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时间也差不多了,有不少人在等着你,去吧!”一个身影从角落中站了起来,朝着洛天挥了挥手,虚拟空间再次向梦境般消失了……

  床席上,洛天运行了一下体内的法力,“十四级稳固了呢!”他慢慢地睁开了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咦?有东西吃!”洛天揉了揉眼,恰好瞥见了桌子上的面包!正当他准备下床的时候,他好像发现了些什么……

  是南宫恒!他此时正趴在洛天的床席边睡得正香呢!“看来我这一次,又修炼了很久呢!”洛天笑了笑,轻步走向了桌边,拿起一块面包就塞进嘴里嚼……“好暗啊!”洛天又轻轻绕过南宫恒走向了窗户边,拉开窗帘,一缕阳光就照了进来……

  “嗯……”睡梦中的南宫恒皱了皱眉头,慢慢睁开了眼睛。“你醒了?”洛天转过身来问道。“恩……等等!洛天!你可算是醒了!你这家伙,又一次进入了深度冥想,今天都已经是晋法大赛了,如果你不醒,那真的可能要再多等一年了……”南宫恒刚刚似乎还没睡醒,揉了揉眼睛,又发起牢骚来。

  “额……什么?今天!”洛天突然想起了些什么,怪不得堕刚才告诉他,有不少人在等着他……“还有多久开始?”洛天懊恼地用手捶了锤脑袋,问道,“不知道,就快开始了吧,金鎏他们已经出发了……”南宫恒用手挠了挠后脑勺,说道。

  “快走!”洛天拉着南宫恒的手,就向门外冲去……

  “如果不是进入冥想状态不能被别人打扰,我早就冲过来把你摇醒了……喂!别走那么快啊!我脚步跟不上了!”在南宫恒说话之间,洛天已经赶到了比赛场地——安乐村村口。

  “我宣布,本年我村一年一度晋法大赛开幕!”听到这一句话,洛天不由得暗自捏了一把冷汗,还好只是错过了开幕致词,反正已经听过六七次了,这次有没有听都已经无所谓了,总之,赶上就好了……洛天嘴角又扬起一抹微笑。

  “好了,现在我们抽签来决定,一阶的比赛,十五号对十号!”只听到台上的村长叫道。一个身影已经跃了上去,看到这个人,洛天不禁捏紧了拳头,这个人正是段寒!“十号,段寒!”段寒高傲地向前走了一步,报出了自己的编号。“南宫恒,十五号是谁?”

  洛天看了看身旁的南宫恒。“恩……你能先把我的手放开了再说吗?”南宫恒无奈的看着洛天,问道。

  “哦!”洛天这才意识到从屋里冲过来一直都抓着南宫恒的手,这才放开了他的手……这是男生的手吗?洛天不禁心生疑问,南宫恒的额手抓起来感觉根本不像金鎏他们的手,南宫恒的手,和妈妈的一样柔软……

  “恩……十五号好像是金鎏!”南宫恒整了整在风中被吹得凌乱的头发回答道。

  “金鎏……”洛天又转头看向了晋法大赛的擂台,只见到一个金发的孩子跃上了台……

  “十五号,金鎏!受教了!”金鎏双手抱拳,微微躬了躬身子。“好了,双方到齐,晋法大赛一阶第一场,开始!”村长见两人都站在了台上,说道,随后退出了擂台。

  “又见面了……外地人……”段寒眯了眯眼,看向了他对面的金鎏。

  “那又怎么样?这一次我还是可以将你打得落荒而逃!”金鎏邪笑了下,不屑地说道。“是吗?十五级水系法师段寒,请指教!”段寒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说道——他以为只比自己的哥哥低一级,也足够压下这些不知所谓的小毛孩了……

  “十五级?”洛天轻轻地皱了一下眉头——还不知道金鎏现在的法力等级有没有提升呢……

  “放心吧!金鎏在你进入深度冥想的时候已经突破了。”见到洛天的动作,南宫恒说道。“突破了?”洛天不由得一惊,不过说的也是,他有突破,金鎏也会有突破吧。

  等等,突破!那么就是说……金鎏也进入了十五级!

  W看正《版Cs章节上(酷匠V网W

  “哼!”只听见台上的金鎏轻轻地哼了一声,眼瞳和头发同时变成了黑色。

  “黑化,确实是一个不错的技能。”段寒眯了眯眼,若有所思地说道。“是,那又能如何?”金鎏邪笑了一下,就往段寒的方向冲了过去。

  “哞——”一声牛吼过后,一头水牛便出现在了金鎏的面前,牛蹄一踏,便阻挡住了金鎏前进的步伐。

  “冰封之力!”一个声音从水牛的嘴中传出,冰封之力——这团力量使得整个区域都有着一层薄薄的冰霜……“果然,七八级的法力还是不能和十五级的比较。”台下,洛天惊呼了一声,要知道,之前蓝可心所发出的冰封之力,展现出来的,真的无法和这次的相比……

  “嗯?黑化,金之盾。”金鎏手往空中一抓,一块金属的盾牌就出现在了他的手中,与以往所展现的有些许的不同——这一次,金鎏的金之盾外还覆盖了一层黑色的光泽——这便是与黑化结合了的金之盾!

  看来,金鎏经过柯炎训练也不是没有进步啊……金鎏现在暂时还没有达到真正可以操控梦魇技能的时候,看来也只能用其他的方法来取得胜利。

  黑化过后的金之盾虽然说不上能够做到坚不可摧,但是却总能够抵挡住同一等级法师的攻击,所以当段寒的冰封之力与金之盾相碰撞的时候,也就溃散了……

  “嗯?盾还挺硬的。水之漩!”段寒见自己的攻击被抵挡住了,说道,只见那水牛的两角之间出现了一个漩涡,似乎要将周围的水能量吸收进去一样……

  “他……这是在凝聚能量。”台下,南宫恒扯了扯洛天的衣袖,说道。

  “嗯?聚集能量?金属攻击!”为了近距离观看比赛,南宫恒和洛天挤到了较前的位置,南宫恒的话恰好被台上的金鎏听到了——只见金鎏手中出现了数张金属的纸片,朝着水牛双角之间的漩涡打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