥,张月一一回答。

   张贵也打算给张月煮个饭吃了在让她走,可是张月说,不能出来太久,便没有留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