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苍,作为一个插班生,来到讲武学院,对这里原有的一些状况根本不了解…

  张苍拿着手里的地址,问了几个同学,七转八转的才黄级初班,张苍又对了一下地址,确定是这里了,这才敲门报告…

  张苍慢慢的推开门,露出一个脑袋看了一眼,看到讲台之上站着一个老头,张苍猜想这人便是老师了,随即跟老师说明情况,接着掏出自己的录取通知书交给老师。

  老师又手托了托眼睛,看了一眼才道“张苍,嗯,去找个地方坐下吧”

  老师看着年龄很大了,看起来大概八十多岁了,有些眼花,不过头发倒还算茂密,端坐在讲台之上,倒自有一股威严存在,张苍看了一眼旁边的座位,一共就没剩下几个,张苍随便走到座位面前,将身上的东西放了下来,这才慢慢的坐下…

  张苍没有听见老师在讲什么,他在想学校里怎么会招个老头来给他们做老师,这讲武学院也真是有意思…

  …………

  张苍以为要成为一个武者会很难,所以从内心深处就感觉讲武学院的课本知识也不容易理解,只是张苍翻开课本看了一遍之后,发现根本就没什么,他有些不明白了,不知道是他理解有误,还是因为他刚进学院,所以给他的都是简单的教材…

  在一旁的艾琳见张苍如此表情,开口问道“你之前在哪个学院修习,书上这些你能理解么?”

  张苍听到艾琳居然会跟自己说话,心里乐开了花,他刚进来的时候就发现这班里有几个女生长的特别漂亮,尤其是问他话的艾琳,但他脸上还是故作常态,看了艾琳一眼才说“我之前没修习过,今天是我第一次接触修武之术”然后又道“我感觉书上所写的并不是太难,但又有些地方不对”

  其实若是张苍之前,哪能看的懂这些,而且还能感觉出来不对,这一切都是因为张苍体内有石峰的一缕魂魄,石峰是谁?他可是曾经问鼎四皇之人,就算如今只是一丝残魂,但领悟能力也比一般人强的多艾琳听到张苍如此说不禁有些皱眉,他最讨厌说大话的人,她可不相信完全没有修习过练武之术的人,能看的明白这书,就连她有些地方都还一知半解,她不信有人的领悟能力会超过她。她可是讲武学院公认的讲武十大天才之一。而且老师都觉得艾琳之后必将成为优秀的武者,可是她从张苍的语气中窥探到的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如果当真他没有过任何习武经验,那他说出这话,岂不是完全推翻了她是天才的事实,要说张苍的灵根比她还好,她是全然不信,那这一切都证明张苍在说谎,又或者他根本就是故意对自己这么说的…目的就是想引起自己的注意,想明白之后,便不在理会张苍。

  张苍这次真没有说谎,只是他根本就不知道这书对刚修习武术之人会如此难,这才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若是知道的话,恐怕就不会说的这么轻松了…

  “听说,谷子与关杰两人要争夺学武天才的名额,这次估计有好戏可以看了”张苍听见旁边有人议论着什么,也凑过去听了一会,大概意思是,谷子不服关杰登上讲武天才榜,想挑战关杰,只要将关杰打败,谷子便是讲武天才第十人…

  张苍不知道什么天才不天才的,只知道会有好戏看了,而且他还从没有见过任何武者之间的较量,想必这场比武会好看的紧,自己从中也能学到好多东西…

  张苍并没有住在学校里面,虽然讲武学院的宿舍超级豪华,住的人也不是很多,但张苍还是喜欢自己一个人住,用他的话说“老子这叫独善其身”

  张苍回头自己租的房子后,又把书拿出来看了遍,书上说“所谓武者,就是炼精化气,以气驭术,术伤敌”

  张苍按照书上的方法运转周天,果然丹田之内热的很,张苍想“这便是气么?”

  张苍并未停止,书上说初习者运转周天快的也要一个月才能感应到气,自己这才多久,也就几个时辰,所以他觉得自己领会错了,这根本就不是气…

  又过了几个时辰,张苍不得不停止了,他感觉体内燥热难耐,如果在练下去恐怕会爆体而亡,书上说若修炼至此,必备齐降温的灵草~七彩冷花他按照书上的说法将自己体内的气慢慢的凝聚在手间之内,用力一甩,果然竟有一丝火苗由手掌而出,这不由的大喜过望,哈哈道“老子简直就是天才,只一天时间便可将精化气,看来书上说的不尽不实”又想到书上所说的七色冰花,若气更上一层,需以七色冰花温养,看来自己在没有找到七色冰花之前,肯定是无法再进一步,随即又想“讲武学院是教人练气之所,哪里会找不到七色冰花”随即把这事抛在一边,又试了试自己新学的驭气之术。

  张苍能准确的掌握自己的气之后,这才停止…

  第二天自己跟走进学校的大门,就看见同学们疯狂奔跑的身影,张苍拦下一位同学问了几句,才知道,原来今天谷子于关杰比试武力,张苍一听也来了精神,有热闹不看,这可不是他的性格,过不多时,张苍跟着众人来到了一个大广厂之内,原来讲武学院设有专门让学生比斗的场地,同时张苍也明白了十大天才的由来。

