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殇,这么急着找我,所为何事?”太子丹朱一脸急色。

  “太子殿下……”离殇支吾起来。

  “到底出了什么事?”太子丹朱着急问。

  “是……”离殇越发的支吾。

  “王弟他……怎么啦?”太子丹朱着急得猛烈的咳嗽,咳完,帕上一朵殷红的血花。

  离殇,你倒是下手啊!

  “太子殿下,他没事……”离殇又支吾。

  “离殇,你说话从来不曾这般拖泥带水,不干不脆,一定是王弟出了事,是不是他……”太子丹朱更急了,又猛烈的咳了起来。咳得撕心裂肺。

  自己第一次见丹朱时,丹朱表情总是隐忍的,原来丹朱是忍着不在木晚晴面前咳。

  多好的男人……可惜没缘。

  如果穿成他的太子妃多好。我愿意做贤内助。

  “不是,不是……太子殿下,你别急……”离殇连忙道。

  离殇,你这样,能不让人着急吗?

  躲在帘后的木晚晴都急出满天星来。

  离殇这么支吾下去,太子丹朱能把命给咳没了,自己来。

  木晚晴趁丹朱不备,在丹朱后背狠敲了下,丹朱昏过去了。

  “待他醒来,告诉他,我在太子府,他若在乎我生死便不会坏事,我知道,他是很在乎我的。”木晚晴自信道。

  离殇点点头。

  但看木晚晴的目光有些复杂。

  木晚晴把丹朱抱到榻上,盖好,然后认真的打量他,丹朱眼窝深陷,形容憔悴,看着心酸。

  “你这家伙,荣华富贵,都享哪儿去了。”木晚晴有些心疼道。

  “后宫争宠,殃及太子,五岁时就遭毒手,”离殇心情沉重道,“在他身上新毒连旧毒,不下七八种。太子心系百姓,深得民心,声名太甚,孟尝君又视太子为已出,被齐王忌惮,屡受打击,太子能活到现在,已经是奇迹。”

  木晚晴听吧,心里又像被石头堵住似的难受。

  自来到临淄,木晚晴一肚子石头。

  做好人也是一种罪!

  “太子现在处境非常艰难,前朝有相国刘昱,二王子公子长风压制,后宫贤妃一心想要自己四岁的儿子夜邑郡王尧语做太子,处处算计太子和王后。”

  夜邑郡王取名尧语,这名字就含着做王之意,齐闵王对贤妃的宠爱可见一斑。

  自古哪个帝王不好色。

  王后老了,贤妃正当年。

  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我木晚晴已经是男人了!

  其实我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齐王对丹朱如何?”

  “齐王的心在公子长风和公子尧语身上,齐王又忌惮太子的声名,和视太子如已出的孟尝君的势力,不废太子,不过是因为太子熬不过多少时日,不愿把父子间仅有的一点脸面撕破而已。”离殇的脸上浮起悲愤。

  职场所潜……规矩,永远比老板差一点。

  差太多,老板瞧不上你,升职就歇菜了;如果比老板强,老板会忌惮你,打压,排挤,穿小鞋,日子就艰难了。

  太子丹朱犯了职场大忌。

  如此看来,太子能活到现,也算是奇迹了。

  “离殇,你是个聪明人,丹朱处境如此艰难,你为何还会心甘情愿的站到他这一边,你知不知道或许会给凌云阁带来灭顶之灾?”木晚晴需要帮手,她要了解离殇的人品。

  “知道。”

  “知道,还做。”

  “我不想错过一个辅佐明君的机会。”

  “丹朱能不能活下去都是问题,你不觉得你的想法太不现实了吗?”

  “我以前也是这么认为,看到你,我觉得一切皆有可能。”

  “终于知道我的价值了。”

  “你够卑鄙。”

  离殇,你对我评价也太高了吧!

