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暗的地牢。

  “放我出去,跟你们什么仇什么怨呢,我又没犯法关着我干嘛!”我喉咙都喊破了,可就是没见半个人影。不就是进了停尸间嘛,还成了什么贼人?那些尸体明摆着自己走出来的,那么多双眼睛都看着呢,真是个冥顽不顾的老头!我在心里咒骂着。

  “别喊了,喊了也是白费力气。”被关在牢房对面的聂璘天倒是一脸淡定,一点担忧都没有。我干脆坐在地上,挽起袖子,一脸不爽。被关在古代的监狱里还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出去呢,要是被莫名其妙的判个罪名然后处死,我的人生才玩完了。

  想到这,我就真急了,继续站起身来,破嗓子大喊;“人呢?人没死绝吧?本小姐是冤枉的!还有没有王法了!”

  估计是被我那么一吵,立马就来了两个不耐烦的狱卒,凶狠的骂道;“吵什么吵,给老子安静点。”

  “二位大哥,我要见你们大人!我们真的是冤枉的。”我楚楚可怜的看着他们,眼泪都快出来了。

  其中一个狱卒不耐其烦的挥了挥手中的鞭子;“冤枉?你们冤枉跟老子喊也没用,再不老实,小心鞭子。”

  说完,那两个狱卒就转身走了。我垂下头,撇了撇嘴,一群没同情心的家伙,难道我演技不好吗?谁知,坐在对面的聂璘天突然郎爽的笑了起来,顿时惹我不满;“你笑什么笑呢?”

  “我都说了,喊也是没用的,这个知府大人可是出了名的见钱见利的昏官,咱们就注定要共同坐穿这牢底了。”他什么人没见过,那些徇私枉法黑心狗肺背地私通的官哪一个真正为百姓付出过?就算有,他也从未遇到过。见得多了他就习惯了,反正这监狱他又不是没来过。

  “靠,难不成我还真一辈子被关在这破地方了?”我低碎着,再次叹气,转身走到角落里,沿着墙挨着坐了下来,拿着一根枯草折着玩。过了大约半个时辰,那知府大人就带着人来到了牢房前。

  我站起身,还以为是来放我们走的;“大人,是不是我们可以走了?”

  那知府大人看了我一眼,鼻息冷哼着,说道;“放你们走?放屁,本官正愁着活尸案没着落,再说了昨夜的命案已经惊动到了皇上那里,皇上派人通知下来,这件事务必要彻查,决不可放过任何可疑人,你们两个,偷偷的进入我府上,还企图带走尸体,依本官看,你们两个就是活尸案的主谋,就认命吧,去堂上签个字画个押,说不定本官还能从轻发落。”

  从轻发落?签了字画了押不就等于是承认了我们就是操控尸体的凶手了?

  “我们又不是凶手,签什么字画什么押啊,你们要是有能力干嘛不去找出真正的凶手啊?你们这是企图冤枉好人,想让我们顶罪罢了!”我只是实话实说,谁知竟惹怒了他。

  “臭丫头,在本官的地盘本官说什么就是什么,哼,现在已经由不得你们,来人,给本官将此二人带到堂上,升堂!”我与聂璘天两人被侍卫押着走,两人被带到了堂前。

  “犯人跪下!”知府大人拍着惊堂木后,我与聂璘天被迫跪在地上,周围高呼“威武”的侍卫也都安静了下来,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我漫不经心的环视着周围,心想着等下会不会有夹手指打板子等之类的酷刑。

  “堂下犯人何人,报上名来!”

  “在下聂璘天。”聂璘天冷静的回答着。知府大人听这名字后,琢磨了一下,好像觉得熟悉可又偏偏没能想起来。

  知府大人的视线又落在我身上,我漫不经心的回答;“陆潇潇。”

  “咳咳,犯人聂璘天,陆潇潇,你们可知罪?”知府大人板着脸,一副高高在上的仪态,主持着公堂。聂璘天没有回答,我摇摇头;“不知。”

  “你...”又拍了一下惊堂木,成功吓了我一跳后,继续扯着公鸭嗓门喊道;“还敢抵赖?那么多双眼睛都看到了,你们还敢狡辩?”

