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场雨下得真好啊,洗干了湖边层层的血渍,搅动了映月湖长久的平静,带走了久违的星星月亮,却怎么也浇不灭那燃起的熊熊大火,他抱着她坐在房中,把她往怀里紧了紧,哼起了她常的歌曲“……既含睇兮又宜笑,子慕予兮善窈窕……风飒飒兮木萧萧,思公子兮徒离忧。”

  思绪流转,他又看见了雨中那曼妙的身影,那雨,就和今天一样美“我叫湮月,记好了,忘记了,我可是要生气的……”

  自此之后,湮月郡再无白昼……

  +◎酷U+匠网$正K8版首发

  “这么说,她还是死在了你手里。”我低头沉思着,虽然是为了保护他撞到他怀里从而被剑杀,但是剑还在他手里啊!我这么想着就说出来了,小白拽了拽我袖子,我抬起头看向那个人。

  他像是忽然被点醒了一样,先是愣了一下,嘴里不住地念叨着“我杀了她,是我杀的……”直到后来像是不断的再提醒自己一样“是我,都是我,都是我……”他站起身像是再也受不了了,开始发起了狂。这一刻我忽然觉得很对不起他……

  “不是你。”一个声音从天空传来,不男不女,很像宦官。这时这个声音再度传来“你忘记了是谁要杀你们了吗?”

  那书生渐渐平静下来“是她,她破坏我们的关系,她要杀了湮月!”几乎是吼出来的,很有震慑力,因为我着实吓了一跳,没想到一个书生会有这么大的爆发力。

  “对啊,那你就杀了她,为你心爱的女人报仇啊!”

  书生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对,杀了她,杀了她报仇。”书生向四周寻找着,我以为他是在找剑,没想到他冲着我就过来了,他该不会把我认成那个女的了吧。

  就在我愣神的时候,小白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速窜了出去,好小白!我在心里为他叫好,回头一定给他加餐。

  这书生虽剑法精湛,但遇见小白这种内力深不可测的人就危险了,果然不出我所料,没几下子他就被小白给治住了。

  我刚想夸小白两句,却发现土地里面有动静,不少的黑虫子从地上爬出来,这些虫子一个个肚子都特别大,这些虫子不断的围了过来,小白刚想冲过来却被书生缠住了,我看着书生不知道哪里来的剑,心里甚是悲壮,毫不犹豫的就把貔貅扔了出去。对不起貔貅了,这次你帮了我,下一次我帮你嘛!

  可是虫子实在是太多了,我闭眼下了一个咒身边就胀起一个强大的气场,暂时能宝我一时,终归不是长久之计,我急切的盼望着小白能够赶紧解决那边来帮帮我,就真的向那边望去,一望不要紧,那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许多人缠着小白,再看书生早已不知道哪里去了。

  那些多出来的人,脸都是乌黑的,青紫色的嘴唇,僵硬的肢体,看小白不断在他们中间穿梭,他们流的血都是暗黑色的,看他们中了小白这么多招也没倒下,应该是天俣的鬼军,这些鬼军是天俣大军的主力军团,因为都已经是死人了,不会再死一次,所以让它们上阵杀敌再好不过,那这些虫子应该也是天俣的助力了,嗜犽虫子能侵蚀人体,钻入血肉里,让人活活疼死,专用来扫尾的。对付这些光用砍的没有用。

  我思量着对策,貔貅正在奋战,看它的样子能顾得上自己就不错了,希望还是要寄托在小白的身上。但是如果我要帮小白的话肯定是要散去我的气场,那就没有什么东西可以保护我了,可是我要不帮他呢,估计打下去就没完了,我权衡了一下利弊,还是散去了结界,飞身到小白身旁。

  他见我过来,手上动作不停嘴角一挑“担心了?”

  “怕你倒下了,没人给我做饭。”我摆起手势下咒,顿时无数的银针从身边飞出,但凡沾上银针的鬼军都倒在了地上,这些银针都淬满了揽月阁的毒“你去帮貔貅,这里交给我。”

  小白二话没说扭头就走了,看来对我很是放心。

  不一会儿这些虫子和鬼军看起来已经没多少了,我正想着总算完事了,这时却听见小白惊慌失措的声音“月儿……”

