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只是一个长方形的土堆而已,无人守护,无人管理,旁边有几株大树荫蔽,要不是我看的仔细,还真没有发现。

  坟墓前面还有一堆没有燃尽的冥币,我伸手摸了一下,还是温热的,看样子应该是才走不久,王坤看见我站在坟前,半天也没啥反应,就朝着我吼了一句干啥呢!快点回局里了。

  我没理他,转过头来看了一眼墓碑,那是很简陋的一块木头做的,上面用一些奇怪的文字,写了些什么,文字歪歪扭扭的,不像是我们现在用的汉字,看起来倒像是有点像古时候用的隶书,我也不确定,于是朝着王坤使劲挥了挥手手,让他赶紧过来一下,以前在局子里面经常听同事谈起王坤对于古代历史的研究有多么透彻,今天也算是让我来实地检验一下。

  王坤走到我面前,颇为不耐烦的瞅了我一眼,问我啥事,看见他那牛逼哄哄的态度,我一下就不爽了,心里不停地咒骂着,可是还是平静的说道。

  “坤哥!你看看这墓碑上写的啥玩意儿?我不认识这字”

  王坤没搭理我,直接蹲下来,用手抹了咿呀墓碑上的灰尘,一字一句的读了起来。

  “亲爱的儿子!!!”

  王坤嘴巴才张开,却又突然戛然而止了,我以为是他不认识写的什么,心里别提有多爽了,心里不停地嘀咕着,他妈的,你不是吊吗?不认识了吧!

  可是当我转过身来的时候,却看见王坤的脸色变得格外苍白,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墓碑,脑袋上的汗水不停地朝下面流淌着,嘴角不停地抽搐着。

  当时我一下就愣住了,第一反应就是王坤是不是有神疾病,现在突然犯病了,于是赶紧推了推王坤。

  “你没事吧?坤哥?”

  王坤过了好半晌才反应过来,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此刻的王坤看起来很奇怪,眼神里面似乎充满和恐惧,可是却有在极力掩饰着什么,汗水从额头上一直滑落到眼睛里面。

  “没....没事”

  王坤吞吞吐吐的说道,然后站起身来,径直的朝着外面走去我也不知道他只是在唱哪出,可是看见他这个样子,我也没敢问,于是就跟在他后面,出了坟场。

  回局子的路上,我和王坤一路都没说话,车里面的空气压抑的有些让人受不了,我赶紧掏出手机来刷一下微博。

  刚一打开微博,就提醒我有消息,我打开一看,正是那天晚上加我的那个美女(虽然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美女)信息很简答,只有短短的一行字。

  “你是刑天吗?”

  看见这么一行字,我一下就楞住了,他怎么知道我的名字,难道是我认识的人?可是既然认识我的人,为什么我不知道他是谁呢!

  我赶紧回到,说我是,问她是谁,然后等了半天,也没人回我,我百无聊奈的收好手机,转过头来看了一眼王坤,这个时候王坤脸色也是一脸严肃。

  “小刑!!”车刚停在局子的院子里面,王坤头也不回的喊喊道我的名字。

  “啥事?”我问道。

  “你还是别跟这个案子了!我去给你申请一下,中不?”王坤说道。

  酷匠网首7发V

  我狐疑道“为啥?”

  对于王坤突然这么说,我其实不觉得奇怪,因为这家伙一直认为我在给他拖后腿,他想甩掉我这个拖油瓶也正常,可是你说走,就走,以为我是谁啊!

  “不行!”我斩钉截铁的说道。

  王坤也没有在说话,而是将车窗摇开,从包里面掏出一支烟来,哗的一下点燃,然后放到嘴边猛地吸了一口。

  “你知道今天那个坟墓是谁的吗??”王坤从嘴里吐出一个烟圈,脸色沉重的说道。

  “谁的?”我早就想问他墓碑上写的什么,可是刚才一直米机会。

  “就是我们发现那巨溺死的家伙,周震的”王坤沉思了一下说道。

  “啥?周震的?”

  听王坤这么说,我脑袋轰的一下就炸开了,尼玛那里面买的周震,那河里面那具浮尸是谁?如果那具浮尸不是周震,那他为什么会有周震的身份证?既然周震早就死了?为什么那个老太婆没有向我们说明呢?还有一个最奇怪的问题,为什么这些案件都有个充气娃娃呢?

  一系列的问题一下就从脑袋里面冒了出来,我感觉自己脑袋都要崩溃了。

  这样棘手的案件,恐怕就算福尔摩斯来了,也不一定能搞定吧,小说里面我也没见过这么复杂的。

  “你知道墓碑上刻着的时间是多久吗?”王坤再次开口了。

  “多....多久”我咕咚一声吞了一口口水问道。

  “1990年,距离现在已经快15年了”

  “嘶”

  一口凉气倒吸如肺,我感觉似乎整个人被闪电劈中了一般,浑身不停的颤抖着,事情太诡异了,太奇怪了,几乎不能用常理来形容。

  一个死了快15年的人,为什么身份证会在另外一个人的身上出现?

  王坤一根烟吸完后,就直接下了车,进了局子里面,留下我一个人在车上,脑子跟塞了一团乱麻似的,迷糊的不行。

  我在车子里面呆了一会,也下车进了局子,回到自己的格子间里面,我刚坐下,一个穿红色衣服的小伙子就从外面走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一个长长的盒子,不知道里面装着什么东西。

  只见,小伙子拿着东西跟个同事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只见那个同事竟然朝着我这里指了指,我当时也是一愣,心想难道还有谁给我寄东西吗?

  那小伙子朝着我这里看了看,拿着手里的长盒子就朝着我走了过来。

  “请问是刑天先生吗?”小伙子很是有礼貌的问道我说是,然后他将手里面的长盒子放在我的的桌子上。

  “这里有你的一个包裹,你签收一下”

  我看了看这个包裹,是用那种硬纸板盒包装好的,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我看了一下寄件人的地址,是从tj市寄过来的。

  tj市我还是熟悉,我大学就是在tj读的,可是现在谁还会从tj给我寄东西呢?难道是萧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