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一个文静女子叫张月。他是一个王室之子。毫无交杂的他们,相遇在一家客栈,他那天与他朋友在谈事,她一眼看见了他,便舍不得 离开了眼睛让人离不开眼睛,犹如桃花般的他,只需一眼便刻骨铭心。

  那年,她年华10岁,他年华15,他离开之后,她便去打听他是何人,一听是皇室之家,她什么也没有说,只是邹邹眉头,默默坐在房间一天,恋丫鬟叫她,她都不爱搭理,吓坏了丫鬟,丫鬟把小姐不吃不喝。

  刚刚经商回来的老爷,她爹爹一听女儿病了,如约一阵风般,赶忙来到了女儿房间。

  只看见他的宝贝女儿眼睛放空,吓坏了她爹爹,摇了摇她,这才回神来,问道“爹爹,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吗?”

  他爹爹“说女儿你刚刚怎么了,吓坏爹爹了。”

  “爹你可知道有个叫焱鸿的王爷。”

  “爹知道,怎么了,听说他样貌非常美俊,不过他身子很不好,经常晕倒,皇宫的御医都 束手无策。女儿怎么提到这人。”

  “没事,爹爹我想习武。”

  “女儿家家的习什么武,有什么事叫他们保护你。”

  “爹,难道你不爱女儿 了吗?这点事都不答应”张月挨着他爹爹撒娇道,最终她爹爹,还是坳不过她,便答应他。

  她只是知道皇室的很多 不雅事,看他那文弱的样子,她想护他一生,确定习武便可护他。最后谁知道她一心为他习武,却用功过头,成了将军,却最后下场不过一眼闭了还是得不到他的心。当然这是后话。

  "怜儿,你说我笨不笨,本来是想学武功的,结果给刘师傅一叫吓得腿软了,还把摔倒花盆上。”张月一边哎声叹气说道。

  “怜儿倒是觉得小姐,好可爱,但是,小姐为什么要练武功,过几年小姐便能出阁了,还怕人家欺负小姐吗?未来姑爷爷会保护小姐的啊。”

  张月一听说是嫁人脸就红了,娇娇的说“你这丫头,还没有嫁人呢,就跟我说这事是不是你想嫁人,给我暗示啊,说到底是哪个小子跟本小姐抢人,我叫爹爹去教训一下他,不知道的还 以为我没本事,”

  “小姐哪里有啊,我是全心全意跟小姐你的。小姐不跟你说了,我去拿点点心给小姐,”说完就冲出去了,张月趴在桌子上笑哥不停,一会,张月想到了那面容,自己开始喃喃自语。

  张月老是在脑中想“如果我长大了,你会不会与我长相厮守,你会不会爱上我,你会不会与我浪迹天涯。”特然想到这些,有个问题她无视了,就是焱鸿都没有见过她,她便想这么长远了。

  “姐姐,姐姐。你在不在?”张月想都不用想就是她的小妹妹来找她了,人没到声都能传到整个大院了,就数着小妹,张安儿。刚刚想张开口说在,还没有出口,就看见那粉红的小人儿奔到身上去抱着她。

  “姐姐 。我叫你怎么不答允我啊?”张月想说,“你都不给我开口的机会,怎么答你。”

  捏了捏那为了赶着跑来找她,因气喘得通红的人儿,不说什么这个家里就这小妹最可爱,所以她最疼这妹子。

  “娘亲说要去拜佛,过些儿天就去,说是给哥哥求个平安符。”

  张月她哥哥因为给她爹爹打了出去,却负气不回家,找也找不着,要是爹爹那天就给哥哥去从军,也不会这样。

  但是从军的事可大可小,战场上刀剑无眼,要是一不小心就 没命了,爹爹怎么肯给哥哥去从军呢,哥哥还没有成亲,哥哥老是想着给国家报效点力,但是他没有想到。爹爹居然打了他。

  古言说得好打在儿身痛在父母心,谁会让自己儿子去送死,平常娇滴滴的大少爷,去当军,那不是白白送命是什么嗯知道了。

  “安儿那些丫鬟呢,怎么让你一个人跑来了要是路上摔着怎么办。”

  "姐姐莫怪。是我让希姐姐去娘亲那里给娘亲送汤去了”

  张月觉得自己都忘记了这些天没有娶给娘亲请安,娘亲自从哥哥走了都瘦了好多,得多补补身子。

  张月便叫怜儿说去街上给母亲买点好吃的,娘亲就是爱吃福楼的,点心和菜。于是就带着怜儿一起走,刚刚走出门口。张安儿像是鬼一样。从傍边奔出来。

  “姐姐,带 我一起去,不带我。。我。。我。。。我就哭,”

  话还没有说完就哭了,张月瞬间就没话可说,"在哭就就有坏蛋来抓你买了,走”

  安儿一听姐姐要带她出去玩,她马上就不哭了搞得张月哭笑不得,这丫哭得也萌,哈哈哈,可爱到极点了。

  出了门的她,也有点疯平常都是跟大人出来的玩都不许玩,带了个小妹,小妹都没有出过来,安儿却睁着黑溜溜的大眼睛。对外面的新鲜事物吸引,因为小妹从来没有出过门,娘亲在家都不爱出门的,出来都是祈福,或办年货,一般妇道人家都不怎么出门,父亲经商的也不会带女儿出门。

  说是巧,不如说怜儿她娘带着怜儿,看完病就在这里等着张月她娘亲,想对她们说谢谢救命之恩。

  怜儿他娘一把冲上去吓得车夫都差点掉魂了,车夫也是个 淡定的人儿,赶紧勒住马,这才定下。

  车夫以为她又来要钱,声音上未免有点气,道,"你这妇人,不知好歹,又跑来跟我家夫人要钱,惊着马没事,要是惊着我家夫人,你掉十个脑袋都不行”。

  怜儿她娘解释道“这位大哥,我这次不是要钱的,我是带女儿来给这位夫人道谢的,谢谢她救了我的女儿,”

  张月她娘一手撑着帘子,说没事,看了看怜儿她娘,看见她身边的怜儿,还是那样病的像没了个气那样,还水灵水灵的,眼睛挣带了看张月她娘,说

  “娘这就是你刚刚给我说的救命恩人,吗.?"

  怜儿跪了下来,“谢谢漂亮的姐姐救民之恩,” 一下子把刚刚的尴尬的气氛破坏了,女人嘛就是喜欢甜言蜜语,

  张月她娘这是蛮年轻的,二十来岁,漂漂亮亮的一个美胚子,十多岁就许配给张月她爹了,这二十来岁就是三个孩子的娘了,这声姐姐,叫的她心花怒放,还是给一个孩子叫声姐姐。

  “好,好,好”

  张月听见她娘笑那么开心抬了帘子看,看见上次那个妇人,还带着个孩子,看着她眼睛大大的还蛮可爱,说“娘,我要她陪我玩,我要她陪我玩,"

  张月他娘心情大好,女儿这样一说,也没什么意见,便叫怜儿娘亲进了府中。

  更tX新最》快s上15酷匠、@网F

  可惜第二年怜儿娘亲就病死了,张月长大慢慢懂事了,觉得怜儿可怜,就把怜儿带身边,一直几年都是她侍候着张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