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森森的街道,一股阴冷的风席卷而来。周围狗吠声不断,悬在屋檐下的大红灯笼被诡异的风吹得一荡一荡,忽闪忽灭。一群黑压压的“人”七零八落的散开着,毫无目的的游荡在街道,横行穿梭在寂静冷清的街道中。

  我小心翼翼的探出半个脑袋,街道的那些“人”的眼睛散发着绿色的光,张着黑色的嘴,哀嚎着,衣着陈旧破烂,肌肤残缺不全。有的活尸露出半边尸骨,这活脱脱的丧尸出笼画面真让我给碰上了。

  这些东西,就是他们口中的死人复活吗?就在我稍微走神的那一刹那,一个黑影出现在对面的屋檐上,与走在街道上的活尸不同的是,他穿着黑色的战袍,披头散发,身躯健壮。那张凹进去的脸上的双眸呈现红光,手中还拿着一把巨大的圆头锤,它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喂,我看到了。”我用胳膊肘撞了撞聂璘天的臂膀,视线却紧紧的落在对面的屋檐上的那个看起来很不一般的活尸。聂璘天也朝着它的方向看去,立刻又将我给拽了过去;“就是它,与其他活尸不同的是,它似乎能够操控普通的活尸,看来我们要小心了。”

  “这年头,丧尸都能飞檐走壁,这是要逆天的节奏啊。”我怔怔的开口,虽然聂璘天对我这句话不是很理解。当我们俩再次探出窗外时,那个活尸已经不在了,而街道的那些活尸正朝着北方向走去。

  “它们这是要去哪?”我问着身旁的人。

  “不知道。”

  “那我们跟上去瞧瞧?”说完,我的脚已经踏在了窗台,手却被聂璘天给抓住;“你疯了,现在出去简直就是找死,那活尸没准还在附近。”

  “我们小心点就是了,偷偷跟上去只要不惊动它们不就好了?”害怕究竟还是无法阻止我的好奇心。

  聂璘天扶着额,他或许是没话说了。因为我不会轻功,只能由聂璘天带着。两道身影穿梭在屋檐上,朝着最高处飞去。站在最高处,城镇地貌一览无疑。我随后掏出了一个随身携带着的八卦罗盘钟,八卦罗盘钟只有钟表一样的大小。聂璘天第一次见到如此奇怪的东西,好奇的盯着它瞧;“这是什么?”

  “八卦阵。”

  “还有这样的八卦阵?”八卦阵他是见过,但这样奇怪的八卦阵他贸然是没见过的。他想到了什么,看着我一脸惊讶;“你是阴阳师?”

  我并没有搭理他,将八卦罗盘钟垂在眼前,手托住罗盘钟下方,屏住呼吸。天上星象分为青龙、白虎、朱雀、玄武东西南北四宫和中宫,青龙门是东,白虎门是西,朱雀门是南,玄武门是北。八卦罗盘钟上的方位针移动着,停在了玄武北方向。

  我收回八卦罗盘钟,看着那群活尸走去的地方,说道;“它们要去的,好像是北方向啊。”

  “北方向,那不是京城的方向吗?”聂璘天支着下巴,深沉的思考着。

  “小心。”他突然死死的捂住我的嘴鼻,将我整个人往下一扯,两个人蹲在楼廊上。我被他捂得呼吸不了,正想踹开他,便见他屏息的对我说;“不要呼吸,它出现了。”我憋得难受,可却又不得反抗,感觉得到那个穿着黑战袍的活尸就落在了我们的屋顶上,且还站在那。

  聂璘天憋着呼吸,那表情也是很难受,如果它再不离开,我们估计都会窒息而死。我小心翼翼的抬起头,屋檐上站着的黑战袍活尸那黑发随风飘荡,给人一种飘逸的感觉,可再怎么飘逸人家也特么是一具尸体啊,那张凹进去的脸如同被抽干了血般皱褶,本是空洞的两个眼眶冒着与其他活尸不同的红色的光,它动了,与其说动了,不如说,它看到了我们....

  我浑身一颤,暗想到,完蛋了,被发现了。我抓着聂璘天的手一紧,心跳越来越急促缓慢,眼睛却怔怔的盯着站在屋檐上的活尸。装作看不到吗?不可能,它已经看到我们了。就在我以为我们会死,那活尸居然离开了。我一下子挣脱开聂璘天的手,倒在地上猛地大口呼吸着,整个人差点就憋死。聂璘天和我一样,坐在地上,额间渗满虚汗。

  “它看到我们了,可是并没有攻击我们,这是为什么?”我感到很好奇,不由的问着。聂璘天摇摇头,他就是被它追杀的,可刚才它看到了我们明明是有机会进攻的,但是它却没有,这就有点说不通了。

  “它很厉害吗?”我再次问着他。

  “我跟它交过手,它不是一般的强,我能逃跑是侥幸。”连聂璘天都承认它的实力,那我更不用说了。不过,我再次怔怔的盯着聂璘天,感觉他的来头好像不小啊。

  “你快告诉我,你到底是谁啊?”

  他愣了一会儿,突然笑了起来;“那么在意我是谁吗?我只是一个混迹江湖的人罢了。”

  我别过脸,不买他的账;“我可不信。”

  “那你呢,你还没回答你你修的是哪个宫的。”他倒是问起了我。

  M最iG新*章√T节Q)上#;酷}匠网8z

  我摊开手坦然回答;“我一个见习阴阳师,哪来的门派?”他估计是没弄懂我前面那句话的意思,挠着后脑勺,问着;“何为见习阴阳师?”

  “见习就是初学者的意思。”

  “原来还有这么一门说法,看来我又长见识了。”

  被乌云遮去的一轮圆月高高悬挂在天空,月色倾洒人间,整个阴森森的小镇顿时被笼罩在柔和的月光下。聂璘天抬头看着天空中的明月,今晚经历的事情可以说是他这辈子来遇到的最有趣的事了。他转过头来问我;“我还不知道姑娘你的名字呢。”

  “陆潇潇。”

  “那以后我就叫你潇潇姑娘了?”

  “随你。”

  “天也快亮了,不如我先送你回去吧。”我不说话,任由他把我带下了阁楼,那轻功可算利落。落地后,我伸了个懒腰;“我要回去睡个回笼觉,天一亮就进京城,先回客栈了。”说完,我就不管他了,转身拍拍屁股走人。

  他突然叫住我;“等等,你要进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