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章 三人行

  走出衙门后,我一直盯着聂璘天,沉思着什么,聂璘天移开了视线,咳了声,“你干嘛这样看着我?怎么,难不成是被本公子迷倒了?”说完,还不忘挑起眉头戏弄道。

  我撞了一下他的胳膊,狐疑的看着他;“我很好奇你的身份啊,小子,你是不是瞒着我什么?”不问个明白我还真不会善罢甘休。

  聂璘天打岔的笑了起来;“我能瞒你什么?你想太多了。”

  我绕过他前面挡住了他的去路,整个人站在他面前仰着头对视着他。因为一直没有好好注视过他的面相,今天才开始注意,从面相看聂璘天这张脸也是占了一半的优势,我说道;“你就吹吧,你呢,身上散发着与别人不一样的气质,虽然有点痞,但丝毫掩饰不住,尤其是从你的面相来看,你虽命运不桀且多灾多险,但你天庭饱满,额有明显伏犀骨,贵气旺盛,是天生的富贵命。”

  聂璘天若有似无的移开了视线,就当我的话好像玩笑一样;“我天生的富贵命?我要是富贵的话早就当官了,哪还混成这么一个穷小子?”

  “虽然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但我保证这肯定跟你身世有关系。”尤其是从他的衣品穿着和那块神秘的玉坠,怕是不仅仅是富贵人家那么简单。

  “......”转眼,聂璘天的眼里闪过一抹失落,不觉的触碰着挂在脖子上的玉坠,关于他的身世,他调查过也问过,但没人告诉他,只知道他身上的玉坠是母亲给他的,而他自己的身世确实复杂。

  “抢劫啊!有人抢劫啦!”就在稍微恍惚那一瞬间,不远处,传来一个少女的叫喊声。

  聂璘天听到呼声后,嗖的就跑过去了。我还想从他口中探出什么,结果人就没影了。我气得咬牙切齿,只好无奈跟了过去。

  街道上,一个面容清秀纯美身材娇小穿着男装的少女紧紧的抓着手中的包袱,与一个凶神恶煞的男人对持着。围观的人都不敢贸然上前,可她的呼喊声却让人不得不认出她是个女儿身。哪有男孩子的声音是那样的娇细啊?

  那抢包袱男人一听到她的声音,就知道是个女的,模样生得也俊俏,露出一脸猥琐的笑来;“原来是个小姑娘,看来本大爷我今天收获不错呀。”说着,就要伸出那咸猪手非礼。

  她气得红着脸,一下子抬脚就踹到了他的腹部,夺回了包袱抱在怀中,瞪着他。那男人一点事儿都没有,站直了身子,咧着嘴;“臭丫头还有俩下子,本大爷我就喜欢你这种小辣椒。”

  说完就要扑上去,人还没能动着,他整个人就被横着踢飞了数米远,撞倒了街边的货架。她缓缓的睁开眼,看见了一个白衣少年的背影此刻就站在她面前。

  “臭小子,多管闲事什么,看老子不劈了你。”那男人捂着痛站起身,操起粗棍子就朝着聂璘天冲来。聂璘天一把推开身后的少女,谁知,因为没往后看的缘故,手竟然摁到了那姑娘微微隆起的胸。

  我看着这一幕,嘴巴合成一个O型,默默的看着那个被推开的姑娘此刻黑着脸。聂璘天浑然一震,那触感..好像..可没来得及多想,眼前那个男人就要打中他。他利落的侧过身子,与粗棍子擦身而过时,手直直朝着那男人的胸口击去,那男人被击中之后身体向前一倾,聂璘天屈膝一抬,用上次我对付他的法子给狠狠的来了一脚。

  “嗷!”男人一脸蛋疼的样子,不过还真是蛋疼。他身体颤抖的捂着裤裆,力不从心的倒在地上翻滚着。我点点头,很满意这一击,小子,不错,有长进。将那个男人不费吹灰之力的打倒在地时,转身得意的看着我,下一秒,“啪”的一声传来。我再次被惊呆了。

  聂璘天左脸那火.辣辣的巴掌印呈现得一清二楚,他本来想发火的,可当对上了一双含着泪的美眸,如受了委屈一样咬着粉润的下唇的女子时,他的火气顿时就没了。

  “姑娘,你..”

  “臭流氓!”那少女冲着他喊道,脸蛋通红,模样娇俏。我挠着头使劲的瞧了那姑娘好久,脑海中这才闪现出一个名字,这不是南宫黛儿?

