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陆潇潇,生在子时某个迷信的小村落。那是一个电闪雷鸣,鸡飞狗跳,焦躁不安的不宁之夜,大雨刮着院子外的树枝沙沙作响。

  当时在那个村子里,一个未婚先孕的女人是不洁的,是要遭到村子的人唾弃和白眼。而这个女人也不例外,她没有结婚,就意外怀上了孩子,让人震惊的是,她还是个处女。加上村里的人迷信,说她是怀了鬼胎,是不祥之人,从而被村里的人疏远和驱赶。但现在她死了,生下了这个孩子之后,死不瞑目。

  那个女人就是我的母亲,我生下来后,被当成鬼胎的我连夜被人送到了郊外的一处乱坟岗自生自灭。后来遇到了我的师父陆非。我的师父眼睛是瞎的,却是当地最有名的盲眼神算,精通占卜相术懂得阴阳道而被当地人称为阴阳半仙。他开了一家古屋占卜,以卜卦算命和解说相术经营生意。

  在发现我与常人不同的那年我才四岁,四岁以前,我并不知道我所能看见的那些东西其实是鬼。

  那是大雨婆娑的五月天,街道冷清,偶尔路过的行人打着伞匆匆走过屋檐下,踏在泥泞的石子路上溅起一道道水花。我躲在屋内,透过门缝看着一个气势汹汹的老妇带着孩子来到了师父的店里,一进来就破口大骂着。“你捡来的那个女儿就跟你这个瞎子一副德行,成天胡说八道,还吓坏了我家闺女,这事儿还不能这么算了!”

  那妇女抱着缩在她怀里的女孩,对师父指指点点叫骂着。好在下着雨,街道人很少,不然看热闹的人肯定不少。厅外,师父与她一番争议过后,那老妇得不到回答便带着孩子离开了店铺,还不忘回头嚷嚷;“我看你们全都是得了精神病!”

  待她们离开之后,我才从屋里走了出来,扯了扯师父的衣袖。师父并没有责怪我,只是叮嘱我,下次不管看到了什么,都不要轻易的说出来,那时的我并不知道这些道理。

  “师父,我是真的看见一个姐姐一直跟着她,那个姐姐还说要把她推下水去陪她。”我当时也不知道,那个缠着那女孩的姐姐其实是水鬼,因为那个女孩的见死不救,让那个姐姐葬送了一条命。而镇上的人都因为她还小,并没有深入调查这件事情。

  “唉,冤冤相报何时了,该还的总是要还的,潇潇,为师不怪你,但今后,你得离它们远点儿,免得惹祸上身。”这是师父对我说的话,而我也懵懵懂懂的点了头。陆潇潇这个名字是师父给我取的,因为我五行缺水,加上师父本希望我的人生能够潇潇洒洒的度过嘛。

  z酷…匠网v正、x版首K发

  几年后,我谨记着师父的话,开始对我所看见的东西和别人看不见的东西都不会轻而易举的去告诉任何人。师父说过,我所能看见的,不代表告诉他们就是一件好事。有时候反而会弄巧成拙,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师父的教诲,缘由于他盲眼之前所经历过的。

  过去的他和我一样也能够看见那些东西,不过那是在他很小的时候,当时的他也并不知道,总是把事情闹大,弄得人心惶惶。师父所在的那个村子,发生了一场大火之后,全村的人都难逃幸免,而师父是唯一的幸存者。

  师父说,那年他十六岁,村子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百鬼游行景象,他预测到了村子将会发生一场灾难,挨家挨户的跑去告知,却被当做是精神病赶走,村子所有人都不相信他的话,没有逃走。

  而就在深夜,一场大火很是突然,诡异的大风卷着火焰一瞬间就覆盖了整个小村,而当时村子里的人都还在睡梦中,即便是逃出来的,也被困在了那场大火里....

  师父深感罪恶,用刀子剜去了自己的双眼,从此,以替人算命和消灾解难来弥补遗憾。

  师父让我跟他学习占卜相术,我不明白,明明道术比相术更容易,还能驱鬼辟邪,为啥就不肯传授与我。师父每每都有硬理由;“你又不当道士,瞎学啥道术,一旦疏忽,那可是容易丢性命的玩意儿。”

  相术很是复杂,以人的面貌、五官、骨骼、气色、体态、手纹等推测吉凶祸福、贵贱夭寿的相面之术。师父说,相术种类根据部们可分为面相、骨相、手相、乳相等等。那年的我也很懒惰,觉得相术太过于复杂,跟着师父仅仅学了相术之一,那就是面相。跟着师父学习了大概两年,也算是小有成就。

  直到我十八岁那年师父病得很重,他知道他自己即将要死去,在临死前给我算了一卦;“是福是祸,是祸躲不过,潇潇,你二十岁将会历劫,不管你到了哪凡事一定要小心。”他虚弱的对我说道。

  我抓着师父的手,哭着点头,师父在咽气前就说了四个字;“这就是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