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个晚上没睡好,顶着两个浓重的黑眼圈趴在桌上,盯着那个破盒子。昨晚问的也是白问,就知道一个阴阳玄盒顶个屁用。我垂头丧气着,那个神秘人把我弄到这个鬼地方来其实是在变着法子折磨我来的吧。

  打开房门走出房间,站在长廊上吹着风,伸了个懒腰。一俯下身,就看到了几个丫鬟在后院喂马的身影。后院其实就是个后勤部,大多数都是跟阿碧一样,在雀阁内为客人奉茶端水,伺候姑娘们的饭食,扫扫地,清理房间等等。后勤部几乎都是年老色衰的老女人,只有少数是年纪轻轻小姑娘。我撑着下巴看着,这雀阁不仅人住得舒服,连马都能享受高等服务待遇,都说人活着不如王某聪的狗,现在啊,是人活着不如雀阁的马啊。

  这时候,去逛逛街或许能减轻烦恼。

  南昭京城,市井。

  茶坊里,一桌子聚着几个人一脸惧色的讨论着什么。

  “你们听说了吗,前段时间有渔船出海捕鱼,结果竟打捞上了一具无头女尸,忒邪门的。”

  更)新最yL快Z%上酷匠网y

  “不就是打捞了尸体吗?有什么邪门的?”

  “重要的不是这个,而是被打捞起的那具女尸在运送回来时,竟然不见了踪影。结果一夜之间,渔船上的人无一幸存啊。”那个青衣男人小心翼翼的看着四周,紧张着。毕竟,那渔船是在运送尸体回来时,尸体不见了踪影,而一夜之间,船上的樵夫也都全部被杀,你说,这诡异不诡异。

  “诶,最近城里离奇怪状的事情太多了,搞不好,真是闹鬼啊。”

  角落里,坐着一个戴着斗笠的墨袍男子,背上背着一把未出销的刀,斗笠下,呈现的是一张隐隐约约的刚毅的轮廓。他喝着酒,对周围的流言蜚语若无其事般。他将银子重重的放在桌面上,起身后拿起刀便离开。而路过那几个人的身旁时,眼神透露出来的可怕的杀气让那几个人瞬间不敢说话。

  我站在包子摊前,闻着那香喷喷的包子,脚步就移不动了。

  “老板,来两个肉包子。”

  “好咧。”

  热乎乎的包子被我接过手中时,我呼着气,正打算一口咬下去,谁知,被突然路过的一个人给撞了一下,刚到嘴里的肉包子“啪啦”就滚在地上,更不幸的是还被他踩了一脚。我看着那被踩出肉酱的肉包子,还没能吃上一口啊,就这样被糟蹋了。

  “诶,你这人怎么这样啊,前面的,就是说你呢,走路不长眼啊!”我脑门一热,指着那个戴着斗笠的男人的背影吼道,周围的人都奇怪的看了过来,而前面那个人也停了下来。他转过身,那透着可怕杀气的眼神瞬间把我给秒了。

  我这哪还敢有刚才那凌人的气势啊,一看那人就不是啥善人,只能一脸赔笑着;“呃..没事了,大侠,您走好,就是下次走路时小心点,别摔着了。”

  那人不说话,漠然的转身就离开了。我望着他离开的背影,心里暗暗想着;这人啊,十有八九是个杀手啊。

  “姐姐,这城内有邪灵的气息。”仅有我听见的那小家伙的声音顿时在阴阳玄盒里传来,我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观望了一好阵子,小家伙说这京城内有邪灵的气息,不知道是不是我学术不精的原因,我压根没有感觉得出来。

  我独自瞎晃着就逛到了一条冷清的街巷内,眼前的情况却也让我傻了眼。几户人家同时披麻戴孝,跪在家门外烧纸烧香,哭声不断,这场景,像是来到了坟场一样。这是什么情况?我的第一反应是我难不成来错了地方了?

