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正想推门进去时,却发现大门竟然上了一道锁;“卧槽,停尸房还上什么锁啊?”

  正不满的吐槽,那道锁“咔”的一声就自动的打开了。我冷不丁的看了那小家伙一眼,才发现原来刚才小家伙用念力打开了那道锁。我怎么就给忘了,这鬼可以有特异功能的。

  我推门进去后,整个停尸房里散发着阴森森的气息,架子上都是用白布覆盖着的尸体,甚至还有解剖尸体用的各种刑具。也因为遇到尸体腐烂的情况,还散发着一股恶臭。我捂着鼻子将门合上,打算想一具一具的找过去一遍。一转头,就瞧见那小家伙站在一张放着尸体的架子前,伸手指着。我来到那尸体前,用手翻开白布,顿时别开脸去不忍直视。太惨了,那头都被撵爆了,惨目忍睹啊。

  将白布放下,立在我面前的死去的道长的魂魄让我吓得差点尖叫,还好及时捂住了嘴。瞥见那道长面色青灰,瞪着双眼,眼神空洞,流露出恐惧状。我咽了咽口水,刚想问出口,那道长忽的就开口了;“她不是鬼。”

  “啥?”我怔住。

  “是尸体,是会动的尸体,这是驭尸术,有人再操控着尸体啊..”那道长面无表情的说完后,就没影了。最后一缕魂魄坚持到现在,难不成是在等我?驭尸术?这下我陷入难题了。

  “喂,你好了没?”聂璘天不知是什么时候摆脱了那些人,一进门,就追问着我。

  “这活尸案貌似跟驭尸术有关。”我一本正经的看着聂璘天,总结出了答案。聂璘天倒没有多大的反应,他从别人口中得知城内的活尸案并非普通的尸变,可却没想到居然是驭尸术。那些死人突然复活,难道真的是因为驭尸术,背后有人在操控着尸体?而就在我们两人都各有思索时,聂璘天忽然一脸惊恐,手颤抖的指向了我身后,我疑惑的缓缓转过头去——几具尸体同时立起...

  “啊!诈尸了!”两声惊叫划破了衙门,惊动了侍卫。

  “大胆,什么人竟敢在此....”那几个侍卫话刚到一半,顿时被眼前所看到的一幕惊道了,只见一个少年和一个姑娘拼命的顶着那颤动的停尸间大门,里面不断传来人的嘶吼声,欲要破门而出般。

  “你们还愣着干嘛,诈尸了,赶紧来人帮忙..顶住!”聂璘天冲着他们喊道,嗓子都快喊破了。

  “快快快,快去禀报大人!快!”叫了一个侍卫赶去喊人,其余的侍卫都纷纷上前帮忙顶门,可谁知道里面的活死尸力气大如牛,快要把门冲破了。

  “喂,你不是什么见习阴阳师吗?赶紧想想办法!”聂璘天冲着我叫道。

  “我也想啊,可我没有办法!”我一脸苦逼的回答,聂璘天顿时没辙。

  就在心有余而力不足时,门被活死尸撞开了,几个侍卫和我还有聂璘天都被同时的给撞飞了出去。可怕的活死尸场面就好像行尸走肉,腐烂不全的肉身僵硬的行走着,眼睛散发着绿光,吐着黑气。几个侍卫都被眼前可怕的活尸体给吓得晕了过去,还有一两个是当场尿了裤子最后怂得丢下同伴逃之夭夭了。

  聂璘天只知道活尸只有在晚上出现,没想到白天居然也能行动。可就在那群尸体走出屋外时,在室外强烈的光线下,活尸的身体突然冒着一阵阵白烟,那些尸体便全部轰然倒地不起。看得聂璘天又是一阵措愣,然后怔怔的转头看着我。

  我耸耸肩,一脸懵逼,不一会儿才诧异的从一具尸体身上瞧出了什么。走上前去凑近一看,那腐烂的尸体肌肤内有东西在挪动,“啪”的一声肌肤裂开后,黑色的血流出了什么东西,居然是一只活甲虫一样的红色虫子,可当那些虫子一触碰阳光时,就被烧焦了。

  “难道操控尸体的竟是这些虫子?”聂璘天来到我身边,看着自燃烧焦的虫子,还是从尸体内钻出来的,感到有些恶心。

  “这是巫术,活尸蛊,是虫蛊啊。”我想起来了,我以前在占卜屋内曾在一本书里见过关于巫蛊咒术的一些知识。活尸蛊是被人放血养的一种可怕毒虫蛊,是驭尸用的,植入尸体内,就能够操控尸体。

  “巫术?”聂璘天沉思了好一会儿,与阴阳术相反的就是巫蛊之术,巫蛊乃一种古老邪术,是将邪用的。难道真的是有人利用了这些巫蛊之术操控尸体吗?又会是谁?

  “这究竟是怎么个回事?”一群侍卫和衙门大人赶来时,见到此情景,都不由的倒抽一口气。

  酷dE匠+网).唯f一`s正T版2~,(其U他%R都是j~盗u…版

  而让我和聂璘天觉得头疼的是,麻烦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