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张玩具人偶的照片,或者说就是一张充气娃娃的照片,看起来似乎是被水浸泡了很久似的,身上都长了一些毛茸茸,类似青苔的玩意儿,看起来怪怪的,也很恶心。

  “怎么又是充气娃娃!!”我就像被雷劈中了似的,浑身颤抖的不行,几乎是嘶吼出了一句。

  太怪了,太怪了,为什么每个案子都会被出现这个充气娃娃,到底是巧合还是怎么回事?

  王坤估计也料到我会有这个反应,脸根本不变色,将文件从我手里拿了过去,伸出一只手来拍了拍我的肩膀,示意我放松一下。

  我竭力平复着自己的情绪,可是一闭上眼睛,充气娃娃那张夹杂着死者鲜血的脸就像放电影一样,在我眼前不停的晃啊晃。

  “死者被发现的时候,身上就被绑了这么一个充气娃娃”王坤一边开着车,一边说道。

  “法医查出死因是为什么了吗?”我稍微平复了下自己的心情,赶紧问道。

  “死因不明!!”

  “什么?”

  “死因不明?”

  我突然感觉有些荒诞,不管你是腻死?窒息而死?流血过多而死?不管你怎么死的,总有个死亡原因吧?只要是死人,都有个死亡原因吧,死因不明是个什么意思?

  “死者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伤痕,没有任何致命伤,不像是被人投河,胃里面也没发现任何有毒物质”王坤继续说道,脸色却变得阴沉了下来。

  “那知道死者的身份吗?”我紧接着问道,要是平常出现案子,我都是能不过问,就尽量不过问,免得给自己找事,可是这几天的案子太奇怪了,我怎么也想不明白。

  王坤似乎没料到我这么积极,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随后说道。

  “从死者身上的身份证得知,这个家伙事隔壁镇子上,一个叫莲花村的农民,我们现在就去那里看看。”

  车子行驶了一会,我们就来到这个叫莲花村的地方,我们的车子刚一停在村口,从村子里面出来的几个妇女就朝着我们不停的指指点点,搞得我浑身都不舒服。

  王坤走到我身边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走吧”

  按照死者身上的身份证,我们来到了位于莲花村五组的一个住户的门口,这是一幢典型的农家小院,一栋木质小房被一圈篱笆给围了起来,篱笆边还被人栽种着一些不知名的花草,看得出来,这家主人还挺有情趣的。

  我抬腿就准备进院子,可这步子还没迈出第一步,就被王坤一把给拉了回来,王坤用力很大,差点将我给直接拽摔了。

  “干嘛啊!”我有些不耐烦的问了一句。

  王坤没说话,只是朝着对面努了努嘴,我朝着他努嘴的方向看去。

  哎呀,妈呀,好大一只狗。

  一只大黑狗,一只黑得象煤炭似的大猎狗,但并不是一只人们平常看到过的那种狗。它那张着的嘴里,露出一口比刷了冷酸灵还棒的牙齿,眼睛也亮得象冒火一样,嘴头、颈毛和脖子下部都在闪烁发光。

  它这么看着我和王坤,我和王坤也这么直勾勾的看着他!两人一狗,就这么在这里无声的对峙这,看起来有些滑稽。

  “请问有人吗?”我咕咚一声猛吞了一口口水,朝着院子里面喊了一句。

  我刚喊这么一句,那狗就像听得懂我说话一样,抖了抖身子,朝着我和王坤瞥了一眼,就离开了。

  “我勒个擦,这么大只狗,看着怪渗人的!!”我心里忍不住嘀咕道。

  ●●酷匠9网唯P一v正版&,*其…}他(都Z~是L盗-9版J

  过了好半晌,才从小木屋里面,出现一个摇摇晃晃的佝偻身影,一个老太婆从木屋里面探出身子,拄着一根木棒摇摇晃晃的走到院子里面,将院子的篱笆给打开了。

  “进来吧!!”老太婆说了这么一句话后,就头也不回的进了屋子。

  我和王坤都是一愣,这老婆似乎知道我们要来似的,也没问我们是谁?也没问我们要干啥,真是奇怪了。

  我和王坤颇有深意的对视了一起,彼此之间也没说话,径直的就进了院子里面,刚一迈进院子里面,也不知道是怎么的,我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说不清是什么味道,只觉得很香,似乎在哪里稳过似的,可是却一时想不起来。

  “走啊!你愣着干嘛?”王坤转过头来朝着我喊道。

  我哦了一句,然后疾步跟上了王坤,小木屋里面很暗,黑漆漆的,看起来就像傍晚的时候,王坤站在房间里面不停地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出于职业习惯,我也朝着房间里面不停打望着,一个很平常的堂屋,房间中间墙壁上挂着一张毛主席像,周围放着一些木质的小板凳,看起来跟平常人家没什么不同,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奇怪的东西突然映入我的眼帘。

  一个香水瓶,没错,就是一个香水瓶,瓶子是紫色的,看起来像是紫水晶一样,很漂亮,可是这香水是谁的?不可能是这老太婆的吧?

  正在这个时候,老太婆突然从里屋出来了,这个时候我才真正的看清这个太婆的样子,满头的白发,佝偻着身躯,衣着很是朴素,说不上好看,可是给人感觉却很舒服。

  “你好,我们是警察局的!”老太婆一出来,我就赶紧说道,然后将自己的警官证从包里面掏了出来。

  老太婆朝着我笑了下,啥也没说,只是将我手给推了回去,然后摆了摆手说道“别拿出来了,我也不识字”

  老太婆推我手的时候,我突然发现一个很奇怪的事情,老太婆明明看起来已经七八十岁了,可是手上的皮肤却很是光滑,跟十七八岁的小姑年似的。

  王坤估计是怕我说错话吧,拍了拍我的肩膀示意让我先出去一下,可是我没动,还直接找了个凳子坐了下来,尼玛外面那么大只狗,你让我出去,我才不出去。

  王坤见我没动,也是眉头一皱,不过也没有多说什么。

  “你们是来找周震的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