  第一家的妇女哭得很是伤心,一老一少的跪在地上,将纸钱丢进火盆里,眼睛都哭肿了。其他家的人也好不到哪里去,这同时办白事的我还是头一回遇到过。

  “请问你们这是...”我忍不住上前去问了一老妇。

  “作孽啊,作孽啊。”那老妇不断的抽泣着,对于我的询问也是不理不睬。我试着去问旁边那几家,都是一样,要么不回答要么直接无视我。

  “道长来了。”不知是谁喊了这么一句,原本跪在地上的人一下子霍然起身跑上前去围住了那穿着黄大褂的老道,他身旁还跟着两个弟子模样的人。

  他们几乎同时跪在地上,哭喊道;“求道长为我们作法,驱赶恶鬼,还我们一个公道啊!”

  “诸位都快快请起,大家且放心,贫道自然会收服那恶鬼,定会为大家讨一个公道。”那道长一本正经道的说道。得到允诺的几户人家都磕头恩谢,迟迟才起身散去。

  天色也不早了,我没有回雀阁,而是在附近找了一间客栈住下,顺便还特地打听了对面街发生的事情,谁知,那小二一听,先是一脸惊慌,后尽是摇头叹气,好像真是出了什么大事一样的对我说道;“姑娘,小的劝您还是别问了,这件事邪门得很,也是最近才开始的,闹得这街道的邻里居民人心惶惶的,就连我这店的生意啊,都不景气了。”那店小二也不愿多说。我得不到解释,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既然他们不说,今晚我就自己去摸索个明白。

  夜深人静,一片乌云遮住了半空皎洁的明月,整个城镇顿时阴沉无比。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噹的一声,街道又恢复了死寂。一股诡异的风卷着地上的尘埃,街边的灯笼荡漾着,两旁平日用来摆放摊贩的推车吱的一声被推动了一下。尽头的黑暗中,隐隐闪现的是悬浮着的白影。

  街巷。老道士已经备好了驱鬼用的道具,就等着恶鬼自投罗网,而几户人家则聚在一起,心惊胆战的等着恶鬼的出现。跟着道士的两个弟子来回巡查着,手中拿着的是一把木剑。那老道画好符纸,在地上打坐,持着佛珠念念有词着。

  隐隐约约有东西再靠近,那两弟子谨慎起来,拿着木剑,颤颤的看着黑暗里那一抹白影。突然,那两个弟子的手像是被操控了一般,无法动弹,而拿着木剑的手正缓缓举起;“师父,救命啊师父!啊!”那两个弟子彼此用木剑捅入了对方的身体内。那几户人家瑟瑟发抖的瘫坐在地上,看着眼前可怕的画面。

  “恶鬼,有本事现身,不要再做伤害他人的事!”那道长拿起符纸,用匕首破血点字之后,符纸滕空燃烧,一分为八,嗖的朝着前方飞去。

  然而,当火符贴满了那个白衣女人的身上时,道长惊愕着。那白衣女人的脸和身体是腐烂的,双脚悬空,火符虽然烧着她,对她却一点用的没有。

  “这..这不可能。”道长企图再试一次,却被突然闪现到她眼前的恐怖的女人一把掐住脖子,往上提着,道长双脚悬地,一脸惊恐。

  “碍手碍脚的臭道士,你可以去死了。”一张一合的没有唇的嘴内发出的声音是居然男子的声音,她的手突然摁住了道长的脑袋,一用力,道长的头颅瞬间被撵碎。血渐染在地面,紧接着,道长的身体倒在了地上。

  当听到呼喊声的我赶到现场时,已经迟了,浓恶的死尸味道和血腥的场面让我的胃顿时翻搅得难受,忍不住干呕起来。我看着府宅门外倒成一堆的人,刚想要上前去试探他们是否还活着,一只手突然就搭在了我的肩膀上。

  “啊!”吓得我浑身一僵,习惯性的抓住那只手,身子后侧脚一勾,将那个人以过肩摔的姿势给重重的翻倒在地。

  “啊呀!”那人冷不防的再一次被我摔了一次,痛得叫出了声,声音莫名的觉得熟悉。当我定下神来,瞪大眼睛看清楚地上的人时,错愕着。

  “聂璘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