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更f新最l快;上酷…}匠、网

  这一步的迈出,增添了云灵因为的恐慌,她强压下下心中不适,注视着眼前发生在白骨身上的变化。

  只见随着白骨那一脚的迈下,光秃秃的骨架上出现了血筋,内脏,以及心脏。一切,只发生在白骨这一步的瞬间。

  白骨第二步迈下的瞬间,其身已不见白骨,肉躯包裹着它的骨架,白骨并未就此停止,只见它那变得与常人无异的右手向着其身后一甩,一件外套瞬间套住它的躯体。

  白骨第三步迈下,那原本与云灵之间较远的距离此时已经不见,云灵的身前已经没有了白骨的身形,身后一种危机感兀然出现。

  云灵回头的同时脚步向前,欲拉开彼此之间的距离,无奈此刻彼此之间实力差距太大,“咳咳……丫头别急,老头子我太久没活动了,刚刚失误……”

  一只枯手拍在云灵左肩,无奈的声音从其身后传出。

  云灵并未因此而停止自己的行动,娇躯猛转,顺着那自称老头子的枯手而去,右手快速抓住其手臂,左手则飞速捏印拍向白骨腋下。

  动作一气呵成,但却并未造成多大伤害,只见白骨变成的老头儿承受了云灵这一掌并无一点异常,就连其衣袖也并未有丝毫变化。

  “啪~~”老头儿似乎对云灵的反应很是愤怒,他随手打掉云灵右手,语气变得不善起来,“区区踏门,也敢向我出手。”

  老头儿随手一挥便将云灵击退,使得云灵陷入旁边墙壁内,随即将目光由云灵转向那把王座上,目光深远,对于云灵,他直接选择了无视,不去在乎云灵是否有恙。

  “好言相对你不愿,这不是逼我动手吗?唉。”老头儿随意瞟了云灵一眼,内心暗道。

  “若不是你们带着白纸,我早出手将你们镇压于此了。”老头儿摇头,语气中的不善不变,但很快他的目光便有了一丝惊讶。

  对他而言,云灵的实力微不足道,可就是这微不足道的实力,所拍向他的那一掌,蕴含了不凡的暗劲。

  “不错不错,没想到你个小女娃儿还有这种道术,说吧,你是‘风火雲羽,黎晨诺雷’哪一家的。”老头儿双眼突冒精光,原本的不善瞬间消失,似乎是看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一般。

  云灵撞击在墙面上,大口的吐着鲜血,刚刚那一下显然对她照成了很重的伤害,以至于此时的她就连说话的余力也没有了。

  “有点像雲家的,不过又有点不像,若你实力能稍强一些,达到这雲家那所谓的三态之初,我也好直接确定了。”老头儿见状,皱起眉头,显然是对云灵的实力不满。

  “拥有这种体质,在这个年龄才达踏门,且还是最近才到达,却得不到你家的重视,难道那所谓的万灵体出世了吗?嘿,看来天下要乱起来了。”老头儿心底暗叹。

  老头儿手掌于虚空中一挥,将云灵带到自己身前,道力包裹住云灵随后消散,一瞬间便将云灵体内的伤势治疗完善。

  “说吧,你是哪一家的?”

  “我说了你会放过我吗?”云灵抬头,自嘲地笑笑。

  “即使你不说,我也有办法得到我想要的答案。”老头儿脸上的惊讶已经消失不见,他并未回答云灵的话,因为在他的心中,云灵还没那资格问他话。

  “是吗?”云灵站起来,“不知道你口中的‘雲’,是哪一个‘雲’。”

  “上雨下云的雲。”

  云灵沉默许久后,淡淡的说:“很遗憾,我哪家都不是。”云,与雲同音,同义。但若是一定要分个清楚的话,云就是云,而不是雲。

  “你所说的那什么八大家,我也一个不知晓。”

  “是吗?那你怎么会与他在一起,他可是黎族的人。”老头儿伸手于虚空一撕,黎天的身影出现在云灵眼前,云灵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许久不语。

  “黎族与我族是世家。”

  “笑话,你若说你是雲族之人,我还会信你所说之话。”老头儿哈哈大笑,眼神兀变,“你若说不出来其他能让我相信的理由,那么你就没必要活下去了。”

  “你不信,去问他就是了,想杀我就动手,找什么借口,明面堂皇。”

  “杀你,还需要找借口?真以为我不会动手吗?”听了云灵的嘲讽,老头儿再次大笑,道力涌现撞击云灵。

  云灵落在不远处,内心极度不甘,那白纸究竟为何物她并不是很清楚,但她却很相信陈玄途,或许是她理解错了,踏入洞穴就代表着绝生路吧。

  “既然你都这样说了,我把他叫来又如何。”老头儿看向云灵的目光,暗含一丝嘲讽。

  一口通道从老头儿面前出现,穿过虚空,直达黎天所在处,与黎天所走之路相重叠,很快便将黎天引到此地。

  走出虚空,黎天双眼自然也被那把王座所吸引,但很快他便皱起眉头,望向老头儿,双眼不经意间,撇向云灵,但却神色未变。

  “何事?”面对老头儿,黎天并不示弱,淡淡的语气配合平静的神情,一种傲气出现。

  “黎族的小子,不错,有种。”老头儿赞扬了几句,“她说她们云族与你们黎族是世家?此事可为真?”

