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样子他好像早就知道我们要来了。在这一隅波光前,这个人的身份已经不言而喻了,只是他不是应该死了吗?我和小白对视一眼,向前靠了靠。

  “我从未见过穿着嫁衣的姑娘,倘若她穿着嫁衣应该是要嫁人的吧,怎么会到处乱跑呢?该不会是……”我故意顿了一下看他的反应,他偏了偏头虽看不清脸但似是在等着我继续说下去。

  看正%版|R章/y节上…}酷n匠网

  “被夫家休了吧?”

  “怎么会!”看他这么急切的想要证明自己,看来应该不是男方的问题。

  “我没有。”看着他逐渐平静又把侧着的头转回去了“是她先背叛我的,她自找的。”

  看来的确是女方的问题,又一次验证了我的思维,近来我的思想越来越清明了。小白用眼角看了我一眼,大概也是在钦佩我,但他马上又问了出口“所以,你把她杀了?”

  “她背叛我。”一句话说的无辜又委屈“她该死。”

  小白双手叠在胸前“这个世道里,人人都该死,人人都无辜,单凭你一句话就判定她死刑,看来你也很该死嘛。”

  这是我第一次听小白说这么可怕的话,在乱世之中,在我们眼里天俣该死,在天俣眼里我们该死。人人都该死,人人都无辜。难道不是吗?

  “人不是我杀的。我从未想过她竟是这样烈性的女子,她是那么温柔,那么善解人意。”他看向悠远的月亮,声音飘渺又婉转“我还记得我第一次见她时,她就坐在映月湖前看月亮,那是我一辈子也忘不了的风景……”

  那一年,盛夏时节,夜晚的降临驱走了白日里的酷暑,佳人如玉,如薄翼一般的青纱温柔的覆在身上,削葱般的手指把玩着墨一样的发丝,星光点点撒在衣裙上,斑斑驳驳,说不出的静美。映进了粼粼的湖里,也映进了少年悸动的心里。

  凉风渐渐地大了起来,盛夏的天气也像个小孩子一样顽皮,不一会儿就下起了蒙蒙的细雨,夏雨的声音稀稀疏疏的落在佳人的耳朵里,落在薄薄的裙子上。水里的月亮也被打散了,眼见着雨越来越急,佳人却没有想要离开的意思,少年终于坐不住了,撑起一把青伞,来到佳人身边。

  “虽是盛夏,夜里的雨也是冰凉入骨,渗入肌理可要感染风寒了,姑娘怎么还不回去啊?”

  姑娘转过身,如月的容颜展现在少年的眼前,灵动的双眸嫩红的唇色,小巧的鼻子,佳人朱唇轻启,绵绵的嗓音就象身边的雨一般滴入人心“可是我喜欢,我喜欢月亮,喜欢下雨。”

  “既然姑娘喜欢,那小生就为姑娘撑着这把伞吧。”

  “可我又不认识你。”姑娘一转头,俏生生的泼了少年一头冷水,少年也是一愣,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伞拿在手里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正纠结着却听见姑娘笑出了声“你是不是在等我啊?我知道,你已经在这里看了我很久了。”

  少年一时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缓解尴尬,姑娘倒是大方很多“看来是了,你等了我这么久,我还不知道你是谁呢。”

  少年撑伞的手抖了抖,眼睛却是一亮,连忙回到“在下姓李名琼,字玉珥,不知姑娘芳名……”

  “湮月,你记好了,可别忘了。”佳人说完这话又看向了湖面“忘了我可是会生气的。”

  书生未曾说一句话,两人就这么一直坐着看湖看落雨,时间不知不觉过去了很久,很久。这一看就看到了那一天……

  满目的红色,像血一般的溢满了映月湖,两人没有父母之命,也不去理会媒妁之言,对着那一方干净的天地拜了下去。落日悬在映月湖上,晚霞撒了遍地,老天都在向这一对新人祝福。黑暗中,一抹烛光亮起……

  “你既然娶了我,那你这一辈子就只我一个妻子,若你胆敢对我始乱终弃,那我……”

  书生含笑看着怀里的娇人“你当如何?”

  “那我就消失,让你一辈子都找不到我。”

  ……一辈子都找不到……

  ……一辈子……

  ……一辈子……

  书生抬起头看着她的眼睛,也看进了佳人心里“我不会让你离开的。”说着拿出了一缕剪断的长发,轻轻放进佳人手里,佳人看着纠缠的长发不自觉地念道“子慕予兮善窈窕……”

  窗柩上的喜字在微弱的光亮下略显幽暗,这一夜,没有人在湖边看月亮,屋里的红烛平静的燃到了尽头,烛光摇啊摇,摇啊摇,渐渐地变得刺眼又明亮。

  “啪!”的一声碎裂惊动了摇曳的烛光,碎瓷摊在地上,一滴茶水滴到碎片上,碎片摇摇晃晃。“我都说过了我跟她没关系,难道这就是你给我的答案吗?”

