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呤叮呤……”,又到了下课时间,而老师刚宣布完下课还不到五秒,教室里已经空荡荡的了,只有顾小雅依然端坐在座位上,一动不动,两年多了,她还是这个样。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已经是初三了。张天琪的个子已经窜到了差不多一米八的个头,他再也不能坐在顾小雅身后了。而顾小雅也欲发出落得水灵,身体也有了真正的女性气息。

  “喂,天琪,你怎么不下来打球啊?”教室门外,天琪的同桌兼死党莫宇一边把玩着篮球一边问道。而这时顾小雅才意识到,原来教室里还坐着一个人,但她并没有回头,而是继续舞动着手中的钢笔。

  “没心情!”张天琪左手撑着那颗让万千女生着迷的脑袋,右手旋转着铅笔慵懒的回道,而他的眼睛却始终不离与自己隔着三张桌子远的顾小雅,不知道心里在盘算着什么。

  “哟,咱家张大少爷也会有心情不好的时候啊?真是少见啊!”莫宇看着眼前的景象,心里似乎明白了什么,但嘴上仍不知死活的调侃道。

  张天琪不想搭理这个不知死活的家伙,嘴巴冷冷的抛出一个“滚”字。

  难得见张天琪心情如此低落,死党莫宇似乎看到了一场好戏,一下来了兴致,三两步窜到张天琪身边,继续调侃道:“哎,你说这个傻妞是不是屁股上长钉啊,两年多了,除了放学,就没见她离开过那张板凳,现在居然还把张大少爷你给传染了,不得了啊。”

  “你丫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嘴巴给撕了?”

  见张天琪欲伸手拧自己,莫宇连忙向后一闪,捂着自己的嘴巴道:“别啊,我还指望它调戏良家妇女呢!”莫宇虽没张天琪长得那么高大,但在学校也是数一数二的帅哥,加上已是初三的学生,也总有一些倾慕其的女生屁颠屁颠的跟在身后师哥师哥的叫着。

  懵懂的青春期,总是让人有着无限的冲动,就连一向“不食人间烟火”的张天琪也不知道自己的情窦是何时初开的。他突然发现自己对眼前这位少言寡语的宿敌有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情感,似乎是一种怜惜。不对,他不是要征服她的吗?怎么会反过来被她征服了呢?不可能,一定是自己疯了,不可以胡思乱想,一定要冷静,冷静!张天琪突然坐直了身体,双手掌心由上至下做了一个深呼吸的动作。他着实被这种突如其来的想法吓了一跳。

  身旁的莫宇见张天琪突然如此举动,也吓了一跳,连忙伸出手摸了一下自己的额头,然后再摸着张天琪的额头惊呼道:“天琪,你是不是生病了,你别吓我啊!”

  话音未落,张天琪便一把拍下莫宇的手,一个箭步的冲出了教室,跑到了洗手台前,用冷水猛的往脸上泼。他想把自己泼醒,他不要这种乱七八糟的幻想,但是越泼却越清晰的发现,他真的对顾小雅产生好感了。阳光下,那张清纯的脸庞像放电影一样,一张张的从他眼前闪过,或微笑,或忧伤,就连微风吹过的发丝,都是那么清晰的让人难以忘怀。

  可怜的莫宇,张天琪三个字还没叫完就已经不见了其踪影,傻傻的抓着自己的脑袋望着教室门外。张天琪突如其来的反应还真让他丈二和尚摸不清头脑。再回过头时,发现一直安静的顾小雅正直直的盯着自己,又突然吓了一跳。而对于顾小雅的那一句:“他怎么了?”莫宇也只能无耐的耸耸肩表示自己也无所知。

  -更N新t*最?快上酷^9匠网Pf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