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就是说,有两种赛制可以选择,个人赛淘汰排名在后面的三十人,而双人赛淘汰后面的二十人,也就是说淘汰排名在后面十组的人。

  “还有,对于等级较高的同学更加要努力练习,今年内院特例,若一年级法师能在内院法师手下过五招以上,则破例加入内院,当然,前提是先要过关。”最后一段话,安霂似乎有指向地看向了某五人。听到内院,似乎班里起了一些骚动。她收拾了一下东西,便走出了教室。

  ‘内院么......’洛天默默地想着,心里打定了主意。

  “哎!你们打算去哪里?”洛天前面的金鎏突然转了过来,打断了洛天的思绪,问道。“额......我也不知道,也许会回家修炼吧。”南宫恒挠了挠头,回答道。“我啊......回去帮爸爸干活,搬些柴木之类的吧。”石戟用手大力地拍了拍自己的胸膛,说道。洛天笑了笑,怪不得他这么壮!

  “诶诶诶!你们都回家,我刚才从那地方回来,我才不要这么早回去咧!要不这样,南宫恒,本大爷和你一起回去吧!”金鎏扯了扯嘴角,无助地望向了南宫恒,说道。

  “额,我的族人不太欢迎外人靠近。”南宫恒不由得苦笑了下,自己也是从家里跑出来的,加上要是让那家伙跟着,自己身份不就暴露了吗。“额,石戟,我跟你一起好不好?”金鎏转移了目标,望向了石戟。

  “没有问题啊!前提是你肯帮我一起搬木头!”石戟拍了拍金鎏肩膀,整得金鎏倒吸了一口冷气,那力气大的真的不是盖的!然后,金鎏的视线转移到了正在收拾东西的洛天身上。

  “我是没有问题,只不过......”注意到他的视线,洛天说道,看到他那恳求的眼神,洛天咽了口水,接着说,“村里的环境不是很好,条件太差,不怎么适合你。”毕竟他住的村子还真的是很偏远。

  “好啦,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对了奥恩,你要去哪里啊,也是回家么?”金鎏十分高兴地拍了拍大腿。

  “你不痛的吗?”石戟幽幽地说道。“一点也不痛啊!”金鎏瞪大了眼睛,佯装十分认真地说道。“你不痛,我痛啊!你兴奋干嘛不拍自己的大腿,偏要凑过来拍我的......”石戟面带痛苦地搓了搓自己的大腿,不满地说。“没办法,打我自己的会痛嘛。”金鎏似笑非笑地说道。“难道我的不会痛?”

  “奥恩,你怎么了?”一边安静的洛天似乎发现了奥恩的异状,十分关心地问道——从金鎏问起假期的事情开始,奥恩的眼神就似乎有那么黯淡了几分......“没什么。”奥恩摇了摇头,说道。

  “你没事吧!”看到奥恩这个反常的样子,洛天连忙起身抓住了奥恩的手臂。

  “我,我......”奥恩轻轻地低下了头,想到了什么,眼眶似乎有些发红,“我的家族在我出生后一个月,被,团灭了。”

  “团灭?”洛天些许不忍,失去亲人的痛苦他并不是没有承受过——妈妈被仇人杀害,而自己的父亲,却更是不知所踪。奥恩晃了晃脑袋,似乎有什么东西是他一直挥之不去的,“我是被人发现,带出来的••••••”两行清泪从他的眼眶中滑落,奥恩的拳头似乎捏紧了些。

  “奥恩,我明白你的心情••••••我想,要不,你更我一起回去好不?”洛天想到自己的母亲,眼眶微红,用手按住了奥恩那握紧了的拳头,轻轻地问道。

  “好。”奥恩抬了抬头,用手擦了擦眼角,随即点了点头。也许,其余的三人是无法体会到这种失去双亲的痛苦吧。

  第二天••••••“我说洛天,还有多久才能到你家啊?”一个金发的男生用手擦了擦额前的汗水,问道。“金鎏,你就忍一忍吧,现在才走了一点的路程,大概明天早上的这个时候就到了。”他前方的深蓝色头发的男生转过了头来,看了看已经被他拉开很远距离的金鎏。

  “我说,你开学的时候是怎么过来的啊?”金鎏有些许不耐烦了,原地跺了跺脚,问道。“马车。”洛天瞟了他一眼,又迈着大步向前走去。

  “诶诶诶!你怎么就不租马车出来呢?”金鎏听到后,立马冲上前拽住了洛天。“你又不早说,加上我又没有钱。”洛天咂了咂嘴,理所当然地说道。

  “咦!”金鎏停下脚步愣了愣神。“得了你,奥恩到现在一句话还没有说呢!一路上都是你在说话,别浪费体力了,在坚持一会,还有一段路就到了,加把劲。”洛天扯了扯金鎏,又往前迈去。

  “诶,你不是说明天才到吗?”“那是用来吓唬你的啊!”“你真是的••••••”“行了快走吧!”一旁的奥恩似乎听得也有些许不耐烦了,快步追上了洛天。

  m最新章W节上^2酷?匠E网

  “喂,你们两个!居然不等我!喂••••••”现在,金鎏自然而然地成为了走得最慢的一个。洛天和奥恩相视一笑,脚下的步伐又加快了些。

  “嗖!”一阵风呼啸而过,一个黑影从洛天身边穿过,站在了他们的面前,“金鎏,你这样算是耍赖吗?”洛天抬头看了看金鎏一眼,嘴角不由地带了一抹笑,看得金鎏有冒出了些许冷汗。

  “也,也没有说不能用法力啊!”金鎏想了想,屁股转向了洛天他们,扭来扭去的。“额。这可是你说的啊!那么,你就不要后悔了啊!静止!”洛天话正说到一半的时候,金鎏再蠢也猜出了他的意思,但当他正准备停下,抵御洛天的时候,洛天已经把金鎏定在了原地。

  “行了,走吧!”洛天拍了拍手,拉着奥恩的衣袖就往前走••••••“诶诶诶!洛天,诶兄弟诶,你放过我吧!”正当洛天他们经过金鎏身边的时候,被定在原地的金鎏苦笑了一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尘间墨色说:

金鎏静止前保持的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