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铁马冰河入梦来

  大荒六百四十八年,远古众神相继羽化,众多秘术秘笈纷纷失传,仙术道法日渐衰落。这累得各个真人真皇上天下地的寻找遗留下来的零星术法,用以研究前人的吃喝拉撒以及修行法门来教育下一代如何在吃喝拉撒睡中提高自己的各种能力,包括做梦时的想象能力。

  这一届新上天的谷司真人,对远古仙法颇有研究。自盘古□□以来,若论起仙术最昌明的时代,是从大荒二十三年天俣做乱起,战事浩浩荡荡持续数百年,战火也绵延数百万公里,燎了半个大荒。中原,江南相继沦陷,除了大后方战场九黎幻世以外皆是民生凋敝,满目疮痍。这战火虽嚣张跋扈舔尽了大荒,却在后方战场……被一盆水浇灭掉了。究其原因……其实后世也没能究出什么结果,于是就都归结到了当时人们普遍一心向道,团结一致共御外敌,结果邪不胜正于是就赢了,总之怎么好听怎么来。

  x看◇8正版‘章节上J酷√匠J网{)

  对于这件事的记载只在揽月阁有些许着墨。这揽月阁自打女娲造人后便开始存在,距今也是数不清有多少年了,一直由娲皇氏一族掌管以及居住。

  每一任的阁主生而为了涤荡魔傀,力挽狂澜。但细说起来这揽月阁也着实算不上一大门派,只因他是个做生意的地方。人活于世总有些言不由衷,有些无法重来的遗憾,这揽月阁便是为了弥补这些遗憾的。鉴于每一份想要弥补遗憾的心意都是为了至亲至爱的人,所以揽月阁的报酬就是复制一份这样美好的心意留在阁内。但也不是所有来的人都可以做成这比生意,揽月阁的生意来源也分两种。一种是阁主去游历天下,遇到有缘之人便愿意帮上一个忙。还有一种是雇主亲自找上门,但是很少有人能够找到通往揽月阁的星河,能够找到星河的人也大多迷失在了浩瀚的繁星之中,无法解脱,所以这生意也不是那么好做的。

  正因这揽月阁收集了最无邪的善念与爱意,世界上再无第二个地方有如此汇集的浩气,所以揽月阁的阁主才有抵挡千军的能力。大概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才阻止了天俣的做乱。但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人们的凭空猜测,毕竟遗留下来的史记少之又少,仅存的记录也不是说看就能看的,故事原本的模样早已氤氲而去,汇成一段传奇……

  这一天,谷司真人来到巴蜀之地想要寻找些跟教书育人有关的蛛丝马迹,这里是最后的战场,战事持续的最久,此地所遗留的宝藏也是最丰富的。

  安详宁静的天空下,三三两两的坐落这几户人家,远处传来不知是什么鸟的叫声,叽叽喳喳,半空中不时拂过两只蝴蝶。远处山峦叠翠,耸入云霄。投下来的影子遮了小半个稻田,一片祥和。

  一步一步踏上叠翠峰,山顶的景象却和山下大相径庭,寒风凛冽间落雪飞扬,多的是半人高的岩石峭壁,崖顶断峭鳞次栉比一派萧条。裹了裹身上的衣衫,谷司真人慢慢走向了更深处的山间。

  越往里面走风就越小,但是寒意却越来越重。不知走了多久,风停了下来,眼前一片开阔,白茫茫遍地落雪铺了厚厚的一层,不远处一株奇形怪状的植物,旁边立了一块牌子,树下突出一块被雪覆盖,隐隐约约能看出埋了什么东西的样子。谷司真人走近一瞧,原来是两棵连理的白梅树,枝叶相缠,白色的梅花和飘雪融成一片,耀人眼目。谷司真人蹲下身,伸手向突出的那地方摸去,拂开雪花,便见到一蓝色的东西裹在冰里,大体看起来有着弓箭的模样,细看起来,年代久远,大抵是上古的神兵吧。

  轻轻的一阵微风吹过,吹动了身旁立着的一个细长的雪堆,谷司真人抬头看过去,白色的雪花下有一块木头做的碑,因为年代久远,有很多字看不清了,隐约剩着几个字“爱妻”……“之墓”……看到此处,谷司真人大抵有几分明白了,原是上古的一对情人合葬在了此处。谷司真人走到了墓碑后,拨开落雪,上面写着“世间多少痴儿女,爱到深处无怨尤。”后面有着一行诗句“比目共清欢,鸳鸯交颈眠。天高比翼飞,生死永相陪。”又写“大荒二百二十三年,于叠翠峰合卺崖做,意怀故人,刻此碑铭,惟愿你二人,共历人间,此生不换。”这原来是友人为其所立,往前一推正是战乱年代,死伤不计,当真是有有更多的人愿意固守真情。大荒二百二十三年,那正是烽火狼烟的年代……

  战火连绵的年代,生命尤其卑贱,偏偏是在那样的天空下,生命又尤其可贵。所有的人为了活命使尽了各种手段,偏偏人类又是最弱小的存在,于是,江湖上开始出现了一批又一批的以瑶山为首的自保门派,其中又有十个佼佼之门派,人们大多入了这些门派修行修道。这十个门派分别是:瑶山,巴蜀紫荆宫,琳琅山庄,幽冥司,舞墨池,弈棋谷,高山流水堂,仙羽观,寒冰营,凤梧森林。虽然他们都围绕揽月阁四周,但揽月阁独立于其它而存在,是因为揽月阁里住的都不是普通人,她们以人的形式活着但都会一些人类不会的秘术,当然也绝对不会都像我一样是个活死人,但也不是一个没有,比如……我。

  大荒二百二十三年,战事已经持续了两百年之久,天俣破了雷泽,中原,我死于这一年的深秋,重生于这一年的立冬,我醒过来之后他们说,天俣已经攻破了江南,正一路赶往巴蜀。听到之后我没有任何反应,因为刚醒来的时候,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谁,更不要提千里之外打了胜仗急着喝酒庆功的天俣了。我是一抹执念所化成的活死人,他们说我生前叫安搁月,正应了揽月阁的名字,我很喜欢。但我毕竟只是一抹执念,没有了依托,只能消散于天地之间,甚至连来生都是奢侈。据说梦婆婆从小看着我长大,看不得我就这么没了,向女娲娘娘苦苦给我求来三个月的寿命找到我的执念,好好的活着,但我甚至不知道我为什么而执着。唯一的线索是会经常做一个梦,梦到一个人,逆光站着,看不清脸。我想那一定就是我的执念了,我一定要找到他。不管能不能活下去,就算死我也要拉着他作陪。当时的想法总是简单的像个小孩子,我也会经常回想我的过去,虽然什么都记不得,但我总觉得一定是很美好的,美好到我死了都不还舍不得离开……

  深谷幽境,天蓝水清,鸟鸣虫叫,和风泠泠,日上三竿,正是赖床好光景,我却无奈的被黛墨叫醒,黛墨是我醒来后见到的第一个人,也是我的朋友,我像喜欢我的名字一样喜欢她。倒不是她亲自叫醒了我,我是被身上忽然多出来的重物砸醒的,抬头一看,一只毛茸茸的小貔貅正在我身上撒欢,这是我揽月阁的灵宠,一直跟着我。我一把抓起它揉进了怀里:“我还没睡够呢”

  黛墨不紧不慢的抿了一口茶:“你还有一刻钟的时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1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