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山雨欲来风满楼

  夜风凉凉的拍在身上,湖边的柳树沙沙作响,湖面在月光的照耀下异常平静,仿佛预示了一场即来的风波。今夜是月圆之夜,自古以来满月之时阴气最盛,妙勾在今日必定会有所行动。

  我们之前大摇大摆的闯入映月湖,今日又完全暴露在敌人面前,其实我觉得还是有些不妥的,但是小白和黛墨却难得意见一致,这让我不小的震惊了一下,自打步惊云和黛墨独处过后,黛墨对小白好像没那么敌视了,也不清楚到底说了些什么。

  小白站在我身边一脸的风轻云淡,他倒是泰然自若。我怀里抱着貔貅,看着貔貅纠结的脸,它怎么越长越丑?

  这时丑不拉几的貔貅抖了一下,钻进我怀里,把屁股漏在外面,活像一只鸵鸟。

  “哼”小白一手抻出貔貅“你到是会占便宜啊,就这么点儿能耐?”

  貔貅被小白拎着,来回的折腾着,折腾累了认命的耷拉着脑袋瞪着水汪汪的眼睛看着我,这么一看更丑了。

  我伸手接过貔貅,把它解救出来“好歹也是我儿子。”

  小白看了貔貅一眼“我可没有这么丑的儿子。”

  ……

  我沉默了……

  貔貅也沉默了……

  我伸手拍着貔貅安慰着它受伤的心灵。

  “来都来了,藏着掖着算什么。”

  声音未起,便传来一阵琴声,貔貅还在我怀里瑟瑟发抖,渐渐地开始眩晕起来,我动手封了它的听觉,妙勾的琴声可不是闹着玩的。转眼一看黛墨已有些受不住,我凝聚仙力调动湖水,顿时波涛汹涌江洋翻覆形成一道水障遮挡住妙勾的琴声。一竖起仙障便能清晰的感到琴音夹杂着强大的内力席卷而来,不断地推动着仙障,很快仙障中不断有水倾泻而下,障壁碎裂开来,随即“哗”的一声倒了下来,就在这时我催动自己快速的前移,用银针刺破了树丛一处。

  “这么快就发现我了,你还真是不简单啊,搁月大人。”

  听她这话不禁笑了笑,只有揽月阁的人才会叫我大人,而知道这一点的就只有……她这么一说倒是肯定了我的猜测了。我拂了拂衣裳边料,随手拿起掉在衣服上的叶子“一叶障目,不见泰山。你功夫倒是不弱啊!”

  不远处丛林间缓缓走出一个人,一身紫衣劲装,定是妙勾无疑了。

  在这个时代,随战乱频繁,却也有不少商户人家富甲一方为战乱提供军粮,这些人比起平民百姓舒坦的不只一星半点儿,他们过着的生活与王公贵胄无二,但是有的底线是绝对不能触碰的,就比如,紫色。

  “能承蒙搁月大人夸奖,这真是妙勾的无上荣耀啊。”

  “既然你知道我是谁,想必你也肯定知道你不是我的对手吧。既然这样……”

  “既然这样,那不如大人就直接放过妙勾,转身离开吧。”

  我心里冷笑着,这小妮子倒是会讨便宜“既然来了,哪有空手而归的道理?”我解开了貔貅的禁制,它马上就活蹦乱跳的了“但我安某人也决计不是贪心的人,你只要把那书生的鬼魄给我连带着解除湮月郡的禁制,我马上离开绝不会插手天俣的事务,怎么样?”

  “这搁月大人也是太为难妙勾了,这禁制也不是妙勾说解就能解的啊。”她一脸为难的看着我,演戏的成分居多一些,像是根本没打算让我们离开一样。

  “那倒无妨,你只把书生的鬼魄给我,我自会帮你解除禁止。”

  “大人这么理解妙勾,妙勾真是感激呢,只是……”她若有似无的瞟了一眼地上“这禁制大人是解不开的,而且这鬼魄我也不能给。若大人执意如此,那……”

  我按了按手中的银针“如何啊?”

