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洛天膝盖往前一倾,双膝跪地,在草坪上刻了三个响头。“妈妈,三拜父母恩,小天明天就要离开这里了,去学习法术了,妈妈,我会常常会来看你的,放心吧妈!小天绝对不会辜负你对我的厚望,我一定会成为一个大法师的!”洛天还是强忍着,不让泪珠落下来.

  而此时,躲在离他不远的树后面的孟侨,早已泪流满面,他没想到洛天会这么坚强.洛天在墓前呆了许久,才肯离去,离去时还回头看了一眼墓碑,眼中满是留恋,满是对母亲的留恋,他真的不想离开这里,不想离开这个拥有母亲气味的每一寸土地,可是没有办法,他肩上有责任,他要为母亲报仇!

  洛天走后,墓碑又恢复了原本萧条冷落的模样,而和往常不同的是,多了几分生机——正是洛天摘给洛雪的那朵花,那朵粉嫩的花.

  第二天

  开学报到的那一天.孟侨租了一辆马车,带洛天去博克斯学院。路上,正当马车跨离了洛天所居住的村子,洛天的眼泪,就像瀑布一样,止不住地往下流.六年了,洛天来到这个世上已经六年了,除了他来到世上那一天,他都没怎么哭过——摔倒了拍拍手不哭、被同伴们取笑讥讽不哭、看着母亲死去也没有哭、去看望母亲的墓碑时,也强忍着没有哭.而现在,他,却哭了.

  他不想见到母亲离他而去,他不想离开家乡,他更不想离开自己与母亲在一起的地方,不想他的双眼被眼泪遮得快要迷糊了.慢慢的,他进入了梦乡.他也该是要歇息一会了,这几天,他夜不入眠,他就只是一个六岁的孩子,真的不需要承担这么多东西,他,也该是要痛痛快快地睡一场了。

  不一会儿,马车就驶进了城市。

  此时,在睡梦中的洛天也渐渐苏醒,映入他眼帘的是新事物——这座城市的繁华!要说,洛天从小到大根本没有来过大城市,所以,他暂时把离开家的忧伤放在了一边,大概,在这里,会过一个新的生活吧。

  在这个城市的某一个角落里,一个呆呆的小男孩蹲下身子捡起了一根刚被风从树上吹折的枝条,纸条刚到了他的手上,就立马变了一个样子——枝条短缺的地方慢慢地变得完整,甚至是在枝条分叉的地方长出了几朵小花,‘看来又活了过来了呢!’男孩那禄色的眼瞳中满是笑意,他缓缓站起身来,将那张满小花的枝条放进了他那满是补丁的衣服的口袋里。“看来,今天,该去学院报到了吧。”他用手挠了挠和他眼眸一样颜色的头发,虽然乱,但总给人一种干净的感觉。

  看"y正,版L9章节I上}酷匠y|网

  此时,已经有两个人来了博克斯学院,一个高大的,看上去大概也是有二、三十岁的人带着一个有着深蓝色头发的六岁左右的孩子,五一,这两人就是孟侨和洛天!洛天观察了一下博克斯学院的外围——大门上标着‘博克斯中级法师学院’这九个字,门下两个门房,看起来和别的学员差不多。

  “你们那来干什么?这里是学院,可不是给你们这些乞丐游玩的地方!”洛天和孟侨才刚走近了大门,就被其中一个门房拦住了。乞丐?洛天和孟侨的衣服都满是补丁,难免会被人这么认为吧。孟侨从口袋里掏出了些什么东西,递给门房。

  “我们是新生报到的,诺,你看!”孟侨也没有打算跟他们争吵,只是将那封录取通知书拿给了门房。门房不屑的将信一把抢过,拆开一看,呆了呆——天!一个衣着如此破烂不堪的男孩竟然通关过了法力认证的考核,而且,还是满级通过。

  “里面请!”门房一看情况,连忙把之前的态度扭转了过来。孟侨就这样拉着洛天走了进去。

  中级学院,虽然会招收不少平民学生,但也终究是有贵族学生的存在的,否则,学院经济又如何周转得过来?而现在,这一老一少,而且衣服上还打着补丁的人,自然也成为学院中贵族学生的讥讽对象。

  洛天这一路上都不怎么舒服,在这一路上,他看到了不少穿着华丽的学生,指着他这个方向大小,也可以说,让他受尽了耻辱。终于,他们到了学院的新生报到点,但他们到达的时候,报到处的人不多,也不可以说他们来得早,其实,这个时间已经算是要接近迟到的了。

  “叫什么名字?”自然,报到处的老师也不太喜欢超时的学生,若是贵族,还可以原谅一点,可是他,“洛天!”罗天回答道。“一年级一班。”报道处的老师瞟了一眼他手上的表格,说道。“额,.老师,请问一年级一班在哪里?”洛天尴尬的挠了挠他的头,说实话,他还真的是一个路痴。

  “诺!”那个老师白了他一眼,用手指了指某一个方向。“谢谢老师!”洛天鞠了一个躬,就独自朝着所指的方向奔去,学院规定,家长只得陪同到报道处。

  到了那个老师所指的位置,他抬头看了看门前的牌子——一年级(1)班。‘看来,找对地方了呢!’洛天想着,便朝着里面走去,他往里面一看,发现里面已经做了一大半,看来,他来得还是挺慢的。可以说,刚开学的时候,座位是可以任意选择的,可现在,已经被人坐了一大半。洛天寻找了一个空位!哦不,准确的来说,是四个,而且还是聚在一块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