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并不知道那些是什么招式,只是随便瞎想几个我知道的招式显得我很有学问一样,顺便教一下貔貅一定要提高一下自己的文化修养,最起码也要像我一样拿得出手。

  貔貅本来已经很不耐烦了,一听我的解说更是给了我一个大大的白眼。肯定是我解说的不够到位。我决定要更耐心的更细心的为貔貅解说“这时黛墨忽然使出一招猴子偷桃直击对方命门……”

  正当我说得不亦乐乎的时候对方的两个人停了下来,我光顾着照顾貔貅的情绪忘记看他们俩谁输谁赢了,为了摆脱尴尬,我郑重的对貔貅说道,“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x酷匠Ln网永久☆g免i!费U看小说i\

  我抬起头“打完了?”我站起身拍打拍打身上的脏东西“打完就走吧。”黛墨从我身边抱起貔貅转身就走了。

  “姑娘,我们同路,一起走吧。”

  我抬头看了看他正想答应,黛墨回过头看着他,话确实对我说的“离他远点。”

  我茫然的在他俩身上来回打量“你们两个以前见过吗?”

  “没有。”这次两人异口同声答的倒是很干脆。但是这次我倒不信了,黛墨从来不骗我,因为她知道骗不过我。这个男人第一次见面就骗我,而且谎话说的脸不红心不跳。我决定让这个男人跟着我们看看他们俩到底有什么秘密。

  “你叫什么名字啊?”我无意间一问。

  “翎羽。”他转过脸“李翎羽。”俊秀的脸在刚打完架之后现出一抹潮红,好熟悉的名字,好熟悉的笑容。两滴热泪夺眶而出,我看着抹过泪潮湿的掌心,不知道为什么会哭。

  “姑娘认识我?”

  “没想到姑娘竟然听过在下的名字,不知道姑娘……”

  “我没听过你名字。”我直截了当的走开了“我就是闲着的想逗逗你。”眼角瞥见身旁的人狠狠地颤了一下,又马上恢复了镇定。

  “既然姑娘都已经知道了在下的名字,不知道方不方便告诉……”

  “方便。”礼尚往来我还是懂得的,摸了摸身上大红色的衣服“我叫小红,没有姓氏。”说完之后我看见前面黛墨的脚步顿了一下,又若无其事的迈开了步子走了。不知道为什么,黛墨说我以前喜欢小女孩喜欢的鹅黄和紫色,但是我重生之后还是拿起来了暗红色的衣服。虽说也会穿不一样颜色的衣服,但还是喜欢暗红色比较多一点,因为比较符合我的性格……孤傲又凉薄。我自己还是觉得自己比较亲民的,偏偏这是黛墨给我的评价,冷血冷心又冷情。

  “既然姑娘这么慷慨的告诉了在下你的乳名,那我又怎么能不告诉姑娘我的表字呢,姑娘可以叫我小白,这样我叫你小红我们也算扯平了。”我看他说的兴起也没好意思告诉他他穿的是蓝色衣服。“还是姑娘想的比较周全,我们以后就是夫妻了,叫表字方便一些……”

  我抬头看了看前面貔貅一身的行李,暗暗觉得心疼,我伸手扯过貔貅身上的包袱,一把砸在了小白怀里“说这么多话还是不累,帮帮它吧。”

  小白看着一堆行李,刚想开后口拒绝,就看见貔貅一脸感激的将他望着,顿时就泄气了,认命的承担起了貔貅的重任。“要走多远啊?”

  “不远了,这林子又不算太大。”

  “还要走出这片林子啊?”我听他不情不愿的说着,转头送给他一个微笑“不是走出这片林子,是等我们找到客栈住下。”

  “这……这要走到什么时候啊?”

  “谁让你乱说话,这是对你的惩罚。”说完这句话自认为又教育了一个人走入正途,我甚欣慰的拍拍屁股走人了。

  等我们找到最近的一个客栈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店家正睡得香的时候被我们给敲起来了,极不情愿。勉勉强强住下,半夜三更被嘈杂的声音吵醒。我穿好衣服循着声源找过去,却发现……

  “我说过了,离她远点儿。”黛墨凉凉的声音传来,对面站得正是帮我们背了一路行李的小白。本来小白帮我们的忙,黛墨就算是不感激人家也别跟人家打起来啊,所以我说,这两个人一定有奸情。

  “如果我说不呢?”我皱了皱眉头,这声音冷冷的,一点儿也不像上午的小白。

  黛墨一个收势站定“你就不害怕吗?”