  客栈。

  聂璘天用热鸡蛋敷着那被打肿的左脸,坐在一旁不说话,只是视线偶尔落在坐在我身旁的那个女扮男装的姑娘身上,弄了半天,原来是因为他不小心摸了她的胸。他更意外的是,我居然还认识她。

  “陆姐姐,没想到会在京城遇见你,太好了,可你怎么会跟这种臭流氓在一起呢?”说完还狠狠的瞪了聂璘天一眼,好像他真的就是那种吃女孩子豆腐的臭流氓那样。

  “我说姑娘,在下只是不小心而已,都不是道歉了吗?”聂璘天一脸苦笑,第一次见面他竟然就得罪了那姑娘。我强忍着笑意,扬起下巴看着聂璘天,小子你也有今天,活该。

  “哼,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南宫黛儿别过脸,不接受道歉。

  “你为什么会到京城里来?还打扮成这模样。”我问道。她可是南宫黛儿啊,竟然一人只身来到京城,他爹估计都要急得发疯了吧。说到这,南宫黛儿就垂下了头。原来,她是离家出走的,因为跟她的爹吵了一架,气得她直接收拾东西离开家。我就不明白了,放着好好的富贵小姐不做跑来混江湖?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她谁啊?”聂璘天插话道。

  而南宫黛儿就是一脸不爽他的回答;“本姑娘是谁用得找你知道吗?臭流氓!”

  “切,我还不愿意知道呢。”聂璘天也懒得问了,多半都是些娇娇小姐罢了,喜欢耍耍性子。

  谁知,南宫黛儿就是一定要跟聂璘天顶嘴;“本姑娘姓南宫,量你这臭流氓听都没听过吧。”

  南宫?他顿了一下,南宫姓氏在南昭国似乎没几个,唯一离京都最近的,那就只有卞州的南宫城主了;“原来是南宫城主的千金啊,难怪脾气那么臭。”聂璘天怎么会不认识?南宫青云与朝廷有一些生意上的往来,他偶尔有幸见过南宫青云几面,也知道南宫青云是个深明大义的人,可怎么会教出这样的刁蛮小姐呢?

  “你说谁脾气臭呢,你..”

  “Stop!你们能不能别吵了,不要无视我的存在啊!”我挥手制止,两人才安分的闭嘴。他们俩一见面就像火星撞地球的关系那么紧张,估计是八字不合。真是一对欢喜冤家,不过看来好像也是有戏的。

  “你还没告诉我,你干嘛要离家出走呢?”我喝了口茶继续问道。

  南宫黛儿撇了撇嘴,不满道;“都是因为我那个爹,他非要我逼着我嫁人,还禁足我不让我出门,气死我了。”

  “嫁人?嫁人不好吗?”我话刚落,谁知聂璘天就嘲笑着人家;“她嫁人?谁娶了谁倒霉。”

  得了,南宫黛儿这会儿更是气得咋舌,咬牙切齿道;“放心吧,反正不是嫁你!”

  “你求我我还不娶呢。”聂璘天毫不客气的反驳。

  我已经闻到了一股浓浓的火药味,扶着额,看来地球人已经拯救不了他们俩了。

  “看你这样,你爹该不会是把你嫁到土匪窝里头吧?”我撑着脸,脑补她被嫁到土匪窝里的那种场面。聂璘天估计是被我这玩笑给呛到,噗嗤的声,差点拍手大笑起来。

  谁知南宫黛儿却惊恐道;“不,那简直比土匪窝还可怕。”

  我就震惊了,居然用比土匪窝还可怕来形容,那个人难不成是怪物?于是默默的问了句;“是谁啊?”

  “政王爷啊!”

  “噗!”正在喝水的聂璘天又喷了,他难以置信道;“政王爷?你要嫁给政王爷?哈哈哈”估计是他见过最好笑的笑话了,还没见过哪个女子敢说要嫁给政王爷的呢。

  “你给我闭嘴!”南宫黛儿瞪着他!

  “我说南宫姑娘,你就放一百个心吧,你爹虽然富甲一方,把你嫁给政王爷只不过是他想而已,但他做得了吗?这政王妃可没那么好混的。”聂璘天伸出一根手指摆摆两下,语气肯定。传闻政王爷不近女色,不苟言笑,生性冷僻,又是手握千万骑兵的将领,这些年踏破门槛的人挤都挤不进去,这政王妃的位置也空搁数年,再说了,眼前这个刁蛮的小姐政王爷真的能接受?哪怕是那雀阁的绝世美人霓阁主,虽然都有交集,可却只是说上几句话,打探个消息后就没了后文了。

  酷‘匠网3z正版c首Y:发Ns

  “小子,你看起来很了解那个政王爷的样子,果然你跟他有关系是不是?”我打量着他,越发的敢断定聂璘天的身份应该不小。聂璘天笑不出来了,他好像暴露了什么。我就觉得奇怪,他拥有摄政王的令牌,连那知府大人对他的态度都变得不一样,不得不怀疑,这家伙肯定跟那个什么摄政王有关系。

  “都说了没关系,只是见过几次面而已。”他又狡辩。

  “那你令牌怎么来的?”他说没关系,我还真不信。

  “我借的。”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