  “为真。”

  “居然是真的?”老头儿再次表现出惊讶,似乎这个答案出乎他的意料,“你们不是与那雲族是世家吗?”

  黎天听闻,望向云灵,眼中犹豫之情明显,老头儿见状,对着云灵一挥衣袖,云灵昏迷。

  “你说的没错,当初他们都以为你身亡了,没想到你居然还活着。”黎天摇头。

  “我也不想在这里……”

  “你不应该在这里。若你当初不在此地,而是在族里,那么如今的一切都将改变。”

  “我查到了族中圣器的下落,不过遇见了他(她)。”老头儿望向那把王座,说道所谓的他(她)时,语气充满了质疑,似乎对那所谓的他(她)的性别无法确定。

  “是啊,连自己血脉后人都可以放弃,也难怪只能留在这里。”

  “你懂什么,族中圣器对我而言高于一切,莫非你不知道族中的情况?哦,我忘了,你现在是黎族之人。”

  “是啊,我们这一直系血脉的人最后居然要将一切后果推给那余下九系中最弱小的一脉,最后居然还要离去投靠我祖母黎族。”黎天越说越激动。

  “你还只是个孩子,你懂什么。”老头儿也无奈地叹息,“我记得当初他们掌握最娴熟的就是化云印吧!”

  “没错。”

  “那,云化术他们没有丢失吧。”

  “……”

  “是吗?这也难怪,刚刚她那一式,应该是化云印吧。”

  “是。”

  “连自己最娴熟的化云印都失传了,恐怕不止表面处理的那么简单吧,你知道如今她所修化云印的口诀吗?”老头儿目光转向了一旁昏迷的云灵,面无表情,随即目光移开。

  “知道。打在身上的痕迹就叫印,绵延不绝就是云,道力转变就是化。”

  “看来当年的老家伙们都死完了啊!否则,又怎么会是这口诀呢?当年,死了多少人?”

  “不多,不过留下的全是儿童。”

  “是吗?不过,这口诀,也仅仅是皮毛而已。”

  “虽是皮毛,但也无限接近了。”

  “你没接触过真正的化云印口诀,又怎么知晓呢?当年九脉,他们这一脉掌握真正的化云印口诀,若不是当年他们掌握了这口诀,你真以为凭借他们这一脉的实力能够占据一系之位?

  要知道,就连你们当初也无法掌握真正的化云印。

  你真以为,他们只是单纯的想打压你们?即使没有你们,他们也会这样的,若我族之圣器还在,他们敢放肆?他们能放肆?他们……”

  “所以你就离开了,如果你不离开,你认为这一切会发生吗?将一切责任推脱掉,你莫非真以为我是三岁儿童?”

  “你……”老头儿双眼瞪大,目视黎天,眼神中充满了愤怒。

  “你什么你,我敬你是长辈,才与你如此和睦,莫非你真以为我不知道那白纸的具体作用?又莫非你被我激怒,想要对我动手,将我击杀如此?先不说你能否杀的了我,就算你能杀我,你敢吗?你能吗?你会吗?”面对老头儿推卸责任的态度,黎天不再和睦,大声质疑。

  “你……”老头儿泄了气,正如黎天所说一般,这一切其实都是他的责任。

  望着老头儿,黎天许久之后才平复了内心的激动,他用一种很轻的口吻,似在自语:“虽然我并不是出生在那个时代,但今日听了你的话后,再加上我自己的猜测与调查,我已经确信了,原来,真相竟是如此残酷。”

  “什么真相?”

  “灭族真相。”黎天缓慢,坚定但却愤怒地说出了四个字。

  “什么?”四个字,如尖锥般刺入老头儿心中,这简单的四个字,是用血的代价来诠释的,老头儿终于明白,为何眼前的这个后辈敢于直面自己,并怒斥自己。

  “果真是孽啊!”老头儿抬头闭上了双眼,一滴滚烫的泪珠顺着他苍老的脸颊流下,老头儿一指,点向云灵眉心,“我曾见过真正的化云印,虽不知其口诀,但我希望,这画面对她有用,就当是,我对他们这一脉的补偿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