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黎明,晨光破晓。

  黎明之际,一缕阳光穿透黑暗,划破了一夜深沉的寂静,带着照耀世间的光明,洒遍这大好山河,最终落在了翠峦峰之上。

  清晨,萧瑟的微风,掀带泛黄枝叶,落叶,秋风,这是秋天的特征。

  翠峦峰是大罗国的一处高峰,其高度不说千丈,至少也有八百之数,更是天险诸多,悬崖峭壁,凡人难可攀之,故而对其一直是心有敬畏,但是,让人真正对其敬畏的还不仅是如此,因为依照世代的传说,在这翠峦峰之上,坐落着一派仙人,这方是凡人对翠峦峰敬畏的缘由。

  翠峦峰之边,方圆一里皆是一片绝地,一里之内处处蛮荒,林木参天,猛兽出没,凡人不敢近之,不为其他,就只因为此处有着仙人门派的传说,便是成为了凡人向往却又避之不及的禁地,敬仰仙人,但却又怕触其仙威。

  翠峦峰边崖,一处小庭院之中,一张冰冷石床之上,一位长相平凡的少年安睡于此,睡相沉稳。

  睡梦之中,少年眉梢微微蹙起,突然,睡眼一睁,乍地醒来,坐在床上,想着梦中之见,他的眉头却皱一分,梦中之景历历在目,让他不由得低喃道:“又是那个梦,为何最近我总会梦见那个梦?”

  “苍天无一道,何以问长生;断指来踏道,自此阴阳道!”沉吟之中,少年的眉头始终未松,思索之中,他抬起了右手,望着那无名指,梦中那一男子断指的景象,仿若在目。

  “断指来踏道……”少年轻喃着,眼中闪过一丝恍惚的迷茫,似在想念着:“为何自我修行之时起,每一入睡便会梦见此景,这梦……是否会与我有关?”

  `p最-●新s章}节Qe上酷匠网

  他抚摸着右手指上的无名指,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略有稚嫩的脸上闪出几分哀伤与低沉,他右手之上的无名指,自他生下来,自他懂事,这手指便是未曾动过,对这手指,他没有任何的感觉,流血、疼痛皆是感觉不到,亦无法像使用其他手指一般的控制它,就好像着手指不是他的一般。

  因这手指,他对梦见的那个梦浮想联翩,那人所断的是右手指上的无名指,而他这手指亦是有着天生的缺憾,如此,自是令他有着莫名的念想。

  随即,他却又是自嘲一笑,那……终究只是一个梦而已,虽然他知晓有修行之人的存在,而他自己本身就是一个修行之人,但是,对这梦之一事,他亦是大为不信。

  起身,坐到屋中的木桌之上,他从怀中拿出了一个石珠,此物是他意外所得。

  两个手指捏着石珠,细看、把玩着,这石珠……不凡,但是如何不凡,他却又是难以言清,不过他可以肯定,此物定是修行之人的物件,因为在这石珠之中,他曾看见一幅如虚如幻的画面,而他的名字亦是从中而来。

  宁戮!

  这名字是他在那幅画面之中所得,是他自己所取,宁永生杀戮,亦不愿受欺于人!这是他的决心。

  一个月前,他还只是一个低贱如狗的乞丐,但在一个月前,这一切全都改变了,因为他成了修行之人,入了修真门派玄道宗的门下,就此成了一个修行之人,此后,凡人之上,人人景仰敬畏,不敢在对他不屑。

  收好石珠,他虽然观察了此物一月有余,但依旧无法剖析其中之谜,始终大失所望,收好石珠,来到庭院,不曾有任何的停留,便是出了院子,向着一个方向走去,那是下山的路,下翠峦峰之路,新晋皆可在讲道山之下听门中师兄或是长老来讲述修行经验,借此能够更好的修行,少走弯路。

  他虽然有一个身为长老的师父,但他师父毕竟是一个长老,平日不仅需要修行,也是不时的要处理一些事务,能够教授他修行的时间自然很少,所以来讲道山对他来说也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师兄!”

  “见过师兄!”

  走在路上,他遇见了许多同门之人,年龄大多是与其相仿,因为他是玄道宗一位长老的弟子,故而身份比上一般同时入门的弟子要高,一般弟子见他,皆是要称上一声师兄,而他对此也只是淡淡的一点头,并未有何言语,不是他高傲,而是本性使然,他素来不喜言语,沉默寡言,淡漠是他所生存的环境所致。

  自小便是生存在人人唾弃之下,衣不足暖,食不果腹,如此的年月让他如何能有笑颜?所以,他只有淡漠,沉默寡言,只有这样,他才能够坚强的在这种人人鄙夷的环境之下生存。

  下了翠峦峰,来到一座山峰之下宽大的广场,广场四面都有高山围绕,不过三面都被一些树木将山与广场隔开了,只有一面紧接着山脚,而在其下,还有着一方突起的平台,那是讲授之地。

