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了南宫府,这会儿兜里沉甸甸的,走路都小心翼翼起来。

  走到小巷内,立刻从口袋中拿出那个人偶。如果不是因为那个小鬼指点我,她估计真成了游魂野鬼了,而我也估计被她爹掐死都有可能。不过这小鬼是怎么察觉得出来人偶的存在的?

  “姑娘是阴阳师?”一道清淡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且让我毫无防备。

  我赶紧将人偶藏在身后,缓缓抬起头,看清楚了出现的人时才知道原来是刚才那个神医美男。他依旧穿着深色的斗篷,使得他俊美的容貌被隐隐遮掩。这也难怪,长那么帅出去是该遮遮脸。

  饭馆。

  面对一大桌的美食佳肴,我口水都流了,穿越第几天了,有哪次能吃上那么丰盛的食物的?只不过,面对陌生人的好心,我还是有几分警惕的。

  “姑娘迟迟不动筷子,莫非是怀疑这饭菜里有毒?”他用那听了都能让人怀孕的声音说道。

  “怎么会,公子你一看就是个善人,怎么可能会谋害我呢?”我干脆拿起筷子夹了一块肉到自己的碗里,毫不犹豫的吃了起来。也不知道是多久没吃肉了,我竟然觉得今天的肉是我平生吃过最美味的。大概他也是头一回听到别人这么评价自己,微微错愕。

  我吃了几口,没见他动筷;“你怎么不吃啊?”

  他眼睛微微一眯,透着淡淡笑意回答;“在下吃过了。”

  收回视线,我就奇怪了,难不成他是特意专门请我这个陌生人吃饭?而且还是被我这个抢了他饭碗的人,如果我没出现,估计一千两黄金就是他的了吧?接着,又见他淡雅的声音响;“今日在街上见到过姑娘一面,还以为姑娘遇到了什么难事,姑娘不是卞州城人吧?”

  “呃,的确是有一些意外,沦落此地而已。”我可不会说自己穿越的事,反正说了他也会觉得离谱吧。

  “姑娘既然通得阴阳之术,何不到阴阳七宫寻求修行的机会呢?”他的话让我疑惑的抬起了眼皮,这家伙难不成是干类似中介这一行的?

  我撇了撇嘴,若无其事的回答他;“我就略懂一二而已,修阴阳什么的,我怕是没那个天分。”

  他饮了一口茶,又问;“姑娘此次来卞州城,可是要找什么人或者亲戚?”

  说到这我就更纳闷。在这个古代我哪来的亲戚,如果说要找什么人,倒不如说,我真想找出那个把我带来这个异世的神秘人!但是,天大地大人海茫茫让我上哪去找?我叹了口气回答;“我要找的人,估计是翻遍整个京城都找不出来的。”

  “哦?是何人,或许在下可以帮得上忙。”见我一脸狐疑和警惕,他倒是没什么表现,只是浅笑道;“姑娘莫要误会,在下只是见姑娘一个人不方便,真心实意的想要帮助姑娘罢了。”

  “我们只是萍水相逢,你为什么要帮我啊?”我对视着他平淡的视线,看得出来这个男人的确是认真的。一个人是否真诚,光是外表是看不出来的,最能出卖一个人的是眼睛,嘴巴会说谎,但是眼睛诚实得很。

  他笑了笑;“在下与姑娘并不认识之前不就帮了姑娘一回吗?”他说的,正是丢给我银子的事情。我一脸窘迫,把我当乞丐一样丢银子给我,算是帮我?虽然的确是解决了我的饥饿。不过,如果他丢的是几块金子,我相信我一定会很感激他的。见我不回答,他抵在唇边的杯子这才放下。

  “公子,其实不瞒你说,我的确是在找一个人,那个人把我丢在了这里就离开了,让我连家都回不去,所以我必须得找到他然后才能回家。”这么说,好像也有含糊。

  “那姑娘可知道他的名字?”

  (t酷(匠网唯"一V1正C版,其他@s都S是盗版!

  “我要是知道他的名字,我早就把他揪出来了,那个人穿着一件黑色的斗篷故作神秘,把我带到这个鬼地方,要是真让我见到他我还得好好问候他全家呢。”我几乎是咬牙切齿的一字一句道,攥紧的拳头咯咯直响。他微微一怔,可能是被我突然气得扭曲的表情给吓到了吧。

  我没太在意,又想到了什么后将那破盒子拿出来让他看;“你知道这是什么玩意儿吗?”

  他支着下巴;“这不就是一个盒子吗?”

  听着他的回答,我有些失望,谁不知道它是盒子,只是能把我带来这里的盒子肯定不是普通的盒子,看来他也不知道。见我一脸低落的样子,半响,他才尔雅一笑;“这样吧,姑娘,你倒不如拿着这个到南昭城的雀阁找霓阁主,说不定,她会知道你想要找的人是谁。”说着,将一块玉佩给了我。

  “真的啊?”我好惊喜,没想到居然还能遇到贵人相助。

  “在下叶竹音,只要姑娘报上在下的名字便可。”

  ....

  午后的黄昏折射大地,地面已经散去热气,清凉的风吹来,整个人舒服至极。我手里拿着一根狗蚁草在路上又唱又蹦,开声大吼着那首叶倩文的潇洒走一回;“我拿青春赌明天,你用真情换此生,岁月不知人间多少的忧伤,何不潇洒走一回...”

  “姐姐,待会会有一辆马车经过。”幽然的声音突然在耳际回想。那小家伙话也不多,从开始认识到现在他才说那么一句话,他不说话我还担心他是不是哑巴呢。我坐在路边的树下,等待着那小家伙所说的会经过的马车。

  不一会儿,果然真有一辆马车路过,我突然觉得收下这小家伙是对的选择。因为有很多事情,都需要靠这些鬼魂帮忙呢,我果断的拦下了马车。僻静的小路,马车一路向南行驶而去。放眼望去,天际边的火烧云如同策马奔腾般翻滚着。

  “驾!驾!”车夫驾驶着车子,我撩起车帘,一路颠婆是难受了些,但沿路而去的风景却美得让人陶醉。从卞州城到南昭路途并不是很遥远,快马加鞭最快一天之内的时间就能赶到,而马车则需要一天一夜,因为到了一个名为洛水镇的小镇,得要换乘别的马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