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魔族入侵,我部数万精灵卫士整军束裹,如何对敌,但凭爷一言而决”

  韩江说完眼睛一动不动盯着上首位置的詹布鲁,好像正在等着一场杀戮,等着好不容易盼来的血雨腥风。

  韩江是詹布鲁手下第一人,精通阵法,炼器之术,好多精灵贵族的兵器都是由他一手练治,就连精灵一族的护山大阵也是经他手布置而成,可见韩江在精灵一族中的重要性。

  宇宙之大,几大种族共立天地之间,西方灵族,北方妖族,东方人族,南方兽族,西方有山,山有灵,草木盛,灵聚于此。数千年来,各族之间互有盟约,各不相犯,而今魔族大举入侵,实在是好没道理。

  詹布鲁看了一眼韩江,并未答话,而是眼望天际,竟自回想着千年以前,他还只是一个少年时,发生的惨烈画面……

  那年他随父亲外出寻得长生之法,这一走便是一百多年,等到他们回来之时,护山大阵被人轰的破碎不堪,父亲见有外族来犯,担心母亲和族人的安全,当即施展秘术带着詹布鲁回到城中,城中早已横尸遍野,那时的詹布鲁见此情景愤恨不已,不知是谁攻破了护山大阵,进而险些灭了自己精灵一族,父亲带着詹布鲁搜寻每一处土地,想要找到自己的同族中人问明真相,最终在父亲的一位侍卫口中听到原来魔族大军趁父亲不在,一举进攻我族为的便是我族的镇族之宝~魂灭弓,父亲听说母亲被魔族抓去之后,独自一人前往魔族,这一去便再也没有回来。临走之前父亲从紫府之中取出魂灭弓对詹布鲁道“此弓乃我族镇族之宝,你要好生保存,不到万不得已觉不可轻易示人,若实在是留它不住,你须前往东方求得人族护佑,进而图存,重镇我精灵一族,报这屠城之仇”詹布鲁听父亲如此说着,害怕极了,眼泪吧嘚吧嘚的掉了下来,他求父亲带着自己一起去救母亲,只是,父亲后来还是一人独自离开……

  事过千年,但好像就在眼前一般历历在目,詹布鲁对着韩江道“开护族大阵,报屠城杀亲之仇”

  韩江早就等着詹布鲁如此说,赶紧回到“是,属下这就准备,保证叫他有来无回”之后便退去詹布鲁待韩江出去之后,进而舒展双翼也自向城外飞去,詹布鲁坐在座位之上时,并不显得高大,虽活了千年,给人的感觉倒还像没长大的少年一般,只是在说到报仇之时,目露凶光,给人不好相与的感觉,只是万没想到这个并不高大的身影背后所展现出来的竟有一股霸气存在,让人不寒而栗。

  詹布鲁到两军对战的前方,挥动翅膀定在空中,众卫士见詹布鲁到来,大声喊叫起来,詹布鲁向众卫士一摆手示意停止。继而看向魏五缓缓的道“五爷,我精灵一族还未找你魔族报屠城之仇,你却又来此找我们的晦气,难道当真觉得我们精灵一族如此好欺负,任谁都要踩上两脚?”

  魏五抬头看了一眼詹布鲁,随即纵身一跃,来到和詹布鲁同样高的位置,报了一拳才道“上辈人之间的事我们谁都不在场,也并不了解,究竟谁对谁错,哪个也说不清楚”詹布鲁并未理会魏五的言词继续道“五爷今天此举又做何解释?”说着一指站在山下的魔族众人。

  “詹爷,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我今天前来,为的就是魂灭弓,若詹爷肯借于我,他日用完之后必当还”

  詹布鲁哈哈大笑几声,仿佛听到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笑话,接着笑容一紧道“如果我说不,五爷难道要硬抢么?”韩江在一旁观看了很久,不知这两人在说着什么,韩江飞身来到詹布鲁身前,对詹布鲁道“爷,跟他们还有什么好说,看我一举灭了他们魔族。”

  魏五见韩江竟敢插嘴一怒之下喝道“我和你主子说话,哪里都有你”说着一挥手火焰刀便冲着韩江打过去,韩江虽有准备,但还是被魏五的随意一击打退了几步。魏五看了韩江一眼“看来你手下骨头倒也硬的很”之后便望向詹布鲁。

  詹布鲁对韩江道“退下,五爷的高招岂是你能领教的”韩江知道魏五随意的一出手自己就承受不住,看来自己与他们的差距非同小可,也不在费话,转身挥动翅膀离詹布鲁百米开外詹布鲁见韩江退去之后对着魏五道“你我两族之间终有一战,既然如此我来领教五爷的高招”

