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拍拍屁股走进屋打听了一下,原来这里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太阳了。

  传说百年前,这地方叫湮月郡,是一个书生为一个姑娘建的,所以以姑娘的名字命名。姑娘不但心地善良而且国色天香,光华湮月所以起了这么个名字,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在这映月湖旁看星星月亮。这书生呢,也是一表人才,满腹经纶,一天经过这地儿便对姑娘一见钟情,天雷勾地火对上眼了。两人就跟这映月湖边儿上建了一个小屋,天天晚上看星星月亮,原本挺好的结局,但这姑娘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死了,这书生也就跟着一把火把房子燎了,大火整整烧了一日一夜。从那之后,太阳再也没升起过,也再没人能通过黑暗找到过通往映月湖的路。大家都说这是上天可怜二人,把月夜留下为他二人纪念的,但真相到底是什么没人知道。

  听过这故事之后,我便觉得很奇怪“阴阳轮转日月更替这本就是四时之常伦,若无黑夜白昼之分,自然如何兴替,上天有好生之德,断不会因为一段感情而乱了道法。但是这地方又确实没见太阳升起过。”

  “太阳一定升起来了,但只是人们看不见而已,但想要遮住太阳根本不可能。”小白看着天上异常诡异的月亮。

  “所以真相就是,这个村子被人遮起来了。”看着漫天的星斗,毫无规律可循“只可惜再完美的障眼法也终归是障眼法,想要找出破绽简直是轻而易举。”

  没有太阳就是不方便,也不清楚现在是什么时候。睡醒一觉之后我打算带着貔貅到外面转转,据说这映月湖是在东边,我这个人有点糊涂向来分不清东南西北,本想出来之后找个人问一问,但是外面一个人也没有,想想我们不过是外来的旅客,但是这村子里的人却一直住在这里,我们分不清时辰,人家分的倒是很清楚。所以现在应该是晚上,但究竟是不是晚上现在已经不重要了,因为走到那里都是晚上。

  既然分不清东南西北就随便走走吧,说不定还能有什么意外收获。没想到这个想法竟然真的实现了。走了没多远貔貅就在我怀里翻来滚去,看着很焦躁,我看了看它以为它是饿了,但刚一抬头就看到不远的前方站着一个姑娘,一身淡蓝色的衣裙,隐隐约约能看见裙衩下的肌肤,手里提着宫灯,直直的盯着我看,也不说话。如果我是个人想必早就吓傻了,幸好我不是人。但这姑娘怎么看怎么怪,要说她是鬼,穿的还不是白衣服,要说她不是鬼貔貅都不信。

  我壮着胆子凑了过去“姑娘,是在等我吗?”就在我以为她不会回答我的时候她缓缓的点了点头。“咦”想着想着就出声了,她等我干嘛,难道她以前认识我?看这样子绝对不是来找我吃饭的,莫不是活着的时候欠了她什么债,她现在是回来要账了吧?一想到这点我就站不住了“那姑娘还真是来的不巧了,姑娘要是赶着我死之前过来,我还能略备薄酒好好款待。可眼下这情况倒的确不适合谈这些事情。”这么明显应该明白了吧,我死都死了你还追着我要什么债啊。

  那姑娘倒脸色未变,看这样应该就不是人了,我都说我现在死了她一点也不害怕。只见那姑娘缓缓抬没起拿宫灯的手……

  我心里暗道了一声不好,迅速侧了一下头。那火光就顺着我的头发擦向了身后,这姑娘是想烧死我啊。貔貅动了动,朝我身后看去。“砰”的传来了一声倒地的声响,我回头看了看,一个黑衣人浑身是火的倒在我身后,手里拿着把剑。原来是那姑娘救了我,我转过头刚想道谢就发现一阵大雾遮住了那姑娘,代雾散去哪里还有什么姑娘,像一场梦一样,只有地上倒着的一个被烧焦的人影证明着刚才那姑娘的存在。

  走到那烧焦的人身旁蹲下检查了一下,那人右手虎口处印着一颗四角星。原来是占星间的人。占星间世代与揽月阁为敌,这次天俣作乱为顾及揽月阁势力特地请了占星间出山,而现如今占星间的掌门人是原瑕,据说是神秘莫测的大人物。就连门中弟子也未曾得见其真正面目,手段也是令人听而生畏。这次派人出来追杀我肯定也是掌握了我们的动机,看来我们要加快脚步了。但是黛墨现在还是不知所踪,不知道她有没有被人盯上。

