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间里面的老汪仍保持我出去时的姿势,蹲在尸体旁来回翻看取证,而王坤站在一旁,满脸的愁容,似乎很是紧张。

  “怎么了?”我疾步走到王坤身边低声问道。

  “什么怎么了?”王坤抬起头一脸疑惑的问道。

  “不是你叫我进来的吗?”

  “我什么时候叫你进来了?”

  听王坤这个口气,在看看他一本正经的样子,不像是在说谎啊,而且他也不是那种无聊到逗我玩的家伙啊,可是刚才我明明在外面听见有人喊我啊!那是谁在喊呢?

  酷X匠\2网I首发k

  正在这个时候,天色却突然暗了下来,似乎已经到了傍晚似的,可是我低头看了一眼手表,时间清清楚楚的指在三点,这个时间明明离天黑还早啊……

  一直在观察尸体的老汪突然站了起来,托了托自己的眼镜,沉默着不说话,脸色很是难看。

  “看来,我们还遇上事了!!”老汪嘴里低声说道。

  我当时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就是觉得怪,心慌的不行,就希望这事情立马结束,甚至希望早上压根就没跟局里出警。

  这种感觉我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有,心里说不怕,那是吹得,小腿早就抖的不行了。

  不一会,天色已经完全的暗了下来,从我们头顶那唯一的一扇窗子,竟然还透射进来丝丝月光,将原本伸手不见五指的房间,照亮了一些。

  “咕咚!!”我猛吞了一口口水,朝着王坤的方向移了移身子,可是又不想被王坤笑胆小鬼,于是又将身子移了回来。

  “雪儿,将我的东西拿来!!”我还没反应过来老汪要拿什么东西做什么,就见雪儿已经朝他们来时坐的那辆车跑去。

  我就站那儿看着她,却发现她半天愣是没拽开车门,没等我在心里骂她蠢哭,她就已经和我求助。

  好好的车门怎么会打不开?我虽然觉得古怪,却也没多想,直接跑到雪儿旁边,跟着她一起拽门。

  可是奇怪的是,这门似乎被什么巨大的力量给死死吸住了一般,无论我们在外面怎么拉,怎么撞,愣是没反应。

  “怎么回事?”王坤见我们半天没把东西拿来估计也是急了,也跑过来帮我们开门。

  “这门.....不知道为什么....打不开了”

  “别拿了,先回来!”王坤说完便转身回了现场。

  我看了雪儿一眼,雪儿脸色不太好看,脸色惨白惨白的,也没吱声就跟着王坤走了,我一看情况也就只能跟着进去了。

  现场死者尸体已经收敛完成,老汪在一旁桌上鬼画符,不知在干啥,我不经走近细看他,总觉得老汪脸上泛着一层红光,跟他紧张的表情丝毫不协调。

  我顺着他脸往下看才发现他背上手上也都漫着血红色的光晕,这血色一路蔓延到桌上,地上,最后将整个房间映照的血红一片,诡异异常。

  不一会儿,我看他突然停住,侧脸悄无声息的看了我一眼,那眼神空洞洞的,我一个激灵朝后退了两步。

  他倒没再理会我,只是给了我们一人一个符纸类的东西,告诉我们好好保存,必要的时候护在胸口,能够保命。

  我拿着这张破纸,看了好几遍,除了上面那些奇怪的符文,其余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说实话,我宁可信腰上的这把枪,也不愿信这张破纸能保命。

  正在这个时候,突然从隔壁传来一个年轻女人凄厉的尖叫,那种尖锐刺的我耳膜生疼,连着心都在疼。

  我衬里的背心早就湿透了,心里跟安装了一个跳蛋似的,砰砰砰的跳个不停。

  “刑天……”

  正在这个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这个声音很熟悉,非常熟悉。

  “萧玉??”我愣了一下,以为自己听错了,可是那个声音明显是我前女友萧玉的声音啊?她怎么会在这里?

  “萧玉?是你吗萧玉?”我朝着那堵墙试探性的地方喊了一句。

  “是我!你快来找我啊!我在这呢?”萧玉熟悉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我心里似乎被什么东西给蒙蔽了似的,脑袋也变得昏沉沉的,不自觉的迈动了自己的步子,朝着前面一步一步的走去。

  “刑天!你干嘛!!别去!!”

  我当时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清醒的时候就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王坤这时就站在我身边,一只手拽着我胳膊肘,另一只手还保持着抽我后的手势。

  我抬手搓了搓发烫的脸,头还是有点晕乎乎的,脑子里萧玉还在断断续续的叫我,加上最近常做的那个梦,这种感觉让我非常不好。

  突然老汪大喝一声,让我们快将符纸护在胸口,这时我也彻底清醒过来。

  只见他往前猛走了两步,用符纸摆了一个八卦阵,嘴里还絮絮叨叨的念着什么,招式还真是像模像样的。

  就在此时,房间里面竟然隐约传来一阵诡异的脚步声,滴答滴答,清脆而响亮,听起来像是女人穿的高跟鞋的声音,门不知什么时候被关上了,脚步声回荡在这个密闭的凶案房间,听起来霎是恐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