  我一转头,再想收势已经来不及了,我心里埋怨着小白,凭他的速度有叫的时间早就飞过来了,眼看着剑已经到了眼角……

  我看着越来越近的剑锋,心想这下完蛋了,不但人是个假的,这下脸看来也得换个假的了。黛墨说我这张脸长得妖里妖气的这下好了,添了道疤不得更妖孽了嘛,我紧闭眼睛正胡思乱想着,一道寒光闪过,我听见一阵乒令乓啷的声音,伸手摸了摸脸,幸好还在。

  “小心些!”声音急切又温柔,可惜听声音应该跟我没甚关系。

  “放开!”听起来人家还不领情,不过这声音……

  回过头果然是那张久违的面孔“你怎么在这里?”我抬头看了看眼前的男人,嘴角微微翘起,仿佛并没有因为碰了个钉子而尴尬,长得挺俊的,就是侧脸上有一道疤,看起来邪邪的。“这又是谁?”

  “你认为现在合适说这些?”黛墨擦过我直奔身后的鬼军而去,我刚想回过身去帮忙,冷不防一股寒意擦身而过,下一秒我已经被小白紧紧锁在怀里,我反映过来刚想推开他,就感觉到他紊乱的气息喷塞在我后颈处,甚至能感觉到他的心跳,很快的心跳。

  “喂……”我拍了拍他后背,尴尬的看了一眼身旁看戏的另一个男人“我还没死呢!”

  一旁的男人撇了我一眼,邪邪的笑了一下去帮黛墨了,我郁闷且生气的说着“没完没了了是不是。”身前的人愣了一下,我趁他走神的时候狠狠地照着他的脚踩了下去,当然,我没踩到。在我刚刚抬起脚的时候他就已经察觉了,我还是太慢了。

  “我担心你,你却想踩我?”小白抬起眼面无表情的看着我。

  “好心提醒你一下,现在我们很危险。”我话音刚落,瞬间就被小白搂在怀里升了起来。一柄剑堪堪插在我们刚刚站着的地方,我看着原处,咽了咽口水,脑袋上传来凉凉的声音“谢谢提醒。”

  我摸着扑通扑通的心脏,漫不经心的回答着“不谢。”话还没说完,一根银针直逼我们而来。

  “看来,有人生气了。”小白看了我一眼“小心了哦!”说完他毫不犹豫的送了手。

  “啊啊啊啊啊啊~你们要害死我啊!”就在我以为屁股要开花的时候我已经稳稳的落在了小白怀里。但是还不及多想就听见黛墨的声音“不是跟你说过离他远点吗!”

  我再看过去的时候地上已经只剩尸体了,不愧是黛墨啊,但是我还是很生气。

  “你就生气到想把我毁尸灭迹?”我看着黛墨抱着貔貅时指尖莹莹的银光,就知道刚才是她发的针。我从小白怀里跳下来“我要不是认识你们还以为你们要合谋害我呢。”

  “屡教不改!活该你受罪!”黛墨说完就转过身去不再看我了。

  我转了转眼珠子,凑了归去“这几天跑哪去了?”我看了看身后那个男人,他默默的走到了小白身边。“他们俩认识啊?”

  “你看不出来吗?”黛墨摸着貔貅的脑袋,貔貅只有在她怀里才安安静静的。“他的帮手。”

  我总觉得黛墨对小白有一股莫名的敌意。那个男人跟小白说着说着就走到我身边了“你好,我叫步惊云。”我刚想表达一下友好,忽然一阵大风剐了起来,越来越大,黛墨抱着貔貅很难保持平衡,我想过去扶她却很难迈步,好不容易走了一步但是脚步不稳狠狠地往后跌去,却跌进了小白怀里,他伸手扶着我,看他并没有很吃力的样子,我想让他去帮黛墨,我还没说他就示意我朝那边看去。果然步惊云已经把黛墨护在怀里,看样子黛墨也并不是太讨厌他。我看着他们的样子,又看向小白,忽然一个恍神觉得似曾相识一般,头一晕却闪现了一个片段。

  我躺在一个阴暗潮湿的监狱里,湿湿嗒嗒的墙壁,周围是无边无际的黑暗。

  紧接着,我来到一个地方,一片模糊,连地面都看不清,却能看见一地的尸体,还有身体里正在往外汩汩冒血,一切都是灰蒙蒙的,只有身体的疼痛是那样清晰,越来越疼,狂风还在耳边呼啸,我却感觉不到风的动向,只觉得浑身都是血,很痛很痛,痛的我叫出来声音“啊!”

  这一声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我能感觉到有人把我抱在怀里,我却异常的想要挣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