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不知怎的一股浓浓的悲哀席卷而来,渐渐覆盖了身体的疼痛,却压抑的喘不过气。我握紧双手抱着头,看向漆黑一片的夜空,无助的感觉快要把我淹没了。模模糊糊中我看见自己环视四周,用力的说着“他们身上都有我的血债!”

  身体不住的颤抖着,我鬼使神差的看着身边的所有人嘶喊着“你们身上都有我的血债!”

  我明显感觉身上的手臂顿了一下,紧接着我便昏睡了过去。

  梦里我走在一个树叶铺成的迷宫里,那里长满了藤条,我走丢了,摔倒在地上。又看见了那个背对着阳光的身影,他缓缓的朝我伸着手,我想抓住他,他却越来越远,我站起身向他跑着,心里喊着嘴里却发不出声“等等我,带我走啊,带我走!”

  等我终于张开了口,我迫不及待的喊了出来“带我走!”

  眼前黛墨急切的看着我,这张冰山脸居然也会有表情“我睡了多久?”

  “你……有没有想起一些什么?”黛墨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倒是莫名其妙的来了这么一句。

  我愣了一下,她不是应该问问我现在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然后在贴心的喂我一点好吃的吗?想想也对,黛墨不是寻常人,她是个很厉害的没有女人味的女人,温柔这事她向来做不来。想明白这点之后我也就有些释怀了,偏偏一觉醒来,发生过什么差不多都忘干净了,我看了黛墨一眼,那副表情好像很严肃,于是我也很严肃的点了点头“好像想起来了一点点。”

  “那你都想起些什么啊?”黛墨问着我,我嗅到了空气中有一些试探的味道。

  “嗯……想起来不少……”

  黛墨震惊了一下,转口说了一句“也好,也好让人省点心。”

  我看着她矛盾的样子,非常好奇为什么我想起来过去她却不为我感到开心,但是我也知道,她不会做伤害我的事情,既然她不想我想起,那干脆就不要想起,总会有新的记忆来填补我余生的空白,也会有新的人来带着我走向未来……

  “逗你呢,我一个死人能想起什么啊?”

  刚说完这句话就感觉一道寒光刺向我,我抬头看着黛墨像是要杀人的表情,顿时想多加几床棉被,咽了咽口水“你还没告诉我我睡了多久呢?”

  黛墨伸手摸着貔貅毛茸茸的小脑袋“大概能有一盏茶的时间吧。”

  “啊?”我觉得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啊,怎么才过了这么点时间啊,这么点时间哪够他们几个为我担心啊“才这么短啊?”

  “骗你呢……”

  “那小白呢?还有那个男的跑哪里去了?”

  “别急,先躺下。”黛墨把我摁回了床上“这事不简单,那个书生被天俣利用了,天俣利用那书生的心结把这湮月郡用术法包裹起来,无法看见外面的太阳,阴气甚重用来储存他的鬼军再好不过。我也是巧合下知道这些才提前赶来的。”

  “什么巧合啊?我怎么遇不见啊?”我玩味的看着黛墨,又想起来那个邪邪的步惊云。

  黛墨白了我一眼继续说下去“你应该感谢我来过,不然咱们都回不来。刚才你晕了之后天俣的手下就现身了,他们不能离开书生太远,还好我用银针牵制住他为你得了一个逃生的机会,要不然你也得成天俣的鬼军。”

  “天俣手下?”我努力搜索了一下,却没什么记忆“哪一个啊?”

  “你还别说,这个你还真知道。”她看着我的眼睛缓缓说道,“妙勾”

  妙勾……可不是一个简单的存在啊。

  据说她是天俣身边四大高手之一,也是天俣最亲近的手下,传说她有着世间最美的嗓音,但是听过她嗓音的人除了天俣都不在了,因为她武功高强且心狠手辣,折磨人的招数数不胜数,而且声音的穿透力极强,让人在不知不觉中中招防不胜防,这种厉害的角色怎么会被派到这里?

  黛墨看出了我的疑惑“大概只有两个解释了,第一是天俣要来了……”她看了我一眼“这第二……”

  “应该是有什么重要的人物要来了吧。”说完这句话我瞬间就想起了那个提着灯笼的女孩儿“黛墨,你认识阴姬吗?”

  她奇怪的看着我,好像不明白我为什么会提到一个不相干的人。“不但认识,而且熟的很。问她做什么?”