  “丹朱前世一定做了非常了不起的事,这一世在他最美好的年纪遇上了你。”

  贬损的话直接过滤。

  职场规则,人都有令人难以忍受的缺点,唯才是用。

  能忍的人才有出息。

  斤斤计较,成不了大器。

  姐我大度!不,本太子大度。

  木晚晴此言还有一个不可告人的目的。

  离殇这么忠心太子,是不是有点那种情在。

  龙阳的典故就开始于战国。

  如是那样,这个……这个……这样帅的帅哥,自己可以牺牲一下的。

  离殇默然的看着丹朱。

  “你可以吗?”

  木晚晴笑笑:“不可以,你代我,好不好?”

  离殇看了下木晚晴,低声道:“我可以代你死,但不可以代你生。”

  真是太让人感动了。

  木晚晴的心一颤,情不自禁的抱了下离殇。

  把帅哥抱在怀里的感觉好极了。

  “以后,我会变得强大,强大到可以保护你们二个。”木晚晴不敢抱太久。

  “你能保护好你自己就不错了。”离殇不屑,离殇不习惯和木晚晴亲近,道,“小心点,不要牵挂这里,太子有我,不会有事。”

  木晚晴点头,笑如春雨:“现在,找个可信的人,让我变成太子的样子。”

  木晚晴说时,一眼看到一个身材窈窕的女子,只看到后背,一个背影都是那么倾国倾城。

  木晚晴心一颤,是少男心动的那种。

  木晚晴,你是个女的,女的,女的。

  可是眼睛移不开了,直到那女子消失,木晚晴的眼睛还盯着。

  难道有了男人的装备,就有了男人心了?

  天啊!天啊!

  “流光。”离殇喊。

  流光闪电般闪进来,手里拿着一个木匣子。

  %6酷E匠#网5h永i久免费看小Z说

  木晚晴笑意全收,还是流光?能不能换一个……

  流光还是个小屁孩,胳膊肘往离殇那里拐,还不会说话,无法交流。

  这进了太子府,自己就是太子了,作为一个领导者,身边的人一定要是自己人。

  流光麻利的打开木匣子,里面有各种妆扮工具。

  离殇一使眼色,流光立即会意。

  流光不仅武功好,化妆技术也是一流,连眼深陷都能画出。

  离殇把流光培养成全才。

  木晚晴慵懒的躺在榻上,看上去和丹朱无异。

  “太子的脸上总会挂着笑。”离殇提醒道。

  木晚晴点头:“那是一种掩饰痛苦的笑,一种绝望的笑。”

  “我最不想见的就是太子的笑容,太过凄冷,太过悲凉。”离殇像是自语。

  语气里满是心酸。

  “离殇,你认识丹朱多久了?”木晚晴好奇问。

  “十二年。”

  不是六岁就在一起了。

  木晚晴对着镜子试了很多次,终于像到十分。

  木晚晴看到镜中自己的笑容,觉得满屋悲苦。

  自己前世若有这等貌,定可以做明星了。

  没有培训演技就这么好。

  “也许你是为太子而生。”离殇像是自言自语。

  这话我爱听。

  离殇看着“病弱的丹朱”,忧心道:“最难骗的是枕边人,小心太子妃看出破绽。”

  这也是木晚晴最害怕的。

  刚才看到一个小美女都有感觉了。

  太子妃媱琴可是倾国倾城的大美女,连续几年登上凌云阁美人榜第一名。

  她不知道遇上这样的美人,拥有男人装备的她能不能把持住自己。

  快要出门了,离殇跑过来,木晚晴以为离殇担心他。心中温暖道:“放心吧,离殇,我会小心的。”

  离殇则附在木晚晴耳边道:“现在起,你就是太子,一定要记住,太子妃是你的嫂子,不要觊觎你的嫂子。”

  原来害怕自己动丹朱的女人。

  木晚晴狠狠的踹了离殇一脚。

  流光看见的,狠狠的瞪着木晚晴。

  人都有人心疼,就自己没有。

  木晚晴心里有些酸。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