  “那妙勾就只能好好招待大人了……”话音刚落只见大批的鬼军从湖里爬出来,顿时无数嗜犽破土而出……

  “就凭这些就想拦住我们,你也太小瞧我们了吧!”黛墨说着就解决了不少妄图入侵的鬼军,她对付这些有自己的招数向来利落。小白和步惊云也升起火把逼退了嗜犽虫。

  我撇下貔貅飞身上前,开始下咒,马上和妙勾缠斗起来。我有仙术护身妙勾自然打不过我,不过几招便被我撂倒在地。我用仙力压制着她“不听话的人不可爱哦,用鬼魄换你一命,想必天俣会觉得很值吧。”

  “哈哈……”妙勾抹去嘴角的血“我打不过你,他又怎么放心让我自己一个人来这里呢?”

  我感觉身体里的仙力越来越弱,渐渐地已经抑制不住妙勾“搁月大人,小心了哦!”

  腿一点一点软下去,这是怎么回事?她站起身扑了过来,我甚至连闪躲的力气都没有就向后仰过去,眼看她下一掌就要打到身上。

  “别怕,我来了。”我安稳地靠在小白身上,跟我预想的一样,好像也跟我以前预想的很多次一样,我就应该安稳的待在他身边……

  两道强大的内力汇聚,形成鲜明的波动。我努力站起来却一点力气也没有,黛墨也跟我一样,没有丝毫的力气。看着没有问题的小白和步惊云,我瞬时就明白了,这是专门抑制仙者灵力的灵童,原来是巴蜀紫荆宫。

  在这个适者生存的年代,不少人奋起抗战,为了维护四海安定。生存,不过是由战争操控着的一场对弈,黑白两立,楚汉分明。有的人认为,尊严不过是为弱者找的借口,只有活下去才是真正的强大。他们的确是自保的门派,只不过不是对抗天俣的门派。巴蜀紫荆宫就是这样的存在,这里的人世世代代为天俣征战,据说他们可以满足主上的任何要求,当然,他们只是为了存在,所以只为最强大的人服务,也就是说如果有一天天俣倒台了,他们会毫不犹豫的投入我揽月阁门下。

  看来天俣不仅仅找了占星间的人来,还有灵童,这些灵童没有灵力,却能抑制仙力,天俣倒是真给我面子。

  我费力的折腾着,渐渐有了点体力,却感到小白紧了紧手臂“安分点,小心变成寡妇!”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

  “反正都已经这样了,大不了一起死呗。”我时刻注意着身边的动向,忽然一道灵光从妙勾身后略过,妙勾阴险的笑了笑。

  “你愿意跟我死在一起吗?”

  危险!

  相看白刃血纷纷“我还不想死!”

  不知哪来的力气,右手一挥,顿时火光乍现,一阵铃铛碰撞的声音传来,拂袖环又回到手上,想不到最重要的时刻还是它救了我一命。

  C8酷匠+网正版3B首C=发

  拂袖环是我的武器,孟婆婆说是我娘留给我的。平时会化作手镯的形状戴于双手手腕之间,外圈是护魂铃,我先带着麻烦,就摘了下来,但毕竟是我娘留给我的,没带在手腕上,我也戴在了身上。唯一不好的就是难得摘下来,一旦带上若是不得他允许,他便不会下来,这下好了,没意思的时候可以听铃铛解闷了。

  前方跟我过招的人站起了身,默默地站了起来,不发一语,想必他就是灵童了。刚才扔拂袖环的时候力气已经用完了,希望小白这回能靠点谱。

  可能是我诚心的祈祷显灵了,小白这回甚是靠谱,撂下我就去打架了,马上一个软物送入怀里,我低头一看黛墨正靠在我身上,步惊云在身前看着她,嘴里的话却是对我说的。

  “我去帮忙,你们两个相互照看好。”

  我看着正在奋战的小白,步惊云和貔貅,再看看自己和黛墨,甚是郁闷。

  他们出手招招凌厉,本想没了我和黛墨绊脚他们会很利落的解决完,没想到那灵童会那么强,步惊云和妙勾纠缠的难分难解,而小白,跟那灵童过了几招之后竟渐渐居于劣势。

  看那灵童的穿着,金线华袍,肯定不是简单地角色,据我了解巴蜀紫荆宫那些不但能抑制仙者灵力,而且内力强大的人数不胜数,但我认识的却没有几个,最好别是……那可真是个难缠的角色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1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