  “她救过我。”我还记得那天晚上占星间的事情,要是没有她不一定会出什么事呢。

  “她救你?”黛墨像是听见什么奇怪的事情一样“她以前可没少想害你。”

  我有些不敢置信“是吗?”怪不得第一眼见她的时候以为她是来管我要钱的呢。

  “但是也不一定,毕竟她也是听命行事。幽冥司主……”黛墨无奈的看着貔貅“谁知道他能在想什么。”

  我忽然又想起来“虽说这里是天俣养兵的地方但他应该不会来这里,你说会不会是占星间的人……”

  一阵脚步声响起,待我抬起头小白已经走到我面前,一把软剑直指他的喉结。

  “你来干什么?”貔貅被黛墨这么一折腾掉到我被子上,懒洋洋的钻进被子里,在我身上蹭了个舒服的地方,睡过去了。

  我安然的躺在被子里,拍着貔貅,看戏。

  果然步惊云随后就到了“怎么了?动这么大肝火?”

  “你也滚!”黛墨伸出空着的右手,指尖的银针若隐若现的抵着步惊云的眼睛。

  步惊云轻轻拂开黛墨的手“别急啊,我要是就这么走了,你以后不就守寡了吗。”

  酷Pc匠0网y首^发);

  黛墨一句话不说也不看着他,只警惕着小白“李翎羽,你到底要干什么?”

  我偷偷瞥了一眼步惊云,黛墨只有在对待陌生人的时候才不愿说话,而对待敌人,自然就是对待小白这样。步惊云自嘲的笑了笑,又看向黛墨,眼里充满了不知名的情愫。

  小白看着黛墨缓缓开口“你们这么久不见了,没有什么话要说吗?”小白缓缓靠近黛墨小声嘀咕了两句,黛墨手中的剑眨眼就掉了下来。木然的转身走了出去,我看着不明所以的步惊云“还不跟着啊?真不怕出什么事情?”步惊云愣了一下,笑了,急忙跟着跑出去了……本来想看戏,但是主角都走了,唉!

  “这出戏怎么样?”小白矮身坐在床上,看了看我怀里的貔貅,视线又转到我身上“看你的样子,很是遗憾嘛。”

  “我很好奇你都跟黛墨说什么了?”

  “山人自有妙计。”小白抬手帮我掖了掖被子“感觉怎么样了?”

  我好奇的紧,也不搭理他,就一脸无趣的看着他,他被我看的久了无奈道“找个时间再告诉你,现在先告诉我身体怎么样了?”

  其实,对付小白这种人什么招数都不好使,看了小白许久,越看越奇怪。

  “好看吗?”

  我没理会他的调侃“我们以前认识。”

  我没有问他,我在陈述一个事实。

  小白脸色变了变,随即又恢复正常“对啊,认识很久了……久得忘了人,感觉也不会丢失……”

  “可是第一次见面时……”我还记得第一次见面,他赖着我非要以身相许时的情景,那时还不知道他是这么沉稳的人,只当他是逗我玩。

  “新的缘分,从相识开始。”

  “你知道我的事情,你也知道我什么都不记得了,所以救你也是安排好的。”看着他的眼睛,仍能感觉到那天的水温,还有那个……凉凉的吻。

  “那是汜水,若你不救我,我就死了。”

  “所以,我很好奇……”拍着貔貅的手停了下来“你豁出性命来跟着我……究竟有什么目的?”虽然我很感激他这一路上帮着我,但是黛墨对他的态度实在让我疑惑。

  “你不愿意相信任何人,却在潜意识里认可黛墨的行为,你们的感情真的很好。”

  他不明觉历的说出这句话着实让我不知如何接口。

  “她大概是世界上唯一全心全意对你好的人了。”小白转头看向外面,我知道外面黛墨还在和步惊云在一起“可是黛墨终究不愿意再相信我一次了。”

  我忽然觉得他越扯越远,急忙把话题拉回来“你知道我的过去,你也肯定知道我这次出来的目的吧!”

  “我知道,但是……”他转过头看着我“对不起,我不能帮你。”

  他就那么静静的看着我,我真诚的在心里想着,你可千万别是我要找的人,否则,我一定会杀了你,替我自己报仇的……

  我面上云淡风轻的带过,笑着说“不用你帮忙,别添乱就行。”

  两天后,我们又站在了映月湖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