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昭郊外。

  简陋的驿站外,坐着几桌人,大多数都是进城投奔亲戚的,也有做生意的。还有一时辰,就能进城了,不知道传说中的皇城究竟长啥样,是不是比卞州城还豪华呢?毕竟,南昭皇都可是京都,说不繁华,那是骗人的。回到客栈后的我已经换掉了身上那套穿了几天得发臭的衣服,此时此刻的我穿着的虽然是粗布麻衣,包扎起来的长发用帽子来覆盖住,在抹得土灰土脸的,活脱脱的打扮成了一个书童模样的少年。

  聂璘天也好不到哪里去,除了那一张颜值还算高的脸和吊儿郎当的样子,那身墨绿的衣袍也变成了乞丐装。两人对视了一眼,突然噗的互相大笑起来,惹来周围不少人的视线。

  只是没想到这小子居然也是进城的,反正我也不知道南昭京城在哪,也只能跟着他了,他是这里的人,也应该知道我要找的地方在哪里,也好不走冤枉路。

  “咳咳,潇老弟,对咱们这身打扮可还满意?”他叼着一根狗蚁草,双手枕着后脑勺,身子往后倚斜着,瞥眼瞅着我这副狼狈的打扮。

  酷?匠K☆网唯一!;正(版7,s其他都0是Sl盗h版《

  “忒满意了。”就差竖拇指表扬他了,能想出这样够低调进城的法子估计也只有他了,虽然,这些衣服都是他用暴力得来的。

  “你打算进城以后去哪?”去哪?我撑着脑袋,恍然才想起那个叫叶竹音的人给了我一块玉佩,说让我进城后去雀阁找霓阁主。不知道那位霓阁主是什么人,真能帮我找到那个神秘黑衣人?

  “喂,小子,你知道雀阁在哪里吗?”

  “噗!”聂璘天刚喝进去的一口茶全都喷了出来,好在对面没人,他错愕的看着我;“你..你难不成想去雀阁?”

  “我去雀阁找人不行啊?”

  “......”

  京城。

  街道人群熙熙攘攘,游客行人如织。大到街道,小到小巷,生意坊,茶馆,酒馆,客栈,当铺等几乎都溢满了人。有卖胭脂水粉的,首饰的,字画的,香囊的各种的交通路线就像蜘蛛网般覆盖到都城的每个角落。

  从高处看,低矮延绵的阁楼府宅接连不断,不仅能够瞻望到城中央那如同岛屿般的皇宫,红白交汇的高高城墙和泛着金光的琉璃瓦。还能够观望到远处江岸边停满的船舶和坐落在南岸边拔地而起的高耸别致的金色阁楼,那华丽的阁楼就有一种鹤立鸡群的拼美感。当然,还能够时不时的看到上街巡视的威武凛凛的皇家官兵,和平日难得一见的皇亲国戚的马车等等。

  我突然发现自己就像个土包子进城,对周围的新鲜事感到十分的好奇。这里的玩意儿可比卞州城那里的多得多了。而聂璘天叼着一根枯草,漫不经心的左看右看走在我身后;“那个,你确定要去雀阁吗?”

  我瞥了他一眼,一路上就觉得这家伙不对劲,好像在瞒着我什么;“去就去,难不成那雀阁还是人间地狱不成?”

  江岸边上,一座金碧辉煌的高楼如同鹤立鸡群伫立在南昭城最繁茂的地段。那是一座非常气派的建筑,重檐翘角,台楼环廊,楼高三层,拔地而起,红朱漆大门顶端悬着黑色金丝楠木匾额,上面龙飞凤舞地题着三个大字;雀阁。登上那朱檐碧廊的楼头,从回廊上倚栏眺望:大江如带,莽莽苍苍,整个都城重楼交错。

  我此刻就站在雀阁大门外,看着门外的女子正花姿招展的站在门外拉拢客人,瞬间有种想回卞州掐死叶竹音的冲动。他大爷,他所说的雀阁竟然是青!楼!

  “我说,你该不会被那个人给骗了吧?”聂璘天整个人捧腹大笑,笑声四射,路人都莫名其妙的看着我们这俩个奇葩。他笑我太天真,别人请吃一顿饭说让我来找雀阁阁主,没想到竟然是这烟花之地,搞了半天,不过就是想卖掉我来抵那一顿饭钱嘛,他继续笑。

  对于聂璘天那些脑补的画面,我已经忍到了极限,迅速转过身双手抓住他的肩膀。聂璘天只是一怔,没有防备的就被我突然屈膝狠狠的踹了过去。

  “唔..”聂璘天捂着裆下,那帅气的脸痛的扭曲起来,想要杀了我的念头都有。周围路过的男子都纷纷下意识的捂住了裤裆..背脊感觉一阵凉飕飕的。

  “你...居然偷袭..”他万万是没料到我会来这一招,冷不防的挨了一脚还是重要部位。

  “哼。”我哼一声转身,丢下捂着下身痛得走不了路的聂璘天硬着头皮大摇大摆的走进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