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知道我当时有多害怕,我不停的叮咛着自己,别慌别慌,可是汗水还是一股脑的从脑门冒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我咕咚一声吞了一口口水,想要过去看看,纸盒子里面到底是什么,可是这腿仿佛是灌了铅一样,怎么也迈不开。

  “别怕,别怕”我不停地使劲握紧自己的手掌,再松开,反复做了几次,指甲划破皮肤深深的嵌入肉里面,此刻的我却完全不知道疼痛。

  愣了好半天,纸盒子里面的响动越来越大,整个盒子都开始不停地颤抖了起来,似乎有什么东西正要从里面钻出来似得。

  我手足无措的愣在原地,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连基本的反应都忘记了。

  “救命!!救命!!”

  正在这个时候,一个奇怪的声音从纸盒子里面冒了出来,我愣了一下,下意识的朝着旁边看了一下,想寻找一下声音的来源。

  可是环视了一圈,目光还是最终落在了纸盒子上,这声音,分明是从纸盒子里面传出来的啊!

  我不敢继续想下去了,从纸盒子里面传出来的,说明了什么?难道纸盒子里面装着一个人吗?

  一个人!!!

  我脑袋嗡的一下就炸开了,再次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纸盒子,半人高,大小确实能将一个人给装进去,而且听这个声音,里面似乎还是一个女人!

  纸盒子,王坤,女人!

  这几个字仿佛咒印一般在我脑袋里面不停的漂浮着,这一切到底有什么联系?王坤到底消失到哪里去了?

  "救命,救命啊!"纸盒子里面的呼救声有些含糊不清,似乎是被人塞了东西在嘴里面这个时候的我,也不能等了,管他到底怎么回事,我赶紧跑过去,将纸盒子给拆开。

  拆开纸盒子的那一瞬间,纸盒子里面的一幕却让我有些愣住了。

  纸盒子里面装着一个全身被五花大绑的女人,女人的嘴被一块封口胶给封住了,说不出话,只能支支吾吾的不停挣扎。

  女人看见我似乎很是害怕,虽然嘴里面说不出来,可是从女人的眼神中,我却看出女人那来自身体内心的恐惧。

  我愣了一下,赶紧将女人给扶了起来,将绳索和封口胶给取了。

  女人的情绪很是激动,对我也很是抵触,不停地用手捶打我,让我不要靠近她,还说让我不要杀她!。

  我一下有些愣住了,杀她?难道她是被人追杀?可是追杀的人为什么要将她打包送到我这里来呢?

  我想不明白,对于眼前这个谜一样的女人,甚至我都不能确定她说的是不是真的。

  我废了好大的功夫,最后亮出了我的警官证才证明了我的身份。

  女人坐在沙发上,啥也不说,就是一个劲的哭,我问她怎么回事,她说她自己也不知道,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在纸盒子里面了。

  “醒来之后?”我嘟囔了一句“那你醒来之前呢?”我问道女人突然停住了哭泣,抬头愣了一下,眼神里面充斥着一种很是奇怪的东西,我说不清楚那到底是什么,应该算是一种迷茫。

  “不知道!”女人回答道、。

  “那你叫什么名字?哪里人?这总知道吧!”对于女人的回答,我感觉有些无语。

  女人低着头,似乎在沉思着什么,半晌才抬起头来,眼角泛着泪花。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自己是谁,是哪里人,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女人咆哮了起来,哇的一下就哭了起来。

  这下倒让我无语了,我最见不得女人哭了,她这一哭,我还不知道怎么办了。

  这女人失忆了?我心里有些疑惑!微微抬头看了一眼眼前这个女人,可是我抬头的一瞬间,却发现这个女人也正用自己的余光撇着我,当看见我抬起头的时候,女人却瞬间将头低了下去,不停地抽泣了起来。

  我这下心里更嘀咕了,这女人有问题,而且有大问题。

  女人哭了一会,估计累了,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径直朝着我房间的洗手间走去。

  “你到哪里去?”我问道。

  “上个厕所”

  话音刚落,女人便转身进了厕所。

  看着女人的背影,突然感觉有些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似的,可是在哪里见过?我却想不起来。

  总不可能是在梦中吧。

  就在这个时候,房门突然响了起来,也不知道是谁在外面敲门,我伸出手使劲的搓了搓自己的脸,这才走到门前,将们给打开了这门刚一打开,一个急匆匆的身影就突然从门外面冲了进来。

  “谢东,你干什么啊!”

  谢东是我在这里住的时候认识的一个家伙,关系还不错,平时看见了也要打招呼。

  更~A新K最`l快。上;酷%!匠网E

  “尿急,快点,你厕所在哪?”谢东脸憋得通红,看样子是憋得不行“你尿急,去厕所啊,”我鄙视了一下这家伙。

  “他妈的,我这不是第一次来你家吗?我哪知道你厕所在哪里”

  谢东这一句话,一下让我给愣住了,对啊,谢东是第一次来我家,所以不知道厕所在哪里,那个女人的呢?为什么她直接就进了厕所,甚至都没有问我!

  难道她来过这里?对这里熟悉?所以刚才才会像在自己家里面一样,不用问我就知道厕所在哪里?

  我感觉自己仿佛被闪电劈中了一般,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浑身都不停地打着颤抖。

  “你怎么了?没事吧”谢东推了我一把问道“没....没事”我回过神来,吞吞吐吐的问道。

  “厕所在哪!”

  我指了指厕所的方向,这家伙立马跟脱缰的野马一样飞奔而去。

  说来也巧,谢东开门的时候,那个女人正将门给打开。

  谢东看见女人先是一愣,然后转过头来朝着我不停地嘿嘿嘿贱笑,还竖起一根大拇指。

  我知道这家伙肯定是想多了,不过我也没说什么,转身走到沙发上坐了下来。

  “过来坐吧”我朝着女人挥了挥手说到。

  女人不知道我要干什么!不过也没多说什么,直接走到我身边坐了下来。

  “你到底是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