  酷s…匠网FA永ep久w免\费v看L小说o&

  “你问问你的属下啊。”我就笑了,那么多眼睛看见了,倒是看见了什么?当我认出了那几个逃跑的侍卫时,他们明显有心虚的表现。知府大人瞪着那几个侍卫,那几个侍卫面不改色的说道;“小的..小的就看到他们进了停尸房,然后尸体就跟着他们出来了..”

  果不出所料,聂璘天冷笑着,仿佛早已猜到了结局;“既然看到我们带走尸体,为何不上前阻止?还逃跑?再说了,如果我们真要带走尸体,还会惊动你们自投罗网?”

  我点着头同意他的反问,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陷害,那些尸体如果真是我们带出来的,我们还用得着叫人?那几个侍卫不说话了,支支吾吾着。知府大人又是拍了那木头,厉声道;“别想搬弄是非,你们企图带走尸体罪名属实,既然你们不承认,那么就别怪本官不给情面了,来人。”

  “大人。”这时,走出两个高大威猛的侍卫,手里拿着的正是夹手指用的刑具。我一颤,整颗心都给悬了上来。知府大人见我脸色一变,得意着;“招了,就可免掉此刑,不招,哼哼,你们就等着手指废掉吧。”

  “大人,用不用这么狠啊?”我小心翼翼的说道,这回我是真害怕了,要是手指真被那玩意那么一夹,估计真的废了。

  “狠?更狠的还在后头,你是招还是不招?”知府大人此次是不会放过我们的。

  我紧张的看了聂璘天一眼,发现他竟然还是那样的淡!定!靠,都迫在眉睫了,装什么逼啊!我拉苦着脸,伸出两手,憋屈起来;“赶紧想想办法啊,不然手指真的废了。”

  “动刑!”知府大人见我们两人没有招供的意思,冲那侍卫发话。那两个侍卫已经来到了我和聂璘天身旁,就在准备上刑时,聂璘天终于开口了;“等一下。”

  知府大人以为他是招供了,挥了挥手,那两侍卫又退后了一步,他看着聂璘天问;“是要招供的意思?”

  “不,我有证据可以证明我们并非盗尸贼。”他倒是很自信的说着。

  知府大人蔑笑着,那般不以为然的神情;“是吗?证据呢?你以为本官会信?”

  “信不信,看了这个不就知道了?”说完,聂璘天从怀中掏出了一个金色的令牌,高高扬起。

  那知府大人站起身,伸长脖子看了一眼后,整个人顿时懵了。金色的令牌玄纹雕绘,刻着的三个大字“政王令”就压制住了那气场。那知府大人什么令牌没见过,是真是假一眼就看出,而这政王令更是假不了,因为,这是摄政王的令牌,见到令牌如同见到本人。就连三十万铁骑军也是一样,能够调动这三十万铁骑的人必须是拥有政王令的人,可这政王令只有三块。没想到,这小子竟然会有摄政王的其中一块令牌!

  我也是愣了那么一会,发现那小子举起那块令牌时,散发着不一样的气息,犹如王者的气息。难道是因为这个令牌的原因?他究竟是什么身份啊?知府大人站起身,事到如今他也不能不服从,如果眼前的人是摄政王的人,那么他是有十颗脑袋都不够砍的啊,谁敢得罪这摄政王呢?

  “呵呵,既然是政王爷的人,那么恕本官有眼无珠,本官方才多有冒犯,还望贵公子见谅。”令我惊讶无比的是这知府大人的态度,刚才还威风凛凛的,现在一下子就怂了,简直换脸比翻书还快啊。

  “在下是奉命调查活尸案的,闯入大人府中固然是我们的不对,还请大人能够谅解。”聂璘天这有模有样的口气还倒像极了某个贵公子啊。

  “是是是,贵公子说得是。”那知府大人也就那么应和了,不出几分钟,就让我们离开这衙门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