  左右的一扫之后,宁戮便是寻了一个角落坐下,性格寡淡的他不喜与人交谈,自然会选择一人独处,而他虽然来玄道宗一个月了,但依旧没有交到什么朋友,这与他性格有关。

  翠峦峰是玄道门中的第一高峰,所以自然没有比此更高之地,若要来到讲道山,自要下山。

  望着徐徐而来的诸多同门,宁戮的脸上没有诸多的表情,没有意外,依旧是一脸的淡漠,毕竟来此地也是足有一月了,也是见怪不怪了。

  在看了几眼之后,宁戮便是闭起眼,在此地修炼起来了。

  众人皆是自各山而来,所来者,除成群结队之外,来路皆是各异,虽然玄道宗地域辽阔,但建筑及弟子人数亦是大为不少,毕竟能够居住在翠峦峰之上的人不多,除了长老掌门等管事高层以及一些修为较高之人,也就只有长老等人的弟子了。

  片刻之后,广场之上已是站满了人,众人都已是各自找了位置,但讲授之人却是未来,众人也只好在此等待。

  周围一片嘈杂,声声入耳,让得修炼的宁戮难以修炼,只好就此罢去修炼的念头,在一旁静静的等待着,毕竟人多口杂,声音自是吵了一些,这也是没有办法之事,所以宁戮却是少有介意。

  不知何时,讲授平台之上已是走上了一个二十七八岁的青年,想来他便是此次要讲授之人了,在讲道山下,任何人都可上去讲授,与同门分享修行经验,只要你敢上便可上,不过上去之人一般都是有些实力的,否则也是徒惹笑话而已。

  有人上台之后,众人却是都盘膝坐了下来,开始听讲,虽然此地之人修为不一,不过同境界之人也会听上一番,更遑论一些修为低下之人了。

  一番听讲下来,宁戮微微点头,也是略有收获,不过,他所来此地大多数是为一些长老而来,这些弟子的讲授反倒是可有可无了,虽然所讲这些弟子也是不错,但与一些长老相比可就是拍马难及,不过长老也并非时时都有,所以此地有时候却是要靠一些弟子来撑场面的。

  此时,讲授台之上已是换了另一人。

  “师兄,我有一事想要请教,不知师兄可否为我回答?指点师弟一番?”人群之人突然响起了一个嘹亮的声音。

  台上的白衣之人看着那人,轻笑道:“师弟有话请讲,指点不敢,互相学习吧!”

  那人点了点头,开始说道:“师兄,众所周知,修真的第一步是为开脉,吸收晶气,在体内凝结出晶气脉络,而我想问的便是在这晶气脉络之中,是否可以在凝聚之后将其与其他晶气脉络融合起来,再构成另一道晶脉,如此诸多叠加之下,待到极限,融合成为九十九道晶气脉络之后,再来辟海,如此,辟海之后岂不是可以远超于同人?请问师兄,此一想法可行否?”

  修真,这个自古流传下来的称号,而修行之人所在的世界亦称为修真界,修行之人亦自称修真者,修真者吸收天地之间游离的晶气,借此修行,而修真的第一阶段便是开脉,吸收天地晶气,在体内开辟晶气脉络。

  开脉之后便是辟海,利用体内开辟出来的晶气脉络凝聚成为晶气之海,达到修真的第二阶段,辟海,而修真的每一个境界都有四个阶段,初期、中期、后期、圆满,开脉境界中,三道晶气脉络为初期,三十三道晶气脉络为中期,六十三道晶气脉络为后期,九十三道晶气脉络为圆满。

  他的话语一落下之后,众人便是开了了纷纷的议论,看来皆是对于他的话语很有兴趣,不过质疑与鄙夷的目光确实不少,但是有一些人依旧平淡,像是听闻过一般,这种方法也有一些人是想到过的,而且还不是一两个,不过却是在听闻一些修真界的传言之后,便将其抛弃了。

  怪异的看了一眼此人,讲授台之上的白衣之人看着他,摇头苦笑道:“师弟这一想法很好,不过修真界中,在你之前却已是有人将之提了出来,并且已是付诸了实践,但均是未能成功,无一不是就此消陨,就是成为废人,修真界中古往今来能人无数,始终未能有人将之实现,此法,只能是一想法而已啊,唉!”

  他惋惜的叹了一口气,若是此法真的能够实现的话,那做到这一步的修士必将前途无限,同阶难敌。

  宁戮两眼一眯,深深的看了那提出这个想法之人一眼,眼中流露出了一丝的深思,不过面上却是没有丝毫的表现,心中也是动摇了几分,不过再听了白衣之人的解析之后,他心中的想法也是淡了一些。

  那提问之人搔了搔头,有些尴尬的笑道:“原来如此,没想到也有前辈提出过这种方法,倒是让师兄们见笑了,罪过罪过……”

  众人嘻哈一笑,却是没什么恶意。

  摇摇头,白衣之人毫不在意的笑道:“无甚,师弟的想法是好的,脑子也很灵活,不过修行一事还是实打实的好,一步一个脚印,总会登达顶峰,这些投机取巧之事还是少沾为妙,天道酬勤,付出必然会有收获。”

  目光闪了一闪,宁戮的目光之中流露出了一丝复杂,天道酬勤,付出必然会有收获吗?

  时间飞快,转眼便已是到了黄昏,此时,自讲授台之上一人离开之后,却是没有什么人再上去了,不少人也都是接连退去,返回各自的住所了。

  (未完待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