  “姑娘说笑了,我有什么可怕的?”小白矮身坐在一旁的石凳上。

  夜色霭霭,凉风习习,吹得快要入春的树木咻咻地响着。我远远的站在长廊中,用柱子遮挡着,忽然不想再听下去。

  “过去的事情她不记得就算了,不过你我还是清清楚楚的。”黛墨走到小白对面,俯视着他,月光冷冷的照在她脸上,有种说不出来的狠厉,我从未见过这样的黛墨,不由得愣了一愣。“你不是不害怕,而是不敢承认。”

  “不得不承认黛墨姑娘好眼力,但是我李某人向来不屑害怕。”小白拿起桌上的一截树枝轻轻拂弄着。“至于过去,往昔一切如空,李某没那么好的记性。黛墨姑娘还是和梦姑好自为之吧。”

  我听完这话便转身离开了,我耳朵生来就不是特别机敏,黛墨还说了什么我已经听不清了。我不知道她们都有一些什么事情瞒着我,只是死过一次的恐惧让我不由自主的提防着每一个人,我和小白一样,不是不敢承认,而是不愿承认。

  这几日朝夕相对,发现小白并不像我想象中的玩世不恭。他喜欢穿有蓝紫色纹衣的內衫,外面喜欢套着白色的长袍,看着儒雅至极,实际上方便行动方便打架。不仅长得俊美,而且性格坦荡,总的来说这个人还是不错的。最值得一提的便是武功高强了,传说武功练至化境,飞花摘叶便可杀人于无形。他摘叶子扔叶子的功夫还是很好的,还喜欢飞来飞去。所以这一路上就算是夜宿山谷,我们也有足够的柴火,我如此大材小用自己心里也是过意不去的,于是我没事也让他飞一飞去前面探探路。他到是不以为然很乐意为我们效力的样子,看来他是真的武功太高不知道该用来做些什么,这回一看自己还是有着极大用处的,也在默默兴奋着,尽心尽力为我们服务。

  此刻他正在前方为我们生着火,顺便帮我们解决午餐问题,我闻到香气,急呼呼的凑过去。

  “小白,你都跟了我们这么多天了,到底要去哪里啊?”

  小白翻转着烤鱼“你这么问是找到人接我的班了?”

  “想要找人接替你还是不太可能的,你那么全能。我只是随时做好准备,等你走了,我就得吃貔貅抓回来的东西了。”我瞧了一眼趴在小白脚下和我一样对着烤鱼流口水的貔貅,嫌弃的说道。

  “那既然你还没有合适的人选来接替我,我就先跟着你们了,反正我闲人一个,还可以帮你探探路,生生火,抓个贼什么的,免费的午餐给你吃,你还闲烫嘴吗?”

  我细细思量了一下,让他留下了除了黛墨平常不说话以外也没什么坏处了,但是他如果走了,我们一行三人的饭菜可就成了问题了。反正黛墨平常也不说话,再少说两句也没什么的,民以食为天。想过这些之后,我心安理得的在心里给黛墨道了个歉,吃鱼去了。

  出来了这么多天,我们还没有找到至真至纯的情感用以充实女娲石,黛墨说这些记不得,我自然懂得这道理,但是眼看着一天一天瘪下去的钱袋,这愁情还是才下眉头又上心头啊。但是在我还没来得及感慨的时候,发生了一件大事,打乱了我本来就没谱的计划。

  初春料峭的寒风掠过草坪,无数枯黄的草叶之间不断冒出新芽,两只小虫从石头上跳过,万里无云,压得很低的天空阴阴沉沉,不远处几排脚印凌乱交错。

  “这么多天过去了也没见你担心,倒是比我想象中要镇定很多。”小白依旧是一袭白衣站在我身前不远处,此刻正回头望着我。

  “担心有什么用,反正人也回不来。”我看着天空,慵懒的拍着貔貅的脑袋。凭借黛墨的本事,我从不担心她会无缘无故失踪,如果我真的找不到她的话,那就只能是她故意走开的。我沿途都做了标记,只等黛墨自己找回来。但是眼前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做,快天黑了,我们要赶紧找地方住下。

  当我们走到最近的村落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随意找了个客栈住下,却一点也不想吃饭,总觉得这个下午过得异常的快。脚下貔貅安静的瞪着邻家小母狗送给它的两块肉,神情恹恹,看来他跟我也有一样的感觉。问过店家现在几时,居然发现还早的很。

  “是不是快要下雨了啊?怎么这么黑啊?”我坐在店家门前的灯笼下,有一搭没一搭的磕着瓜子。

  “不是,山雨欲来风满楼,要下早就下了,不会一点风都没有。”小白看着我给他递过去的瓜子,摇了摇头,他向来不吃这些东西,而我也仅限于客气客气。

  “这里的天气很怪,这么早就天黑了,天现异象,必有其冤,找个人问问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