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男人不狠,地位不稳

  “我一定要试试。”木晚晴执着道。

  这个太子虽然善良,可是磨磨叽叽的。

  男人不狠,地位不稳。

  坐在狼的位置上,你做小白兔,不是找死吗?

  “现在相国位高权重,贤妃执掌后宫,父王最喜公子长风,我一个太子形同虚实,身体又如此不堪,无法帮你,贤弟,如果你做太子,你要怎么做?”太子好奇问。

  木晚晴沉思了好一会道:“丹朱,你不需要知道,必要时,你要配合臣弟。臣弟现在需要十万两银子。”

  现在太子拱上去,以后取而代之。

  这个太子非常好忽悠。

  “好,明天就给你。”丹朱想都没想便道。

  “你不怕臣弟拿着银子跑了?”木晚晴玩笑道。

  “我信你。”丹朱展一苍凉的笑。

  木晚晴走近丹朱认真道:“丹朱,如果你不在了,臣弟会离开齐国,所以你要很努力的活着。”

  齐闵王不是糊涂鬼,滥竽充数的成语就是由他而来。

  冒充他的太子哪有那么容易。

  丹朱必须站在他身后堵窟窿。

  否则后果很严重。

  “贤弟,你要做什么,临淄于你非常凶险。你只要保全太子府的人,我九泉之下也会心存感激。”

  “臣弟要么不做,要做就做大。”木晚晴笑道,“臣弟不但要保全太子府,还要保全太子。所以,不要提九泉,黄泉之类的字眼,这是对臣弟智慧的侮辱。”

  木晚晴心里道:小女子现在想要凤舞战国,丹朱,你这厮不要叽叽歪歪的,好不好。

  太子丹朱的脸上显出浓重的担心。

  “丹朱,臣弟说过,臣弟很怕死,臣弟会非常小心。”木晚晴道,“丹朱,你要好好活,不管世上多少人希望你死,你都要活得好好的,活给他们看。”

  丹朱看似对人生已经绝望,必须点燃他对生活的热情。

  “贤弟,无论发生什么事,一定要活着。”

  丹朱的脸上写满的愧疚和担忧。

  木晚晴点点头。

  丹朱凄美一笑,向木晚晴伸出手。

  木晚晴上前一步,紧抓住丹朱的手。

  丹朱的手没有一点儿肉。

  丹朱瘦弱到让人心疼。

  “贤弟,我一直有个愿望就是让齐国走上正途。”丹朱道。

  能活着就不错了,还想那么远。

  木晚晴看着丹朱施着重粉的脸:“臣弟的愿望就是你好好的活着,臣弟缺银子,好找你要。”

  丹朱笑了,那笑让木晚晴想哭。

  木晚晴,记住了,现在是烽火乱世,要做狼才能活下去。

  丹朱这厮就是反面教材。

  丹朱第二天就让人送来了银子。

  木晚晴要十万两,丹朱给了十五万。

  丹朱这么大方,不是他太有钱,而是银子生不带来,死不带走。

  丹朱的生命快到了尽头。

  一定要设法救丹朱。

  在她木晚晴没有稳做太子位之前,丹朱不能死。

  木晚晴很快知道,自己落脚的这个地方叫凌云阁,离殇是凌云阁阁主。

  自己穿的这个身子是由离殇的父亲——无涯子抚养长大。

  无涯子已经死了。

  是被他的爱徒离心毒死的,幕后凶手不明。

  离殇让木晚晴恶补当今时事。

  木晚清知道,太子丹朱是战国第一美男,他的太子妃瑶琴是天下第一美女,战神擎苍是英雄榜第三名。

  “丹朱让我在他死后,替他活。”木晚晴貌似不经意道。

  离殇的身子微微颤了一下。

  “离殇,你那么聪明,你当知道,丹朱为什么这么急着告诉我。”木晚晴直视离殇道。

  “陈太医说太子还有一年。”离殇的声音很低。

  木晚晴冷笑:“这话你也信。”

  “难道不是吗?”离殇反问。

  “丹朱的经脉已经泛黑,能活一个月就不错了。”木晚晴沉声道。

  “你就这么想做太子?迫不及待要替代。”离殇冷笑。

  “那我安心等就好了,告诉你这些做什么?”木晚晴冷眼相回。

  光凭一已之力,难保丹朱周全,必须发动群众的力量。

  “愿闻其详。”离殇脸色冷意不改。

  “我要你帮我,救丹朱。”木晚晴道,语气恳切。

  离殇冷视木晚晴好久,方道:“这一次你打算要多少钱?”

  “我给你钱。”

  木晚晴的回答显然出乎离殇意外。

  “丹朱需要各种人才,没钱谁为他卖命?”木晚晴道。

  离殇看着木晚晴,目光在木晚晴身上搜索。

  木晚晴掏出银票拍在离殇身边的桌子上:“这钱我是替你要的,你不好意思开口,我替你开。”

  离殇看了看银票,目光显出愧意。

  “终南山有位七十岁的老先生叫魏武子,精通各种毒药。他很爱钱,我要你尽快用钱把他砸来。”

  这是木晚晴在古书上看到了。

  离殇思索了会儿道:“可是他在江湖并无名声。”

  “高手皆隐于尘世。”

  “你又如何知道?”离殇不信。

  “师父告诉我的。”

  撒谎的最高境界就是连自己都信了。

  木晚晴做到了。

  离殇点头。

  原来古人都好忽悠。

  “凌云阁的眼线遍布天下,一定可以找到他。”

  “然后呢?”离殇追问。

  最新I9章…2节上9{酷g%匠n7网|q

  木晚晴斜倚在椅子上,学着丹朱的语气道:“我描高了眼角,涂抹了浓眉,施了重粉,只为变成他的样子。”

  木晚晴学丹朱学得惟妙惟肖。

  “如果你起了歹念,我岂不是害了太子?”离殇过了会儿道。

  “下毒之人就在丹朱身边,你若不信,当我没说过。”木晚晴气愤道。

  离殇沉默了一会儿道:“我且信你,若有离违,流光会杀了你。”

  流光是木晚晴的护卫。长得很萌,不会说话,看木晚晴总是嫌弃的目光。

  他听命于离殇。

  木晚晴疑心流光是离殇派来监视她的。

  “离殇,你可以对我再狠一点吗?”木晚晴咬牙道。

  “我会设法找到魏武子,再把太子引出,送到一个偏僻的地方解毒,你要设法找出下毒之人。”

  哟,成功了一步。

  “朝会能推则推,推不了尽量少说话。”

  听你的话才怪。

  “太子妃是你的嫂子,你要时时记住这一点。”

  木晚晴心中冷笑,我一个女人怎么可能觊觎另一个女人。

  我是直的,宁直不弯的直的。

  算了,跟这个家伙说不着。

  找到一个同盟者,虽然目的不同,但事情朝着木晚晴希望的方向发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