  我站起身朝着刚才那姑娘的地方望去,不知道她是什么人。我在脑中搜了搜,忽然有一个名字闯进来“原来是她。”幽冥司的阴姬大人。

  她怎么会在这里?阴姬,幽冥司一等一的高手,沉默寡言,心思缜密。她这么重要的大人物今天出现在这里肯定不止为了救我一命这么简单。这么想着就听见有树枝刮动的声音,我认识的人里就一个爱这么走路的,我很奇怪他为什么从来都不叫我的名字,虽然我告诉他我叫小红确实是骗了他,他好像总觉得我能发现他。

  “你怎么跑出来了?”我一转过身果然看见小白站在身后的树枝上,看着树下的尸体,面无表情。

  “醒来发现你不在,就猜到你肯定坐不住跑出来了。怎么?遇到麻烦了?”一转眼的功夫他已经站在我的身前。

  看U正p版●章节b上T9酷匠:网U。

  “我这辈子遇见的麻烦还少吗?见多了也就习惯了。”再说了我死人一个,也没法再死一边了,除非……不过那都是以后的事,我现在要做的是努力活着。

  “占星间的人,看来天俣找了不少帮手啊。”

  “你知道的倒是不少。”看了看地上的人“都是为了主上办事,想活下去的人太多了,欲望越大死得越快,天俣也不例外。”我一直忽略了一件事,我还不知道小白的底细,现在细细想一想他武功那么高,而且从这几天的观察看来,江湖阅历也足够,现在,更是一眼就认出了占星间的杀手,这样一个高手成天什么也不干就跟在我身边,很难让人觉得他仅仅出于报恩。

  “在怀疑我吗?”他看了我一眼,脸上还是未变的从容。

  “哦?”我摸了摸自己的脸“原来这么明显啊。”

  “你可以光明正大的怀疑我,因为……”

  “什么?”我一脸玩味的看着他。

  “你可以怀疑真心,但是怀疑不了真实。”

  “我想我们对于真实有着不一样的理解。”我站定脚步看向他的眼睛,他也转过来看着我的眼睛,我第一次从他的眼中看到了玩世不恭以外的其他神情,我重生以来还没有人这样看过我,我一直把它理解为感恩。后来他教会我,原来那叫…深情。

  “理解会不同,但真实从未改变。”

  最后是我先撇开了头,因为眼睛睁的久了有点酸,但是看着人家的时候眨眼有点丢人,尤其是你原本打算用你的眼神震慑他的时候。正当我抬起脚想要走的时候听到他凉凉的声音说道“那是北边,这才是东边。”我回过头看见他已经走了过去赶忙跟上脚步。走了一会儿我实在忍不住了便问了出口“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运气,也有可能是…”他转过头一脸凝重的看着我“我们心有灵犀。”

  听完这话我二话没说抬脚就走了,这人已经把每天调戏我当成了一种乐趣,我没少给他钉子碰,奈何这人就是不吃这套,依旧每天顽强的向我发起攻势,久而久之我也就不理他了。

  走了一段时间发现怎么走都是这个地方,像是陷入了一个死循环。走了几圈之后小白拿出匕首把经过的大树上做下了记号。做过几个记号之后小白忽然出声了“这边的大树好像跟过来的时候不一样了。”

  我缓步走到了大树下,摸了摸这边的大树,忽然感到有一滴凉凉的液体滴在了额头上。我伸手点了一下额头,那滴晶莹就落在我指尖,是一滴水。还未到初春,而且没有太阳,树上哪里来的水,这里一定有水源,而且是流动的活水,现在的湖水大多还没解冻,除非是一片很大的湖了,这里唯一的湖就是……

  “小心一些,这里都是幻境。”我看了一眼小白“你跟着我走,别落下了。”

  摸了好几棵树,找到了湿气最重的一片地区,把貔貅轻轻放入小白怀里。比出了下咒时的姿势,马上看到了一圈圈的气纹,我们顺着气纹走进去,果然看见一片波光粼粼。不远处坐着一个少年,静静地望着湖面上月亮的倒影,不为外物所动,我们走到他身后听见他轻轻地问着“两位可有看见一个穿着嫁衣的姑娘?那是我娘子,若你们看见她了,麻烦帮我转告她,我还在这里等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