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进局子没见王坤像往常一样在门口抽烟溜达,队里的都撇撇嘴和我示意他在审讯室呢!并且心情不太好!

  我一边喝着豆浆一边琢磨着一大早他审讯啥人啊?这不知不觉就走到审讯室门口,我猫着身子往门缝里瞅,突然就听到哐当一声踹桌子的声音,我手一抖豆浆差点撒地上。

  “你他妈给我老实说到底是不是你做的?!”王坤声线本就浑厚,加上他肺活量大又带着火气,整个审讯室都给震了一下。

  我犹豫着还是敲了敲审讯室的门。

  ~酷、x匠gH网¤唯一yr正版\o,6其t他r(都《I是盗O版Wn

  “进来!”

  我一进去,就看见王坤叉着腰半坐在桌子上,记录本散成一页一页飞的到处都是。

  王坤见是我,朝角落撇了撇嘴,我这才看到地上蹲着个人,蹭亮的光头,身形也很眼熟,这不是昨天那个光头吗?

  王坤点点头。

  他走到桌边拿起自己的茶缸,朝嘴里猛灌了一口,然后走到光头跟前,喷了光头一脸水。

  “骨灰盒是你埋墙里的吧?”

  听王坤这么说,我心里一下就明白了,心里在仔细一想,从我们到达案发现场,到光头在外面鬼鬼祟祟的偷看,再到发现骨灰盒,就算人不是他杀的,但我敢肯定他和这事儿一定脱不了干系!

  我忽然就想到昨天王坤发现光头时火箭一样追出去的样子,不管从警觉度还是断案能力都让我佩服,我特向往自己又一天也能成为像王坤一样的“老油条”!

  心里这么想着,我也走到光头面前,蹲下身子来拍了拍光头的肩膀,做出一翻语重心长的样子说道。

  “你就别狡辩了,我们都掌握证据了,你自己坦白还能得到一个宽大处理的机会,不然,你知道你这是什么罪名吗?故意杀人罪!是要判死刑的”

  这句话一说完,我就觉得自己简直机智的不行,我们这小地方没出过什么命案,这种跟刑侦剧里学会的台词自然没机会显摆。

  其实说实话,尼玛我们要是有证据还这里跟你扯毛啊,直接就下拘捕令了。

  果然不出我所料,胖子听我这么一说,脸的被吓白了,但明显他还在挣扎着什么。

  “我只给你最后三个数,要是再不说,你就不用再说了”王坤一看有效,也是添油加醋的说道。

  “一”王坤站在一边,伸出一根手指,故意将尾音拉的老长。

  光头把脸埋的更低了,看不清表情,仍然抱着脑袋不说话,紧紧的靠着墙壁,但我发现他身子抖得越来越厉害。

  “二”

  王坤估计是有点烦了,直接转过身去,懒得看光头。

  看光头一副斗争到底的样子,我也急啊!尼玛就怕嘴硬的啊!

  “你快点说吧,我们老大脾气可不好,到时候直接给你结案了,到时候你连哭的机会都没有!!”我怕光头不听,又加了一把火。

  “三!”王坤话音一落,猛然转身,朝着光头走了过来,一把抓住光头的衣领,眼看一拳就要上去。

  “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你到底说不说?”

  就在这个时候,那人突然身子一软沿着墙瘫坐下去了,浑身不停地抽搐着,眼睛翻得全是眼白,嘴里呕着白沫,像是癫痫病犯了。

  王坤虽然嘴里骂着但还是赶紧蹲到地上给他急救,我看他用力掰着光头的额头和下巴,挺吃力的也没顾得上叫人就直接过去照着王坤的样子也去弄。

  以前没发现这光头劲儿这么大,王坤已经转去控制他的手脚,我怕他咬到舌头,心一横直接把手伸进了光头嘴巴,让光头咬着我的手。

  光头一口咬上来,那力道疼的我想死的心都有了,本能的就要把手往外拽,因为我感觉再咬下去我他妈这只手就废了!

  恰好这时王坤从旁边拿来了一个木棍,才将我的手给替换了出来,这个时候外面的同事也进来了,将光头给送去了医院。

  王坤走到我身边,拍了拍我的肩膀,很是意味深长的说道。

  “你小子,行,不错”

  这是我来这局子里面这么久以来,第一次听见王坤这么夸我,心里一下乐的不行,可是又觉得做人该谦虚,于是很是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

  过了一会,光头被同事从外面带进来了,背后还跟着一个穿白大褂的女人,好像是附近一个小诊所的医生,名字我记不得了,只知道当时大家都叫他霍姐。

  王坤把我交给了这个叫霍姐的女人,并简单交代了大概过程,压根就没给我讲话的机会,我就跟个小屁孩一样呆站在他旁边。

  我跟她进了去了她家诊所,那是一个很小的诊所,看起来有点象,我们老家街上那种野诊所,门口挂着“霍家诊所”四个歪歪扭扭的字。

  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我看了看她家诊所里治些小病小患的东西倒是齐全的很。

  记得以前听局里的说她是结过婚的,可是好像不知道为什么离婚了。

  霍姐坐到我身边,开始给我做消毒,我近距离看着她,才发现还真是个大美人!

  双眼秋波闪,皮肤白如玉,玉手十指尖,让我看的有些入迷了“干这行挺危险的吧?”霍姐用沾着酒精的药棉给我擦着手背,问我的时候还噙着一抹好看的笑。

  “啊!!”我半晌才反应过来,看了一眼霍姐,脸唰的一下就红了。

  “还...还好!!”我吞吞吐吐的回答道,眼睛却不知觉朝着霍姐的大腿瞥去。

  “刚才那个人到底犯了什么事啊?”她说话声音很轻,加上声线有点嗲,倒不像是个结过婚的熟妇了。

  我陶醉在她轻柔的动作里,就没做声。但她好像特别想知道的样子,又追问了一遍,那样子甚至有点迫切?

  “你问这个干什么?”我反问道。

  她估计本来在等我回答来着,可我却反问了这么一句,手下动作一滞,愣了一下。

  “没...没怎么啊,我看他将你咬的这么严重,就忍不住问问啦,好奇心而已”

  我哦了一声,说他杀人了,我感觉到拿药棉的手很明显的抖了一下,原谅我职业的敏感,从眼前这个女人对光头的好奇到追问,我可以很负责任的说他们认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