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色升华,平静的江面被洒上粼粼波光。周围的江水在月光的衬托下,像被铺上了一件银色的轻纱。远远望去,灯火观澜,城中景致一览无疑美不胜收。

  我坐在回廊的栅栏上,啃着苹果,一心想着那个神秘人的事。到现在那雀阁阁主都还没给我答复,到底她能不能找得到人呢?我转头看了一眼坐在她身旁的小家伙,而他此时此刻正被眼前那灯火观澜的夜景吸引着;“小家伙,怎么样,这个地方是不是很漂亮?”

  “嗯,漂亮。”小家伙目不转睛的回答。

  我再次伸手揉着他那柔顺乌黑的发,笑嘻嘻道;“放心吧,等我有钱后,我就带着你走遍天下,看遍风景,怎么样?”这是我对他的承诺。

  小家伙抬起头,那乌黑得透亮的瞳孔泛着微微涟漪,好像很是期待。我差点被他这个模样给萌出一脸鼻血啊!!妖孽啊妖孽,如果你还活着,长大之后,肯定是个祸.害无数美少女的小鲜肉啊!小家伙见到我那副笑得猥.琐的表情,眨了眨眼睛,问道;“姐姐,你怎么了吗?”

  “我突然觉得,你要是我儿子就好了。”有这么一个帅气的儿子,此生足矣。

  “那爹地是谁呢?”他天真的问道。

  “有你这个儿子就好了,还要什么爹地啊。”手敲着他的小脑袋,对我机智的神回答很满意。幽幽传来的琴声如同空谷幽兰般扣人心弦蔓延而来,我寻找琴声的来源,视线最终落在了雀阁最顶层的房间里,隐隐见到窗前弹琴的一抹红色身影。

  那是霓阁主没错,只是三更半夜的她怎么想到弹起琴来了?既然她还没睡,不如我去找她聊聊,顺便问清楚我要找的人在哪。我凭着凤儿带我去过的记忆来到了霓阁主的房间,琴声刚好戛然而止。我犹豫得要不要敲门,里面就传来了霓阁主的声音;“既然都来到门外了,那就进来吧。”

  我一怔,她说的是我吗?什么时候被她发现的?我推门走了进去。屋内光线暗淡,淡淡的檀木香薰充满整个房间。她背对这我,语气还是清冽;“你找我所为何事?”

  见她都问了,我就开门见山的说;“我就是想来问你,你究竟知不知道我要找的那个人是谁?”

  她袖子一甩,转过身来,惊艳的容貌透着几分冷漠;“你真想要找到他?”

  “当然,他可是给了这破玩意给我,把我带来这个地方的罪魁祸首啊,我还要回家的。”如果不是他,我至于来到这人生地不熟的鬼地方吗?这年头流行玩穿越吗?穿越就算了,还把我带到这鬼地方来。

  霓阁主却回答;“那可不是什么破玩意,它可是阴阳玄盒。”

  阴阳玄盒?我有些惊讶,目光不由的落在我手中的这个大小刚好的破盒子,这盒子居然还有这么一个名字,来历不小啊,可我实在是看不出有什么玄妙;“这个盒子,是干什么用的?穿越的吗?”

  霓阁主白了我一眼,对我这个什么都不知道还妄称它破盒子的人感到无奈;“我不知道这跟你说的穿越有没有关系,我只知道阴阳玄盒为纯阴纯阳盒,虽然看似与普通的盒子没什么不同,但实际暗藏阴阳两面,阴面能够让持有者或灵体恢复提升灵力,是修炼之境,阳的一面则相反,能吞噬持有者的灵力和杀死灵体。”

  她一脸正色,我还是恍恍惚惚的听明白了点,这个盒子既能让持有者提升灵力用作修炼,也可以吞噬灵力毁掉持有者,这玩意确定真不是穿越的?

  想到这,我怔怔的看着手中的盒子,那小家伙在里面到底安不安全啊。霓阁主见我一脸担忧后,才补充道;“你放心好了,这阴阳玄盒现在也只是一个普通的盒子罢了。”

  “那我要找的那个人...”我直视着霓阁主的视线,这气氛僵持了那么好一会儿,她才垂下了眸转过身去,语气有几分无奈;“恕我无法帮你,我也不知道此人的下落。”

  待她离开后,霓阁主便对屏风后的人说道;“她已经走了。”

  从屏风后走出的男子一袭紫袍,半扎起的青丝发以银发冠束着,戴着银色半面具,手持折扇。他紫衣偏偏,即使紧紧地站在那,也是神韵独超,给人一种不涉世俗的感觉。

  “我很好奇,你为何会将阴阳玄盒给一个来历不明的丫头,将她带到这个地方又弃之不顾。”霓阁主所说的正是陆潇潇。

  “并非是我把阴阳玄盒给了她,而是阴阳玄盒选择了她。”紫衣男子神情淡然,唇伴着微微笑意。阴阳玄盒可不是任何阴阳师都能打开得了的盒子,阴阳盒,非纯阴纯阳是无法打开的,也无法得知盒子内的玄妙。

  “选择?”

  b√酷9匠网*永¤久免N费…H看1小说(`

  “因为,她是纯阴之体。”他的回答,让霓阁主整个人措愣了许久。拥有纯阴之体并非是好事,纯阴之体是鬼神之子,寓意是鬼胎,阴阳教在百余年就被创立,为的就是阻止鬼神的诞生从而封印鬼神之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