  詹布鲁对着魏五一拳轰出,拳劲之大仿佛如巨石落地一般,冲刺了千米之后终于找到落脚之地,嘭,这一拳重重的落在魏五的身上,只是被魏五双掌挡住,在拳与掌的接触之下,拳风向四周围散散去,幸好两人是从天上打斗,不然这气浪在众人之中炸开也是非同小可,詹布鲁见自己的这一拳并未奏效,挥动翅膀凌空翻转之后一脚便落在魏五头顶,随即说道“五爷,你可得防好了才是,”嘴里说着,但脚下的动作非但没慢反而更快了起来,在经过几次较量之后,两人均不分胜负,魏五开口道“詹爷,在下领教领教你夺魄黑枪的厉害”话音未落魏五从腰间抽出一把长约三尺的宝刀,詹布鲁一眼便识出此物,“原来数百年前出现的七星刀,如今却落在你的手里”詹布鲁不敢怠慢,当即摄出自己的夺魄黑枪,小心的盯着魏五,似乎要从他的嘴里证实自己的猜测。

  只听魏五道“詹爷好眼力,这便是七星刀,詹爷小心了”接着反手一刀对着詹布鲁划过,只见刀影连绵不觉,虽隔数米之外,仍能感觉到七星刀的寒气,詹布鲁斜身闪过,只消慢得片刻,此刀便可划破詹布鲁的双翼,詹布鲁在避过之后出声说道“刀是好刀,可惜落入你这狂傲之辈手中”

  詹布鲁握紧夺魄黑枪看了一眼自己的枪“夺魄黑枪,以魂魄温养之,多年未用倒忘了你的用途”

  黑枪之利擦过七星刀,渐出丝丝火光,枪头瞬间来到魏五眼前,只需在向前一点,便能叫魏五神魂俱灭,但无论詹布鲁如何发劲枪尖始终被魏五的七星刀挡住,在近不得分毫,詹布鲁挥动翅膀将魏五推至几里之外,魏五见后有重山退无可退,一脚踢向詹布鲁的夺魄黑枪之上,一个瞬闪来到詹布鲁身后,举起七星刀对着詹布鲁劈去,在詹布鲁的枪间刚接触到眼前这座大山之后,立刻感觉到自己的后背发凉,头都没回一个横移便离得大山数里之外,在他离开之后在向山的方向看去,只见大山的山尖被分成了四块,慢慢的向山下滑落而去,只听得山下接连四下声响……

  韩江暗叫“好险”来到詹布鲁身前关切的问道“爷,没事吧”

  詹布鲁摆摆手,让韩江退下,韩江并未走远,在离詹布鲁不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不得不说夺魄黑枪和七星刀是世间少有的两件神兵利器……

  魏五望了一眼几里之外的詹布鲁,脸带坏笑“想不到詹爷不只是夺魄黑枪厉害,原来逃命的本事也妙的紧”

  韩江听后大怒“你说什么?”

  魏五好似没听见一般,看着詹布鲁詹布鲁并不生气“论到逃命的本事,五爷说第二,谁又敢做第一?不过五爷如果只是这点本事,恐怕我的魂灭弓,你今天是拿不走的。”

  &~酷{w匠j,网唯#$一:正Y版…E,V@其√a他H都是盗_版y

  果然魏五听到魂灭枪几个字,有些动容了,七星刀脱手而出,紧接着又从丹田之中取出一支小孩儿把玩的波浪鼓来,这鼓随着落入魏五手中,越来越大,紧接着波浪之声滚滚而来,詹布鲁初闻鼓音,手中的黑枪竟要慢慢松开,詹布鲁暗叫不好“这鼓竟可心神”詹布鲁甩了甩头,从新又握紧了黑枪,眼见宝刀袭近,来不得多想,手臂之上突兀的多出一道盾牌,这盾牌挡住了七星刀片刻时间,便拦腰而断,只是这盾牌也自卸了七星刀大部分的力道,不然詹布鲁就不是受一点轻伤这么简单,詹布鲁的手臂被七星刀划过,血嘀嗒嘀嗒的落下。

  魏五见到此结对詹布鲁道“詹爷,不知我这扰心鼓的滋味如何”

  詹布鲁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臂“雕虫小技也敢在詹爷面前献丑”詹布鲁虽然如此说着,但对扰心鼓的威力着实不敢小觑。

  詹布鲁正自思考着对敌之法,忽然之间天地震荡,像是地震了一般,大地出现了道道裂缝,精灵一族暴乱之声不断,詹布鲁本以为是魏五来攻城之前布置出来的地裂之法,正想与他计较,只听得魔族之中也不乏哀鸣之声,随即魏五也是脸色一遍,不知出现了什么情况……

  原来四皇在轮回之时,石峰的破天斧脱手而出,劈开了轮回时光隧道,后来落在了人族的黄山之上,竟将整座黄山从上而下劈开,嵌入在黄山底部,虽相隔甚远,但在千里之外的魔族,和精灵一族还是受到了波及……更别说身在其中的人族一脉詹布鲁和魏五同时感觉到天地奇宝出现,哪还有心思还在此比斗,魏五下令魔族退去之后,自己便向破天斧的方向急奔而去,詹布鲁生怕慢得片刻,在无自己的份,对韩江吩咐了几句,也挥动双翼随魏五遁去的方向追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