  讲武学院会定期组织学员比武,前十的人便可登上学武十大天才的宝座,享受学院的特殊照顾,同时若在这期间,有人觉得自己的武力能胜的了这十人中的任何一人都可对其挑战,赢了自然什么都好说,如果挑战者输了,必须给被挑战者一株炼气的灵草才可…

  讲武学院虽然是教学生们练武的地方,但灵草数量不多,所以有些只给灵气修为高的人,说白了就是只给有用的人,那些灵气修为弱的人,只能在学校组织户外训练的时候,自己去找…

  转要间这个广场之上就站满了人,看来大家对这场比武的期待值很高。

  不远处张苍见有几个人围在一起,不知道说着什么,张苍想这里面估计有人便是谷子或者关杰了。

  果然从人群中走出一人,刚要踏上擂台,呐喊声便如潮水一般涌来,人们疯狂大喊着谷子的名字,张苍实在是不理解这些学生们,又不是什么大明星,用得着这么激动么?

  张苍知道这人是谷子之后,上下打量着这人,不得不说谷子长的还真是不错,难怪会引来姑娘们如此吶喊,看来颜值在什么地方都通用。

  谷子长的很清秀,看上去不像是争勇斗狠的人,不过人不可貌相,谁知道他俊美的容貌之下有一颗怎样的心…

  谷子在台上站定之后,关杰才慢慢的上来,张苍怎么也想不到,身为十大天才的关杰会长成这样,倒不是说丑,只是让人看了不舒服,身材不过一米六的样子,留着短发,脸上有一道疤,好像被什么抓过一样…

  本来张苍猜想关杰长成这个样子,呐喊声当然会一边倒的倾向谷子,让他没想到的是关杰出场时的呐喊声,丝毫不比谷子差…张苍心想,习武者果然是实力说了算…

  关杰看了一眼谷子,淡淡道“东西可准备好了么?”张苍离的比较远,只能隐约的听到一点,只见谷子听见关杰的话之后,从口袋里拿出一件东西放在擂台之上,张苍看见此物顿时来了精神,这不是七色冰花么?

  此时他正需要这七色冰花帮他炼气,只是他也知道,自己若想得到这朵七色冰花,根本就不可能关杰看了一眼地上的七色冰花,随即又将目光看向谷子道“既然你非要让小爷教训你,小爷便成全了你”谷子听完这话,并没生气,只淡淡的道“谁教训谁可还说不好”

  谷子身子一傾,便来到了关杰身旁,只见谷子上下齐攻对着关杰,一招更快似一招,张苍在台下睁大了眼睛,他要看看讲武学院的天才们,到底有多厉害,关杰一边躲避过谷子攻击,一边道“看来,你最近的修为见长”虽然听上去表面在夸他,但眼角之间流露出来的不屑,只要稍微注意一点便可捕捉的到。

  谷子并不答话,招招逼迫关杰还手,关杰在躲了几个回合后,不得不出手与谷子对打,本来对被称为天才的他们而言,一般不会轻易出手,这样不仅暴露了自己的修为,而且也会给学生们想象的局限性,大家都是十六七的少年,谁不希望有一批粉丝,为自己发狂.只是关杰保留不住了,如果他在不出手,不需要几分钟,便会被谷子逼下台去,两人如此你来我往了大半个时辰,张苍想,两人的武力基本是不相上下,只能看谁坚持的时间长久来取胜了,本来张苍已经没了在看下去的欲望,以为哪怕被称为天才,也不过是比平常人,厉害一点…

  但随即张苍看到谷子手里多出了一把长剑,在他拿出这把剑的时候,所有人都惊叹不已,只是张苍并不明白什么意思,以为,擂台之上双方比斗,不得使用兵器了,但随即观众们爆发出一阵呐喊之声,原来这件并不是普通的剑,而是由炼器师放入一丝玄铁所练,无限接近玄级,说是玄级兵器也不为过。

  众人皆都摇头,看来关杰此次比武要输了,关杰看到谷子拿出这件之后也是一顿,随即说到“我说怎么敢跟我比试,原来玄伤剑在你手里”

  谷子听关杰如此说回答道“是啊,不知道玄伤剑能不能胜的过你”

  张苍心道,比武还用兵器岂不胜之不武,随即看到谷子一剑便直抵关杰前胸,不止是张苍,就连台下围观之人都想“这哪是比武,这不是拼命么?”

  就在大家都屏住呼吸,以为关杰必输的时候,磁拉一声,在看台上,原来关杰手里也多出一件兵器,刚才的声响,就是玄伤剑碰到关杰兵器之上发出的声音…

  关杰道“不知道我这件兵器你可认识?”

  谷子看见关杰手中的兵器之后,脸色一变,全身都有些发抖,激动的道“你把莫菲怎么了?”

  RZ更新*`最;快‘上D酷匠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隔壁老周说:

请大家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