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朱的话让我有些怔住了,半晌之后不停地用焦虑的目光扫视着整个房间,似乎有个幽灵正潜伏在房间里面似的。

  我眯着眼睛看着谢东,嘴巴张大大大的,惊恐的朝着后面退了两步,扑通一下道坐在沙发上,嘴里不停地喘着粗气。

  “你....你没事吧”谢东说话的口气有些吞吐,脸色也很是苍白,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的他,这种反应也确实很正常了。

  我低头看了一眼晕倒在地板上的女人,足足愣了好几秒钟,才缓过神来,朝着谢东说到“你帮我将这个女人送到医院去一下,我要先回警局一次”

  谢东没说什么,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不一会120的救护车就来了。

  将女人送上救护车之后,我也马不停蹄的拿着那个装着人皮的玻璃瓶到了警局。

  这个时候的警局,早就忙的热火朝天,不停有人从我身边走过,可是也不知道是因为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还是怎么的,我感觉自己脑袋昏沉沉的,仿佛行尸走肉一般,好几次都撞到了同事。

  回到自己的格子间,老朱走到我身边,拍了拍我的肩膀,问我没事吧!

  我用手使劲的搓了搓脸,整个人才感觉稍微清醒了一点。

  “没事!”我上舒了一口气说到。

  “王坤是怎么死的?”我抬头看了一眼老朱问道“还没出结果,今天早上他还在局子里面,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出去了,后来就没人知道他去哪里了?今天下午的时候,有人来报案!说是在垃圾堆旁边发现一局男子的尸体,我们派人去才发现是王坤的尸体。”老朱轻声的叹了口气,有些惋惜的说到。

  “什么?”我怔住了!

  “死了!死了!”我嘴里轻声重复着这么一句话!

  “今天早上是我和王坤出去了,可是后台他消失了,我没想到他竟然就这么死了!”我恍恍惚惚的说道,心里像是被猫给狠狠挠了一下似的,怪难受。

  老朱也是一愣,赶紧朝着四周鬼鬼祟祟的看了一圈,这才俯身在我耳边低声说道“这件事情你千万不要跟别人说,不然会有大祸的!”

  我猛然抬头,惊恐的看着眼前的老朱,觉得更奇怪了,为什么这件事情不能跟别人说呢!

  可是不知道当时是为什么,我竟然朝着老朱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

  “你还是先回去休息一下吧!看你的样子也太憔悴了,我去帮你请个假”

  老朱说完就朝着局长的办公室走去,不一会从里面出来,带了一张请假条,扔到我桌子上,说到“先回去休息一下,有什么消息会通知你的”

  我也知道自己现在这种状态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接过请假条就离开了局子里面。

  走出警局,站在大门口足足愣了有半分钟,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总是有着一种奇怪的感觉,总觉这次出了警局,就再也回不去了!

  就在这个时候,手机响了,我拿起手机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以前没有见过!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按通了接通键。

  “刑天吗?”电话那头是个女人的声音,这让我有些突兀,愣了一下回答道“是的,是我,请问你是?”

  “我是谢东的女朋友!请问你知道我们家谢东去哪里了吗?”

  “谢东?不是在医院吗?你没给他打电话吗?”

  “他给我打了一个很奇怪的电话,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然后再打电话过去就没人接了,我现在很担心”女人的口气之中充斥着焦虑。

  我当时没怎么当回事,心想着,谢东那么大一个人了,自己去哪里了也有他的想法。

  我跑到小卖部去买了包香烟,买烟的时候,不知道为啥,那老板娘抬着头,将我浑身上下扫视了个遍,眼神很是奇怪,似乎在看什么怪物似的。

  “你要什么烟!”老板娘转过身不在看我。

  “玉溪吧!坤哥他们就抽这牌子”我顿了一下说道“你以前没抽过烟?”老板娘将烟放到我手上问道“二十!”

  “抽过!”

  “再拿个打火机”

  *酷B匠网f正Y:版w&首H发(F

  接过香烟,轻车熟路的点燃,放进嘴里猛地吸了一口,尼古丁的刺激让我感觉整个人都有些恍惚。

  付了钱之后,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里的,不知不觉,恍恍惚惚的就到了自己的房间门口。

  说实话,走到自己家门口的时候,我脑袋里面一下就浮现出女人嘴里说的那个奇怪人偶,耳边仿佛真实的回荡起那个奇怪的嬉笑声,让我不由的浑身打了冷战。

  我愣了一下,看了看眼前这个有些生锈的大门,总感觉这个门仿佛一张深渊巨口一样,正张大着,想要将我一口吞下。

  掏出钥匙来,嘎吱一声将门给打开了。

  房间里面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房间里面充斥着一种奇怪的味道,有些难闻,有些呛鼻。

  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太多,我感觉自己脑袋快要炸开了,我晃晃悠悠的走进客厅,坐在沙发上捏了捏鼻梁,揉了揉眼睛。

  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感觉地上似乎有个影子在晃动,我愣了一下,下意识的伸手推了一下,却意外的摸到一只人腿。

  我连滚带爬的从沙发上摔了下来,碰倒了茶几上的杯子,哐当的一声脆响,满地的碎屑。

  趴在地上动也不敢动,抬头恐惧的看着上方。

  人!一个人!一个男人!

  他正悬挂在我沙发上方的吊扇,脚底刚才离我的头顶不过一尺之遥。

  我不敢相信我的眼睛,就算现在看来也是心有余悸,黑漆漆的客厅里面,一个男人是身体正悬挂在客厅正中间,正随着一个奇怪的幅度不停的摇摆着,可是此时的房间里面却没有风。

  男人已经完全僵硬,看起来仿佛是商店里面的人偶一般,隐约的可以看见一条绳子,将男人和天花板链接在一起。

  男人的身体晃晃悠悠的转了过来,男人的面目让我目瞪口呆。

  我瞪大了自己的眼睛,抬起手啪的一下打在自己脸上,剧烈的疼痛感告诉我这并不是幻觉。

  “谢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