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水牛撞上金、木两盾的时候,本都无法再向前,再加上洛天使出的控心术,他的心神出现了一阵晃荡。

  “就是现在!”洛天的目光再次到达了奥恩身上,奥恩那绿色的眼眸登时变得深邃了——“水牛,听我的号令,攻击你身后的那个人类!”奥恩轻轻地说道,那只水牛乖乖地点了点头,便掉头转移了攻击目标,自然而然,便是在他身后的段寒!

  “哥,哥你怎么了?哥,停下,我是段寒啊!”段寒意识到有些不对劲,想要唤醒段痕,可是••••••他不知道的是,当妖兽和被会兽化的法师一旦被驯兽师驯化,就只能听见驯兽师的命令,所以,他此时只不过是白用功罢了。

  之后便没有了洛天三人的事情,洛天三人爬上了一棵树,在那棵上共同观战,此时在一直被段痕所化的水牛追赶的段寒见自己无法阻止段痕的追赶,也只好自己也用兽化的技能。

  然后,正好顺了树上正嬉笑的三人的意思——两只水牛在树下疯狂地战斗,好像段寒的法力比自己哥哥段痕法力弱一些,似乎一直在占下风,然后,很没有面子的落荒而逃了••••••“奥恩,你的驯兽技能大概能坚持多久?”洛天拍了拍身边的奥恩,问道,又无奈地看了看另一边已经笑得四处颠倒的金鎏。“等到兽化的法师用兽化把自己的法力消耗殆尽之后吧!”奥恩挠了挠他那有些蓬松的头发,说道。

  “哎!为什么我就没有一些像这样这么拉风的技能呢?”金鎏停下了笑,懊恼地说道。“得了吧你!你的技能不拉风,谁的技能还拉风?”洛天白了他一眼,要不是怕把他一把推下去,他早就推了他一把了。

  “咕咕——”也不知道是谁的肚子在叫,树上的场面显得尴尬极了。“谁?”“额。”洛天、奥恩同时叫了出来,看向了刚刚这个声音的原使俑者——金鎏!

  “诶诶诶!你们两个都看着我干什么,是不是暗恋本少?喂,你们肚子不饿本少也会饿啊!”金鎏话音刚落,洛天两人呈呕吐状,顺着一根木头滑下树,绕过段痕两兄弟就朝着家里跑去。

  “哎!你们的速度有些慢了,看我的!”金鎏看到洛天两人‘落荒而逃’的样子,不屑地说,然后,直接从树上跳了下来••••••摔到了么?很遗憾地说,并没有,而是华丽降落。然后,某家伙正想炫耀自己功绩的时候,往前跨了一步,一个不小心的左脚踩到了右脚,右脚绊倒了左脚,直接栽倒在了地上,还真的摔了一个狗啃泥,然后,某娃真正地明白了不作死就不会死(nozuonodie)的道理。

  回去吃了点东西后,洛天帮孟侨收拾出了几间房间给金鎏和奥恩后,就独自回了自己的房间——洛天在学校里也是这样,一个十足的修炼狂人,只要有空闲时间,他都会找个地方独自修炼的,今天也是如此。不过,通过今天和段氏兄弟的打斗,他好像想到了什么。

  回去吃了点东西后,洛天帮孟侨收拾出了几间房间给金鎏和奥恩后,就独自回了自己的房间——洛天在学校里也是这样,一个十足的修炼狂人,只要有空闲时间,他都会找个地方独自修炼的,今天也是如此。不过,通过今天和段氏兄弟的打斗,他好像想到了什么。

  控心,似乎不只是控制心灵,再更深一层,是可以控制人的精神世界!更准确地来说,这不应该单单被称为控心术,而是灵魂加上精神上的控制——应当称之为心神控制!段痕就是因为洛天的心神控制才会让奥恩有那么一丝机会使用驯兽技能的!

  洛天盘膝坐在床席上,双眼自然地闭合••••••此时洛天悄然进入了一种状态,他自己都不知道的状态——深度冥想!此时,他脖子上的蓝水晶吊坠发出了闪闪的微光。

  洛天觉得自己的心神进入了一个混沌、虚构的空间里——“小子,你来了?”洛天耳边传来了一个低哑的声音,声音虽然低沉,但却带给洛天一种亲切的感觉。

  “嗯,你是?”洛天朝着声源望了过去,也只能看到一个十分模糊的身影。“我?你就叫老夫堕吧!”那个苍老的声音再次从洛天耳边响起。

  g(更(.新最$L快a上酷#&匠网

  “嗯,堕老。”洛天乖巧地点了点头。“什么!你叫老夫堕老?老夫有这么老吗?只不过多比你们多活几百年罢了,罢了罢了,既然你小子这么称呼老夫,也就先这样吧••••••”堕的声音髙吭了几分,震得洛天的耳朵微微发痛。

  “额,几百年。”洛天悻悻地笑了笑,大多数法师都无法跨过一百年,更何况是几百年,所以叫堕老也不为过吧。洛天微想着,堕接着说:“几百年前,老夫与友人一战,元气大伤,灵魄飞散,半缕灵魂进入了这吊坠中,有了此吊坠来吸收天地灵气,几百年来日子过得还是挺滋润的••••••直到这吊坠传到了你小子手上。”他的声音又低沉了些。“直到,我?”洛天不解地用手指了指自己,他不明白,为什么?直到他么?

  “是的,当一年前你得到这吊坠的时候,老夫就感到不太对劲了,你体内仿佛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抑制着你。但是这股强大的力量却被这个吊坠所抑制,才使得它无法释放出来。只要这股力量被释放。世上绝对没有比它更强大的东西!但是……凭你现在的法力,还不足以控制它。一旦它失去了控制,就会让你迷失自我!”堕皱了皱眉眉头,说道。

  “所以我一年前我才戴上了它就是为了抑制这种力量吗。”洛天用手扶了扶自己的额头,轻轻地说。

  “老夫也不太清楚,不过老夫认为你必须要在你的法力足够控制这个强大力量之前,先要学会抑制体内的愤怒,一年前,我感觉到你的愤怒引起了你体内强大力量的波动,还好那股波动还不足以将老夫的灵魂力量压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尘间墨色说:

堕的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