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呼呼之中变得萧瑟,天,昏昏之中越发苍凉;

  千里暮霭,原本晴空现苍凉;秋风萧瑟,卷起败落愁永昼;

  灰蒙的天空,阴沉,更显压郁,仿若一块压在心间让人喘不过气的巨石一般,沉闷之中,透露出紧张与一股隐隐压制不得的躁动。

  飘忽的冷风,荒凉,更显清冷,是漂流在这天地之间,没有归宿的离意,呼啸之中,无声地述说着一种莫名悲凉。

  巍峨山巅穿透云层,直矗天堑,仿若神剑一般立于天地之间,高不可攀,翘首难以望其边际,不知其高度几何,但这难以企及却始终让人敬畏,不敢犯其威严。

  凌寒风中,冷落了谁人?又孤独了何人?

  山巅之上,苍穹之下,一道单薄身影站立与此,在萧瑟的寒风之中独立的远望着,一人,这一人仿佛被天地所遗弃一般,只有孤零,孤独渺小的一人与这苍茫的浩瀚天地形成鲜明的对比,单寞、冷清,更是死寂,万里之内,只有他……一人!

  黯黯悲凉,望穿天地终无声!幽幽落寞,行尽万里无人烟!

  高山矗立,人立山巅,寒风呼啸,吹得他衣袍猎猎,长发飞扬,但却动不了他那单薄更是略显瘦弱的身子,于风中傲立的身姿,却在此刻,更显坚毅。

  这是一位青年男子,一张普通的脸庞,面无表情,甚至可以说是冷漠,如同无波古井一般的双目,漆黑的瞳孔深邃,难言韵味,其中带着几分的沧桑,有那几分看破世事的睿智。

  两眼轻轻地一眯,只余一条细缝,在这其中,透射出了两道不时闪烁着的目光,明亮,仿若在深思着什么。

  惆怅的一叹,细细一品,不难品出其中的无奈与苦涩,轻摇了下头,眺视着远方,目光之中包含着天际,男子低喃道:“苍天无一道,何以问长生?……”

  “难道这天地之间……真的没有属于我的道了吗?”

  脸色怅然,微微的闭上双目,似在斟酌着什么。

  他要寻道,他要问道,他要成道,但是在这天地之间……却是没有属于他的道,难道……就因为这天地之间没有属于他的道,他就不能……成道了吗?

  他……不甘心!

  苍天无一道,何以问长生!

  这短短的一句话,便是完全的表达出了他无奈与苦闷的心情,更是愤怒与不满……

  为何这天地之间……没有他的道?

  微微凝聚的空气之中回荡着一股沉重,风中飘萦着一丝压迫,似在孕育着什么一般。

  轻轻的撑开了眼皮,他的目中划过一缕让人惊讶的光芒,那是他……史无前例的决心与自信!

  男子的脸上露出一丝自信的笑容,他低声道:“既然这天地之间没有属于我的道,那我便……自成一道,走出一条不属天,不归地,只属于我自己……道!”

  轻淡的话语透露出一股强大的自信,这一刻的他,不同了,至少在心境之上远超于以前的他,因为他的心……变了,是自信,是一种传造出属于自己的道的自信。

  “我所修的……是热与冷,但我相信这冷与热并非如此简单,世间两极,总有相对之物,这冷与热……亦是这般,故而,在我看来,那它便不只是冷与热,由深来讲,甚至可以说成两极,既然如此,那我便将之称为……阴…与阳!”他微微仰头,望着天边,低吟道:“世间万物并无十全十美,道……亦是如此,修道之人也逃不出这般命运,或许……”

  低吟之中,他的目光突来坚定:“苍天无一道,何以问长生;断指来踏道,自此阴阳道!”

  随着轻喃,话音逐渐变得冷冽起来,最后的一喝之间,他猛然的抬起手来,左手抓在了右手的无名指上,轻轻的一拉,刹那之间,手指与手的两端相连,就此断开。

  断指来踏道!

  指已断,就等踏道!

  “阴阳道!”男子低喝一声,面色骤然凝起,随着他的这一喝,覆满苍穹的浓云瞬间滚动起来,狂风大作,掀卷衣袍的同时,他一步迈出,信手一甩,断指被其随意丢出,在这一步迈下之际,他已是陡然出现在了半空之中。

  虚空之上,男子负手而立,他面色淡然,无动无波的说道:“苍天既无我之道,那我便是自成一道,从此我……便是道!”

  男子傲然的说道,他的身上登时爆发出了一股难以匹及之气势,目中一缕精光闪过,男子徐徐喝道:“阴、阳、道!!!”

  阴阳道!!!

  他自成一道,阴阳道,阴阳之道,掌控阴阳之道。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翻腾的浓雾骤然而止,风,也是就此停歇,下一刻,风轻云淡,一切消化,再一瞬,天地再变,漆黑的天,极白的地,天冷,地热,一黑一白,一冷一热,天地之间,形成了殊为鲜明的照应。

  “既然天地无我道,那我便自成一天……”男子面无表情的说道:“阴阳天!!!”

  阴阳天!!!

  苍穹陡然坠落,大地登时升起,一天一地在这瞬间竟是合并了起来,骤然间,将那男子也是一同包裹在了其中,灰蒙的一片,一切消失,没有生机,也没有任何的气息,仿若无尽的消失了一般,只在这片灰蒙之间留下了一个黑白泰半的球。

  不知过了多久,这球分断,渐渐开裂,一黑,一白,在这其中,一个身影跌落出来,他从黑白球之中离开,任由更是无力的在半空之中坠落。

  男子脸色苍白,看着那黑白的半球,他的眼中露出了一丝的欣慰,但脸上却是挂满了苦涩与遗憾,望着那离他越来越远的黑白半球,他不知悲喜的笑道:“我成功了,我的天……孕化了,但我却要死了,我……不甘心啊!!!”

  随着欣慰,随着不甘,男子的身上逐渐的涌现出了一道黑白光芒,光芒现即消,而光芒之中,男子的身影也是一同消散,最后与那光芒一般消散在天地之间,自此,天地无此人!

  I更新;最快"上;酷匠、_网Ww

  男子消失,黑白光球之上亦是散发出了一阵悲伤的波动,似在为它们主人的死去而悲伤一般,随即,两个半球冲破苍穹,就此消失。

  此地,一片死寂,无垠的死寂,仿若刚才的一切都从未出现过一般,而证明男子存在过的证据,只有那根不知失落在了何处的……断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流梦一场说:

新书,求各种支持,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