  他手提长剑,直指着她,一滴血顺着剑锋游走滴在了地上,剑的那边她一身中衣,发丝凌乱的坐在地上,看向身边那一具早已没了生气的尸体,甚是狼狈“我没有。”

  “事实都已经在我眼前了,你要我如何信你?”他气的发抖的手按紧了剑柄。窗外漆黑的夜空一如既往的明月高悬,他看着迟迟没有说话的她,眼神逐渐变得空洞,漆黑的眼眸像是倒回了从前的日子。

  还记得曾经,他白天去街上卖字画,替人写书信赚钱,她在家里做女工补贴家用,等他回到家的时候,她早已做好了饭菜等他,日暮的时候他们坐在湖边看落日,看星星月亮,冬天冷的时候,他会为她生起一堆篝火,再从屋子里拿出被子把她裹在怀里,她唱着幽幽的小调为他解闷,回到屋里,他爱拿起一本书在烛光下研读,她就坐在他腿上写字,兴起时两人喜欢执起棋子搏上一局,她自是下不过他,凭着一股巧劲儿,也能撑上一会儿,日子过得平平淡淡,在这乱世之中,却是别人可望不可及的遥远。可是,一切都变了……

  一天,他救回来一个小姑娘,小姑娘的家乡被战争夷为废墟,没有亲人还身受重伤,他费了不少心血医治,病好后没有亲人可以投靠便留了下来。家里多了一个人,他不得不更加努力养家,每天回来后都是一副倦容。也没有时间再陪她看风景了。

  小姑娘机敏灵巧,不但会帮着她做饭做活儿,也爱缠着他下棋,喜欢问他学问,他们常常在一起探讨诗词,钻研棋术,陪她的时间渐渐少了,不知不觉中陪他下棋的人也不再是她了。她看在眼里,却从不为自己挣些什么,这样的日子不知过了多久,他已然记不清外面清冷的月光,和她为他唱歌时绵绵的语调,不知不觉间他们已经像陌生人一样疏远,只是每夜她的身影依旧会流连在湖边,曾经的良人已不知所踪。

  深秋了,看向窗外独自一人看着风景的她,单薄的身影多了几分孤寂冷漠,她像是又瘦了,已经多久没有把她抱在怀里过了。夜里寒凉,没有他在身边,她似乎永远也不记得多加一件衣衫,然而他已经没有勇气再去把她拥入怀中,再等等吧,这一等就再没了下文……

  当他再次回过神的时候,入目是她未变的容颜,安然的躺在他的怀里,像他曾经无数个夜晚做过的模样,也像他夜深人静时无数次幻想的那样,如今那样真实,那样虚幻。她胸前的利剑仍旧稳稳的停在他指间,他再一次听见她绵绵的嗓音颤颤的缭绕在耳边“是不是又走神了,小心一些,这次有我,下一次看谁还帮你。”

  他颤抖的双手覆上她的后背,湿热的感觉弥漫着,再次看向双手的时候便是猩红一片,泪不由自主的涌出“为什么救我?为什么救我……”

  她看着他落下的眼泪,这是她曾经渴望的温暖“傻瓜,你是我相公啊!下次可别再大意了,没有我在你身边,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她不想离开,她还有大好的年华,还有她深爱的丈夫,有她放不下的牵绊。她努力撑起手,费力的模样刺痛了他的眼睛,他抓过她的手轻轻放在脸上“对不起,对不起”

  最没用的一句话却被太多人用来渴求原谅,但是却没人想过在这句话说出的时候就已经是不可原谅了。

  “你不怪我了吗?”她听了这话后笑了,她很想告诉他,在曾经的日子里她有多恨他,有多怨他,又有多想他,想他像以前一样温柔的对她说话,像以前一样在寒冷的冬天抱她入怀,她任性的不加衣衫等着他来照顾,等到的却是瑟瑟的冷风,和冰凉的思念,她还想和他平静的生活,像从前那样……“我好想和你一起看月亮啊。”她不想离开,可是时候到了,想问老天多求一刻都是奢侈,她心疼他流的眼泪,心疼他懊悔的眼神,她知道,他还爱啊。她也心疼他以后只身一人,孤独终老。

  “我死之后,记得找个人陪你看月亮,陪你下棋……”她一字一泪的咬着这些话,却无法停下来“唱歌给你听,做饭给你吃,记得好好待她。”

  他的眼泪一滴一滴滑落,摔在她染了血的衣服上,“不要,我不要,我只要你……”

  她的眼神逐渐变得迷离空洞,她想起她这辈子最美好的回忆,那淡淡的烟雨中,一柄油纸伞缓缓向她走来,她故意不打伞,等着他的到来,近了……近了……那把伞如期撑在她的身上。她抬起头,烟雨中她看清了她一直等待的人“你可记好了,忘了……我可是要……生气的……”

  ……

  血染红了她的衣服,染红了他的衣服,他们的衣服。他把那姑娘杀了,那本是他救回来的人,却想不到那本是给他下得一步棋。他抱着她坐在映月湖边,身边是那把仍旧滴着血的剑,是他忍痛从她身上拔出来的,用这把剑斩断了他们曾经的一切,现在他只想安安静静的陪着她,看星星,看月亮。落日余晖,晚霞飘散,世界都是红色的,满目的猩红,像他们大婚时的样子“……让你一辈子都找不到。”

  “……一辈子……”他念着这几个字,忽然很想念她的歌声“我怎么忍心让你等那么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